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, 2017的文章

導遊故事筆記 - 《「蕃客行」》

圖片
「世界大學運動會」即將結束,盛會的始末,主人的心情,就是「期待」和「再見」。盛會期間,不免患得患失,很不「平常心」,稍有風吹草動,就大驚小怪。甚至,舉辦盛會的「地主城市」,「柯市長」,對於來抗議「年金改革」的群眾,頒發「王八蛋」的「市長獎」,也得到「世界大學運動會」外的最佳「場外讚」。

連「王八蛋」這個「三字經」,都無法得到「平常心」看待;我的理解是:缺少「平常心」的能力,就被歸入「玻璃心」群組;「小心呵護」!特色是,太容易傷心或不開心。

一個進步的國家,有兩項國民的人格持質,我認為,是必須具備的:「自尊心」和「自信心」。前者,是確認自己的「主體意義」;後者是,相信自己。這兩項特質,來自於平日是否有哲學的人生課程。

「運動會」,正是展現一個參賽國家的國民心理素質和公民教養的最佳場域。「運動家精神」正是可欲的價值!以「運動場」取代「戰場」,以「和平有禮」的競爭取代仇恨的「生死戰鬥」,正是「奧林匹亞運動會」對人類「永久和平」的期許。

"有朋自遠方來";作為「地主國」的「首都」,使來者是客,近悅遠來,正是我作為土生土長的台北市的「在地人」,開放而好客的「平常心」。台灣是有潛力的!台北又是「首善之都」,集人才和資源而可以善用。

台灣,可以也值得,被世界愛好和平的、價值相通的各國羨慕;至於「肯定」與否?在於台灣人自己的「平常心」。

八月,許多「外國人」聚集在台北,有備而來。以漢字的「文言文」敘述,商業上,就是「蕃人趕集」;與以往的各項產業的「商展」大致相似。只是,本次「蕃人趕集」,使盡吃奶力氣,志在「運動場」上奪標,回到各自的「蕃邦」受到「利賞」。

雖然是以「和平」為主旨的「世界大學運動會」,殊途同歸,仍需要符合「誘之以利」的市場法則。

八月初,我也為一位來台灣「商旅」的德國生技企業的「負責人」,在「業餘」時,進行台北市的一日「德語導遊」。其中的一個景點,是觀光台北市的「孔廟」(Confucius Temple) 。

「孔廟」,這個「蕃名」"Confucius Temple",怪怪的!「漢字文化」語境中的入祀「太廟」、「宗廟」,是指「帝王」和皇權所許可的「世家」。

「孔子」位居「廟主」,隱諭「孔子」就是「廟」。這是後世的帝王,為一家一姓的「皇權」爭奪正統而「造神」,即使好為「國師」,卻道不行的孔子也成為國家政治神學的「教主」;承享「大成至聖」的諡號。

當日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文言文」的「政治神學」意義》

圖片
"ancilla theologiae ",這句以「拉丁文」表述的"神學支配一切知識"的宗教成語,是我在德國求學時期,客居在「天主教」的修道院,一位有神職身分,任教於大學的神學教授,在與我對話,有關神學與哲學的思想價值和意義,很自然地,對我說出來的"神話"。

教授,見我有些疑惑,再以德語為我解釋;"ancilla theologiae "的語意,教授的釋義,這是描述:知識有「主僕關係」;也就是:"神學是主宰,哲學是僕役"。這句「拉丁文」所彰顯的歷史語意,是在「神權」和蒙昧的「中古世紀」,造神、崇神和信神是漫長黑暗時代的精神現象。於是,「一切學問之首」的哲學,被貶抑為替神學服務的僕役。

不過,教授強調,這是一句神學思想體系自居封閉的傲慢。求學時期,攻讀「法哲學」與「公法學」,我修過「拉丁文」,偏重在法學和哲學領域的應用;對於神學領域的這句「拉丁文」,"ancilla theologiae ",出自一位浸泡古典教義與經文數十年的神學教授;我頓時「莫宰羊」和「不可說」。

