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四字咒語」》

 
「詩」與「歌」,可以互相利用,都是情感的表現。「詩」,以形式和規律表達情感和思想;「歌」,以聲調和玄律表達悲喜的意境。

咒語,是莫測高深的表述,既不精確也隱晦;社會上的對話,若偏好以咒語表現,是「返祖現象」,不同的時代,各有代表時代精神的咒語;只是「字數」不同;本質上,仍是「虛無」。

「咒語」的「語境」,既想「統合」與「全包」心裡的意思,卻又無能為力於精確;於是說出的咒語是不負責任的,也沒有意義的。

人類的互動,主體與客體的牽扯,千言萬語也難以統包;最初,可能的簡化形式,就是主詞、述語和受詞所組成的「咒語句型」:「我愛你」、「我恨你」、「你罵我」、「我求你」、「你幫我」;簡單的「要不要」的「二分法」。

為了表達「愛」或「恨」的對立情感;於是成了口語形式的「三字咒語」;唸久了,衍生出不同意思和意境的變體;「又愛又恨」,更普遍。可以說,「三字經」作為時代精神,主宰人類的社會,直到不夠完整,而另一次的變體出現。

咒語,本身的精神,在於,以少數的字集中「意思表示」的「神學語境」的企圖;當然,正常的「凡人」,只能以「鳥人鳥語」看待。有意思地,「鳥人鳥語」正是時下流行的「四字咒語」;就是「不知所云」。

還有,「番邦番人」不懂的「一例一休」;「李前總統」不懂的「維持現狀」;…,讓「中國勢力」措手不及的「親中愛台」的表述。還有,「本土人民」不懂的「中國大陸」、「九二共識」、「一中各表」、「一個中國」,各類「咒語」。

還有,以前,…我常有聽而不知那與「本土人民」有何關係的「反攻大陸」?我的先人和家業,都生根和發展在台灣這片土地上;跟著老師唸「反攻大陸」和「消滅共匪」的「咒語」,太「精神錯亂」了。

「咒語」的字數,進化很慢;許多年來,才從「三字經」多一字,成為現代流行的「四字咒語」;在我家附近,有一位「先生」;從前,言必先唸「三字經」:"他X的",或「你X的」。

於是,有時遇到他的「家後」;鄰居難免開玩笑地,順道問候:"那個,你「他X的」先生,還好嗎?最近,少看到"他X的他",很懷念啊!好久沒聽到「咒語」,不太習慣。

他的「家後」無奈地說:"「那個死鬼」,改不掉了"!已經"二十幾年過去了;「先生」有「傳人」;他的兒子也四十多歲了:替「他老子」的「三字經」家訓,增加「一字」:就是「三字經」不能「維持現狀」,要走出「去」。

有時候,我遇到這位「後生」,與人在交談;也很虔誠,改唸「四字咒語」:"「去」他X的",或「"去"你X的」。聽了,讓我莞爾,傳承衣缽"唸咒語",還是需要「後繼有人」。

相關文章: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他媽的」與「她馬的」論》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