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台灣肖楠」》

 
 
 
十幾年前,我突然心血來潮,想到自己的「雜樹林」,植栽的多樣化有所不足。如果「雜樹林」中只是種植果樹和栽培花草,那般風景意象,只能算是「歐陸」的家庭園藝文化所標誌的「小資產階級」的「花園城堡」。

在德國求學時期,同師門的「紅粉知己」,義大利籍的「Rosa小姐」,告訴我:那是「南歐國家」,義大利的園藝愛好者,嘲諷德國人的家庭園藝文化的風格:花園是秩序和安全的保障,依照自己的「世界觀」去設計「城堡」,以符合那句德文經典名句“Alles in Ordnung !(可以完全放心)‘’。

回台灣之後,自己進入園藝生活;那時候,我也曾經有‘’偏見‘’,以為「家庭園藝」只是「休閒活動」和「附庸風雅」。後來,訂閱日本「NHK」出版的「趣味の園藝」月刊 ;其中,有多次,專題討論「雜林」的概念:將自然的原味風格和多樣化,引入個人的生活空間:有生態,也有時空的季節流轉的風景,更是心靈獨白的空間;已超越個人的「休閒」和「風雅」,而是哲學的理解和美學的體驗。

於是,珍貴的原生樹種「台灣肖楠」 (學名:Calocedrus macrolepis var formosana; 松柏門 Pinophyta) 的幼苗,被我引入「雜樹林」。十年樹木,「台灣肖楠」的成長健康,樹型美觀。從此,我給予「雜樹林」最大程度的放任。

每年的夏天,晨曦、陽光或細雨的時刻,都增添「自然」的風味,有清涼氛芳的感受。現在回想,當年的心血來潮,是我個人有愈來愈明確的園藝偏好,就是,園藝生活的哲學:‘’與自然和諧‘’;「台灣肖楠」是「雜樹林」風景中的主角。

相關文章: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大地的「波斯菊」》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