經過此次對話,感謝神學教授的啟發;當時,我的理解,歐洲,在高舉「反基督」的德國哲學家「尼采」,主張"重估一切償值"的論述之後,「基督宗教」一直有價值體系崩潰的危機和焦慮。思想體系封閉,必然日趨沒落!宗教、語文的表意系統,也是如此!時間淘汰一切不適合的神學現象和符號系統。

在歐洲「啟蒙時代」之前,有上千年的「黑暗時代」,教會為鞏固神職的專權私利,解釋教義,宗教儀式、誦讀經文,「拉丁文」是「專制工具」,也是有神職身分的統治階級,必備的思想武器和愚民的工具。

最後,「拉丁文」淪為研究古典文獻和崇聖典禮儀式上的古典遺緒。現在的「歐盟」成員國代表在會議時,說自己民族的話語,再透過龐大的翻譯系統轉達給其他的成員國代表。

語言是牢籠,關禁人的自由思想;「思想是語言的囚徒」。人生而自由,「我思,故我在」,就是自由。「漢字」的「文言文」,作為書寫的格式文體,不是為所有人的使用而後設發展出來的文體;主要是由統治階級制定;包括後來的「八股文」,用於牽制和馴服「科舉考試」的文人;目的在「永固皇權」的支配優勢。

我自己,迄今的書寫,難免「文言文」和「白話文」交雜,又有德文論述的嚴謹,自成風格,既不滿意自己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拱出「歷史定位」》

圖片
幾位老同學相聚,成立的「同學會」,多年來的會員皆有排序編號,卻一直爭議不斷。「老蕭同學」排序第二,得到的序號是「老二」,為了避免被女同學「張三」誤解,被改稱作「蕭二」;久了,同學叫他「小二」。

「老張同學」,歷史定位是「張三」,老氣了一些;而且,人家是小姐,怎麼配序號?好在「老張小姐」以前就喜愛向男同學「老王」,排序第五的「王老五」塞奶;互動之間,似巳有「超友誼」的進度。

其他眼紅的男同學,聽到的"互稱"是:「王老五」叫「老張小姐」,暱稱「小三」。這件「鳥事」,被任職於「國際大嘴」(IBM,International Big Mouth) 公關公司的資深老賊,「順風耳」老李同學,排序第四,歷史定位是「李四」,給傳出來了。

眾家嘩然!既然,「王老五」和「張三」正在建構「一家親」,一門不得有二號!於是,排第六的「老馬同學」,「馬六」和排第七的「小白同學」,「白七」,要求前移晉序。

不料,「張三」和「李四」,堅持已有的歷史定位,不可異動,必須"維持現狀"。爭執之後,大家妥協:「王老五」和「張三」可有兩個號序,但是必須加總之後降序,被後移成了「王八」。

「老張小姐」總覺得怪怪的;以後成了老同學口中的「王八嫂」。「老王」,反而很淡定,還欣然接受,認為命中註定當「王八」;他是「廣東人」,口中唸唸有詞:「王八」,乃「王發」;還安慰「小三」,別在意當「王八嫂」。"以後,你就是「王發嫂」,「小三」晉升成「王后」,「後宮」成「正宮」。

「小三」,接受此議,不再反對,反而發嗔塞奶:"以後,「王八」要愛人家一千年,不, 一萬年喔!否則,... 否則,人家,... 晚上,不來了啦... "。真是地,塞奶又晒恩愛!「王八」真是發了,「猴賽雷」!

其他老同學也欣慰,這下子,同窗情誼更好了。只是「小二」似乎不大開心。老同學問:"「小二」,要不要順便「正名」,改回叫你「老二」?畢竟,老同學也真地老了;總不好意思讓你一直當「小二士官長」;要不要晉升,當「老二將軍」?"。

說得也是;同樣是「老蕭」,另外一個,也在「彰化米糕」店混過「副總」了。唉!時逢不濟,萬般遭遇都是命;歲月催人老,「小二」變「老二」,是大是小?誰知道?

