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小事筆記 -《「教派」、「戰爭」與「苦難」》

 
歐洲國家,近年來,似乎,福氣已用盡,以往的浪漫、多元文化、人權、和平的吸引力,已經完全地幻滅。幾個主要的歐洲國家,輪流發生內部的恐怖攻擊;人民的死傷慘重。國土安全,面臨重大的威脅;只知道,敵人已潛藏在國境之內;只是很難預知,何時會發再爆發恐怖攻擊?

從戰略的角度分析,以美國為首,英國跟進,其他相關國家協同的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場「全球戰爭」:「反恐戰爭」;在戰術佔優勢,卻在戰略上居於劣勢。

「伊斯蘭國」的戰術轉進,以西方國家的民主自由的內部為戰場,開闢戰略空間,換取時間,使「反反恐戰爭」沒有期限;正如同人類與細菌的戰爭。

既然無法滅菌,就只能"免疫"。自由,從來不乏敵人;以哲學的理解;「開放的社會」,是"可欲的"價值,社會的成員,普遍受益;即使反對自由和開放的敵人,也受到保障權利。這種戰略優勢,讓「神權」和「專制」的社會和國家無言以對,只能以「國情不同」和「自有特色」,繼續自欺欺人。

在浮世多變的時代,不能包容異議而務必仗勢打壓「異端」,那是中世紀歐洲的「黑暗時代」的再現;不容「異端」,是內部分裂的開始。「伊斯蘭」,是偉大的正信宗教;創教迄今,已有一千五百餘年的歷史。外部,有更古老的「猶太教」和「基督教」。在發源的地區,共生的三大偉大的宗教,都有「聖戰護教」的自始緊張和對立,成為歷史上文明和平發展的隱憂。

其中,「猶太教」在「以色列」,「基督教」在歐洲,己成為當地的主流宗教。「伊斯蘭」教在「阿拉伯半島」、「北非地區」和「波斯」;成為「阿拉伯人」和「伊朗人」的主流宗教。

民族因血緣和文化相近,而普遍有相同的宗教信仰。「阿拉伯人」,因為「伊斯蘭」教,而更容易凝聚同為「穆斯林」的「親密感」和「認同咸」。現實上,「阿拉伯兄弟」的內部都延續了歷史上,「教主」過世之後,因「繼承問題」和對「教義解釋」的分歧,從此分裂成為對立的「遜尼派伊斯蘭」和「什葉派伊斯蘭」。

又因為歷史上的「宿敵民族」,波斯人的伊朗,是信奉「什葉派伊斯蘭」;於是,宗教對立和民族對立,在「阿拉伯兄弟」內部形成分裂的危機;對伊朗有善意的「遜尼派伊斯蘭」個人和國家,即有可能被視為「叛教之敵」。

「伊拉克」是「阿拉伯兄弟」的國家,介於伊朗和「阿拉伯半島」之間;內部有「遜尼派伊斯蘭」和「什葉派伊斯蘭」;卻由後者掌控國家的權力;「遜尼派伊斯蘭」感受被排擠的危機,而在「伊拉克」北部形成自居「伊斯蘭」的「哈里發」,建立「伊斯蘭國」(ISIS),四處攻城掠地和以「聖戰」之名;對「伊拉克」內部和曾經出兵「伊拉克戰爭」的歐洲的「基督教國家」,不斷地發動恐怖攻擊和「反反恐戰爭」。

「伊斯蘭國」(ISIS) 的「反反恐戰爭」,是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場「全球戰爭」以來,「伊拉克」國家戰亂和苦難不斷的原因;也是「阿拉伯兄弟」歷史宿怨的縮影。

「阿拉伯半島」上的小國,「卡達」,是較有開放戰略和宏觀大志的富裕小國,已被其他「遜尼派伊斯蘭」的「阿拉伯兄弟」以支持「恐怖主義」和親近伊朗而斷絕往來。

「阿拉伯兄弟」,仍然走不出走出歷史宿怨的苦難。既有豐富的油產資源,歷史悠久又浪漫,卻苦難不止,實在不捨!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