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

法哲學筆記 -《「大」,好不好?》

企業和政府,都是官僚建制;政府有獨佔的公權力,府內官吏使壞,作威作福不稀奇。自古,民不與官鬥,實在是小鬼難纏,草民以免吃不完,還被打包丟入籠子;罪加一條:「妨礙公務」。


其實,草民是不滿「官府玩鳥事」;再多說兩句,罪又加一條:「侮辱官署」;好大的「鳥官威」。惡名昭彰的官僚文化,也常見於龐大的企業,自認有「市場力量」,可以替天行道;卻忘了自身的角色本質:「服務客人」。

哲學上的「平等精義」之一,就是:"本質上,平等的事,不能以不平等的方法對待";以及,"本質上,不平等的事,不能以平等的方法對待"。於是,符合「比例原則」,就成為「服務品質」和「平等原則」之間的緩衝;也是「服務的藝術」。

世道上,"俠義不平小女子;無情無義大官僚";也感謝現代的手機,有隨身存證的功能,有助於浮世的聲援。廣大的消費者,才知道沉默的可怕後果:"自己可能就是下一個受害人"。

美國的「聯合航空」,以暴力強拉「亞裔」乘客下「飛機」的醜事發生不久後;六月ニ十七日,在德國第二大城,「慕尼黑」的「德國國鐵」(DB)的兩名「查票員」,也將一位「奈及利亞人」,四十八歲的「黑人」乘客,以粗暴的「鎖頸功」,強拉出「域市快鐵」(S-Bahn,Stadtschnellbahn) 的車廂。

同車廂上,路見不平的「女記者乘客」(「聯合航空」案,在旁指責暴力行為的,也是「女乘客」),斥責「德國國鐵」(DB)的兩名「查票員」是「種族義主義者」,應該感到羞恥;只因為,那位"據說無票上車"的乘客是「黑人」,被如同動物(Tier)一樣地對待。

這項指控,出自「白人女乘客」,應該已擊中戰後德國人難以洗刷的惡名禁忌。有的人,更可能彷彿回到「第三帝國」的場景:「蓋世太保」,在火車站月台上或車廂上,粗暴地搜捕,強拉「國家的敵人」下車;月台上,已經有「武裝黨衛軍」(Waffen-SS)和「德國狼犬」在旁待命。

然而,本案的「目擊證人」也指出,「黑人」乘客可能是不清楚,如何購票到機場的乘客,而詢問「查票員」;欲付費€9.99歐元現金補票?也被收下錢,卻未被解釋為何收下,仍被拖拉出車廂外。

在歐洲搭乘「大眾交通」工具,實施「自動刷票」,若被查到無票上車,必須以數倍的金額受罰;但是,「業者」絕對不被法律許可以暴力對待乘乘客;那是觸犯「刑法」的犯罪行為。

粗暴的「鎖頸功」,常見於合法「國家暴力」的警察,用來對待示威抗議的「逾越者」;因手法殘暴,形同虐待動物;文明的「法治國家」的執法手段,已少見如此惡劣的手法。更何況,「德國國鐵」(DB) ,不是「警察部門」,只是大眾運輸市場上的「服務提供者」。

只是,企業大到自以為是「天皇老子」,以致,底層的「查票員」,自以為「替天行道」。「德國國鐵」(DB)的醜事,被公開後,少不了地,「公關發言人」出來說些:"誤會一場!正在調查責任中"的「制式官話」。勉強想要危機處理,以求自我安慰。

最好的政府,如果必要?是「小政府」;最好的企業,是「中、小企業」;彼此有競爭,才有進步;消費者才有利益。「大企業」、「大政府」是「集中營」(KZ , Konzentrationslager)的前身。

相關背景來源:

Spiegel Online

《「德國國鐵」(DB)的兩名「查票員」,在「域市快鐵」(S-Bahn,Stadtschnellbahn) 上的暴力待客》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