排第一的老同學「老牛」,「牛一」,本來就話不多;此時,反而有些無奈,望著「馬六」;"咱們依然是作牛作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蛋是誰的?」論》

圖片
酷熱的夏天,警察忙著處理一大堆蛋。交通受阻,人群吵雜。警察,不知如何是好?

以往,「壞蛋」看多了,快打先羸,"不許動!";「壞蛋」就被收拾了。這一次,一大堆蛋,該如何收拾?一大堆蛋,下手不能快打重打,時間又緊促,該如何一顆又一顆地收拾?

路上被阻擋在後面的人群,不知前面正發生有一大堆蛋的「鳥事」,已經不耐燥熱,開始罵出"蛋言蛋語"。有意思地,這個國家產蛋,以蛋聞名;互相問候,一向"蛋來蛋去"。

「國罵」,以蛋為本:「媽の蛋」,衍生出不同變體的「國罵」:「去你媽の蛋」、「玩他媽の蛋」。蕃邦來客,初次聽到如此「國罵」,以為是"How are you? ",或者,"Fine! not bad!And you?" 之類;經過翻譯成蕃語:" Go to your mother's egg! ";或者," Play his mother's egg! "。

蕃人大驚不解,"貴國人是「蛋生人」?非「胎生人」?貴國人的媽媽生蛋?多久生一次?"。

「國罵」誤國,面對蕃邦來客,難以說清楚,講明白;只怪蕃邦人的媽媽不生蛋而有如此笨不可及的疑問。

路上的一大堆蛋,該如何收拾?警察,依「蛋の處理法」,必須先確認「蛋の種類」,再辨識「蛋是誰的?」。

市長已得知,交通受阻,他的蕃邦來客也被擋在路上,心情不爽,開始準備"國罵":"媽の!... ,"。

市長先問警察頭子:"客人為啥進不來?再不進來,你完蛋!我也完蛋!貽笑蕃邦來客,以為俺們只會玩媽の蛋"。

警察頭子,也著急不已,回報吞吞吐吐地:報告市長,媽の蛋,下面沒有經驗確認和收拾他媽の蛋"。

市長,終於怒不可遏:"什麼時候了?還搞不定就是那些「王八蛋」,你等著完蛋!看我怎麼玩你的蛋?"。

警察頭子,傳令下去:"叫那個「姓王的」,來取回「他媽の八顆蛋」。下面的警察,又傳下去:他媽的!叫「王八」の媽!來收拾自己下的蛋!"。

蛋的問題,自古以來,哲學上深入探討而無解;「第一顆蛋」是誰的?姓「王」的?還是姓「王八」的?吾國人好哲學,疑難的大問題多已有解,唯蛋是誰的?至今無解;而國人唸唸有詞,「頭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人的聚散》

圖片
憂鬱的「星期一」,經過「週休二日」,又是酷熱天,真是不好過!時序,為什麼要有「星期一」?來自宗教的神學造論,「造物者」的「創世紀」,連續工作六日後,第七日停擺,這是此後第七日作為「星期日」休息的起源。

人類是「造物者」的創造,不能太偉大而超越「主人」。既然人類自居「僕人」,豈能不摸魚和偷工減料,縮短工時?於是,週六也休了;還找出許多理由「放假」,「節慶日」、「紀念日」,反正多休假是「僕人」的權利。

如此,週而復始,「星期一」實在不來勁,總覺得還要辛苦五日,心情怎麼好過?尤其,「星期一」,大熱天,首要任務是「避暑」去。果然,我上午路過「台北市信義區」的「誠品書店」;哇!…生意真好,聚集許多「冷氣客」,看書又吹冷氣。

然後,又去了「敦化北路」的「IKEA」,也是聚集了許多「避暑客」。人潮就是錢潮,店家應該樂見。但是,靜止不流動的「人群」,對店家是難言的苦;「週轉率」無法提高。營嶪時間伊始,立即湧入大批「老班底」;“唉!…唉!…喔!怎麼老是同批「柱子脚」來吹冷氣”?

道理在此,人是因私利而聚集,當某地提供免費的「來店禮」誘餌,送完為止,於是不惜趕早,去「搶頭香」,先來先有,晚來者,下回請早!

在社會進化的過程中,人類對於「共產」是欲迎還拒的。理由,當然是,"我的是我的,你的也是我的;能免費取得利益最好!";人性的私利至上的本質,使「共產」走到盡頭;但是,在民主國家,仍有「共產」的誘惑,以「社會福利」的名義讓人群被“特定勢力”操縱。最終,「社會福利」也將難以為繼。

社會的現實是,「先甜後苦」;人,因甜而聚,因苦而散。近中午,我獨自來到「中強公園」;很有「中國一定強」的意思?!想到以前的「黨國專政」歲月裡,這條歌聽過也唱過無數次;台灣人真有善心福願,替「中國」唱出「強國玻璃心」;既要捧又有呵護,少說中國的壞話,以免惹「強國」不開心。

邊走邊微笑,沒注意到,野蜂竟然螯我的額角;這隻蜜蜂是那一國的?没多久,腫痛不止,起「過敏」反應了。人生至今,已多次被蜂螯,略有免疫抗體;不過為了安全,只好去我在台北的「社區診所」。

幾乎,隨到隨看診,醫師锐:“星期一人少,您是第三位「門診客」”;笑呵呵地…!立即請我加自費補一百五十元後,可享用VIP級的「解毒劑」抗過敏;同時按键傳訊給護士小姐,準備補我一針。

想到,「星期一」真是不順又鬱悶;就如此莫名其妙地挨了兩針。醫生,笑呵呵地說:“好久没…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在自然風中》

圖片
實在太熱了!再過十天才是「處暑」節氣;時序雖然已過「立秋」,顯然地,「秋老虎」還在養威,尚未到登場的日子。

天地無情,蒸斯民於蒸籠;在屋內,總覺得怪不自然的,熱氣逼身,這般熱情,估計還要承受到「中秋」。然而,我已經感受到秋的自然風來了!只要不待在屋內和避開中午;在下午四時之後,搬張摺疊小竹椅到我的「雜樹林」;坐在樹下,已有自然風吹去熱氣。

同時,我做自己的工作;感謝平板電腦的問世,掌中世界任我遊走;一台工作,另一台接上耳機聽音樂。這也是不得已的避暑。舉頭,看著多年前植下的「台灣肖楠樹」,如今,已能提供我在斜陽時分的樹蔭和自然風中的淡谈清香。

天地有情,孕育各種恩澤;就看自己面對自然的角度。長期以來,我有自己的自然哲學:‘’和諧與互惠‘’。就在「台灣肖楠樹」下低頭寫作時,傍晚出勤的鳥兒分批來訪,視專心工作的我如石頭,就在附近吱吱喳喳,以為我不知道。

其寞,我已練成「捉影功」,那是奇門功夫,一人多工;當下,所作所為不就是如此!坦白地說,「捉影功」的別名,就是「 不專心」,却強迫自己假裝安分;於是鳥兒或蚊子靠近我時,都在我的偵搜雷達的感應範圍內。

這是在户外「避暑」時不得已的必備防身功夫。天地、動物,彼此就在夕陽時刻,出於自己的求生本能,有緣相遇在此。我為自然風而來,也為避酷熱而來,更為著一份「 小資產階級」的夏日悠閒氣氛而來。原來,想要享受自然風的理由還真多!

導遊故事筆記 -《「秦語台北人」記事》

圖片
德國人,在「威瑪共和」時代,曾經有在帝國首都「柏林」生活和成長過,後來離開而流亡異國或他鄉;出於往日的故都情懷,有些具文采的人,寫出類似「柏林記事」的回憶,大多是童年和求學,或戀愛的美好印象。

確實,我曾經在「柏林」的「舊貨市集」,買過一些追憶過往雲煙的「畫册集」和「名人傳記」。「威瑪共和」(1919 ~ 1933),那是德國歷史上,自由多元而帝國動亂和失序在即,文化上帶有頹廢、虛無的風格。

以現在的觀點回顧歷史,又有復古和古典的流風;好像那個時代的人,生活在帝國首都,自以為是,頹廢也是正派,虛無也是高雅。認真地檢視,却又“鳥事當真”,一派假正經,蓋高尚;好像世界以「柏林」為中心。

頹廢和虛無,以哲學的理解,是精神上的失序和迷失,不知自己還能做些什麼?以現在的德國聯邦總理「梅克爾」在接納外來難民時,說服和鼓勵「反對者」所說的「理想主義」的「經典名言」:“Wir schaffen das!”(我們做得到!)而引來「虛無主義者」的嘲諷。

換言之,那個時代的‘’没意義‘’,也是‘’意義‘’,危機也就不遠了。「希特勒」和「國家社會主義」的「法西斯」信徒,趁虛而入。那時候的感受,也許只是說不上來,自己是不是在等待「彌賽亞」降臨之前,窮極無聊地“殺時間”?終於來了「希特勒」。

每個城市,應該有自己的尊嚴和光榮感;我出生和成長在台北;人生至今,有一半以上的歲月出外而不在台北。在不同的地方生活、求學,工作,我都能隨遇而安,很快地融入在地生活,甚至自認是「在地人」,說起「地方典故」,也能唬過一些“老在地人”。

說到認同「柏林」的經典名句,當屬美國前總統「甘迺迪」曾經造訪被分割的「圍城柏林」,所說的“lch bin Berliner,(我是柏林人)‘’,鼓勵受困於圍城的「西柏林人」,精神上仍有自由世界的盟友在支持。

受此名句的影響,在異國或他鄉,我就自稱「當地人」,那是「世界公民」在精神上的認同和歸屬。世界上,若仍有自己不認同的國家和城市,就“亂邦不入,危邦不居”;別再去了!‘’解釋世界‘’比‘’改變世界‘’符合哲學家的任務。

最近,我與德國來的商界訪客,幾天來的交談和訪問台灣中南部的市場客户;「老德」告訴我,幾天下來,對台灣有極佳的印象;坐在「Benz」車上,都感覺到,台灣的高速公路和城鄉的快速道路發達便捷。

更有意義地,台灣人友善親切、客氣、(害羞???);而且,每天在各地,都能享用美食佳餚。可能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不放棄武力論」》

圖片
「武裝鬥爭」,一直是中國自誇的革命成功的「三大法寶」之一。另外的兩項,分別是「黨的建設」和「統一戰線」。

「武裝鬥爭」的替代話語,就是「不放棄武力」。「歷史唯物主義者」自信:歷史的發展,存在客觀的規律。因此,「武裝鬥爭」作為革命的工具,「不放棄武力」的原則,只是在等待歷史上的革命對象。

歷史的問題,是「時不待人」和「客觀形勢的發展,不以主觀意志而改變」;同樣地,這兩則「定句」,也是「歷史唯物主義者」的自信。

許多年以來,中國對台灣有不合法的「帝國主義」的領土野心,找不到「國際法」上的法權基礎,只能流於虛幻不存的中國應該「統一」台灣的「神學造論」。虛幻的「神學語境」,如同「希特勒」和德國「納粹黨」迷信「第三帝國」有歷史生存與享國千年的發展空間。「不放棄武力」地東征西討,只讓「第三帝國」存在十二年(1933 ~ 1945)。

於是,在「時不待人」和「客觀形勢的發展,不以主觀意志而改變」,使中國的主觀上所彰顯的「帝國主義」的領土野心無能為力。戰艦巡航、戰機遶飛、密集閱兵、恫嚇威脅,都在強調手上的工具:「不放棄武力」。有用嗎?

台灣有居高臨下的「定位戰略」的優勢:不必陷入中國的虛幻的國族神學語境,不必回應中國的國家統一的「造論」;那些都是中國的國內語境,與台灣自視為「主權在民」的國家無關。

一場位在「中印邊界」,「喜馬拉雅」山上。兩國軍人的互相拉扯,對唱山歌而曠日的對峙緊張;雙方都以「不放棄武力」為基礎的武嚇,結果依然不敢輕啟戰禍。這項事實,說明了「不放棄武力」的「工具論」只有"會叫的狗不敢咬人"的逗笑效果。「不放棄武力」在「選擇權」上的「時間價值」,從對峙之日起,即逐日遞減;也就是「兵貴神速,逞一時之快」,最忌諱「師老兵疲」。

軍事對峙,自得其樂,娛樂「自己人」可以討賞,若付諸戰術上的冒進,必然誤了中國當權者所提倡「一帶一路」的國家戰略;出師未捷而胎死腹中,「中國夢」將沒指望了。同樣地,中國國內正在「造論」而「起信」的對台灣的「武統論」,也是唱歌給「自己人」聽的「不放棄武力」老曲。「歷史唯物主義者」的疏失,在於低估「歷史唯心主義者」的「意志論」:「絕不妥協」。

武力,有「時限」和「資源」的限制,不是用之不竭;唯有迷信武力的短淺者,會一再地強調「不放棄武力」的威脅;美國和北韓的酋長,樂此不疲地表演「發射口彈」,正是藉著「不放棄武力」來向世界證明"會叫的狗不敢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咒語的傀儡》

圖片
操控,必然有被操控的對象;二者有「心甘情願的」和「不知不覺的」兩種情形。

前者,以愉悦為目的;典型的案例,以性愛中的SM為代表,虐待與被虐待兩種精神人格的互動,形成支配和操控的主人與奴隸的關係,實現不對等關係中的「性愉悦」和「性滿足」。

後者,也就是在未讓被操控者知情下,操控者以自行設計的程序知管道,遥控被操控者,實踐自己的主觀意志。決勝千里之外,不戰而屈人,究竟高明的手法何在?

「認同」是主要的關鍵。「認同」的目的在於「洗腦」;分別雙管齊下:洗除記憶和新建未來。宗教,許諾信徒於不可知的未來;因此,入門宗教有「受洗」的儀式,以示莊嚴和守信。江湖幫派,也有異曲同工的意義。

愛國運動,也是如此,洗掉刁民的個人意識而成為奉公守法的「國民」。凡是「好國民」就要準時納税和服役,為國家盡義務;犧牲小我以成全大我,若有不測,為國犧牲,可以被入祠「忠烈祠」。

很誘人而不切實際的國家神學;無論如何,還是活下去才是存在的意義;否則,別人升將軍後去投敵,你當先烈,公道何在?

操控的對象,必須本小利大,很像牧羊人牽引羊群的要領,在於盯住「領頭羊」。更進階的技術,在於洗腦被操控群體的「頭目」,形成慣性的制約,使得從「頭目」至以下的一掛「奴才」形成集體上癮和集體瘋狂。

近代歷史上的「法西斯」探控下的集體主義,以「軍國」和「黨國」的複合型出現。集體主義之不可取和可怕,在於真實的聲音消失了,只見「頭目」帶頭,集體唸咒語,以為咒語是保命仙丹。

什麼款的人最容易被操控?「 偏執狂」、「商人」和「權力流寇」,甘為傀儡。誰在操控傀儡?神棍、黨棍,以及掮客,不斷地明示或暗示,先吹捧「意義」,再貶抑「地位」;終極目的在於「被操控者」被出賣了,還不知道自己的「價格」值多少?

最可怕的和不堪的傀儡,在於既是"心甘情願的",又自稱"不知不覺的";那已經是利益共生所溢出來的「邪惡」。

對抗操控的圖謀在於愈自由、愈民主和愈公開愈好,不必恐懼自由、民主和公開的大趨勢;使國家和社會形成亂中有序的混淆,使操控的陰謀者不知真偽,增加決策的成本和誤判的風險。

當土地上的多數人民因為對相同的高貴價值:自由、民主、法治和進步、文明,有信仰而形成對生存的土地有認同,就不必憂慮少數人的背叛和出賣。

相關文章: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在秋天,被洗腦之後?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來不來?》

圖片
已在慎重考慮中/ 看樣子,該限制了/ 太熱了,溫度愈來愈高/ 不限制,會「跳機」/ 蛤?蝦米?「跳雞」?/ 那是「啥鳥」?/ 拜託!不要限制/ 來吧!/ 來了!大家都很高興/ 不來?大家都"搖扇"/ 互相打氣/ 出力!出力!/ 搖啊!搖,…搖下去…/ 拼命搖!/ 動了!動了!/ 身體動了!身體熱了/ 場子更熱了;還散熱/ 不來,也沒關係/ 這裡,照樣熱烘烘/ 一點也不會冷場/ 來不來?有差別嗎?/ 咦?還是來了!/ 不是「跳雞」嗎?/ 來的是「啥鳥」?/ 「俺」,來"吹冷氣"!/ 好熱…喔!好熱喔!/ 不好意思! 有意思!有意思! 分享!分享!/
-《說不來?還不是來了!「非典型統治」:「限電術」;夏天「電蟲」出沒,藉機勒索。古人沒電可用,至少沒機會「觸電致死」》-

相關文章:
人生故事筆記 -《黑暗,總是有原因的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立秋」之後》

圖片
「立秋」,在高溫炎熱的當際,已經悄然來到。仰望夜空,月光照在地面,也稍有涼風吹拂,稍减白天的熱氣。既然來钊「立秋」,一年中,炎熱的困厄正在逆轉而去;未來的日子,將逐漸向秋高氣爽靠過去。

「深秋」的十一月,是我的出生季節,必然有「天意」;哲學上的「命運」,指的是,時間對於人的特定意義,始於出生的「季節」和「場域」。生命的來到,是喜悦和機會,承載祖上和父母的期望;從出生起,即被照顧和殷切教誨。

「生日」對於我,是母親承受痛苦和風險的日子,我除了感恩也有不捨「母難」;從理解這項生命的「緣起」後,我自己没有「慶祝生日」的傳統;就如此走過一年一歲。不過,親人或朋友有「生日快樂」的習慣,我必然致上祝福:“每天都要生日快樂!”。實在是既不浪漫又白目的男人。

不過,我總是帶著溫馨與家人和朋友分享;就是孔子給弟子的感受:“即之也温”,却又不致於像孔子“望之儼然”,而是“慈祥和氣”,若有「候選人」來向我拉票,我從不會拒絕,還‘’祝你高票當選!”。

不忍人之心,實在是「濫好男人」!何必讓人失望呢?反正,心知肚明,“這位「賢者」,一定選不上的!”。送出‘’好話‘’一句,免税!

人生,就是如此努力作自己,與人為善,像適應天氣、風土條件而成為現在的我。月有圓缺,人也有優缺點;每年的炎炎夏日,是我的困厄季節,特別盼望,我的季節,秋天趕快來到。人生中,許多美好的故事,都發生在秋高氣爽的季節。

小時候,母親總在我的生日,說我是“秋天的果子”。果然如此!我注意到,秋天是採收的季節,經歷過生存的風吹雨打的考驗而能碩果猶存,實在有太多的幸運和感恩。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