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蛋是誰的?」論》

 
酷熱的夏天,警察忙著處理一大堆蛋。交通受阻,人群吵雜。警察,不知如何是好?

以往,「壞蛋」看多了,快打先羸,"不許動!";「壞蛋」就被收拾了。這一次,一大堆蛋,該如何收拾?一大堆蛋,下手不能快打重打,時間又緊促,該如何一顆又一顆地收拾?

路上被阻擋在後面的人群,不知前面正發生有一大堆蛋的「鳥事」,已經不耐燥熱,開始罵出"蛋言蛋語"。有意思地,這個國家產蛋,以蛋聞名;互相問候,一向"蛋來蛋去"。

「國罵」,以蛋為本:「媽の蛋」,衍生出不同變體的「國罵」:「去你媽の蛋」、「玩他媽の蛋」。蕃邦來客,初次聽到如此「國罵」,以為是"How are you? ",或者,"Fine! not bad!And you?" 之類;經過翻譯成蕃語:" Go to your mother's egg! ";或者," Play his mother's egg! "。

蕃人大驚不解,"貴國人是「蛋生人」?非「胎生人」?貴國人的媽媽生蛋?多久生一次?"。

「國罵」誤國,面對蕃邦來客,難以說清楚,講明白;只怪蕃邦人的媽媽不生蛋而有如此笨不可及的疑問。

路上的一大堆蛋,該如何收拾?警察,依「蛋の處理法」,必須先確認「蛋の種類」,再辨識「蛋是誰的?」。

市長已得知,交通受阻,他的蕃邦來客也被擋在路上,心情不爽,開始準備"國罵":"媽の!... ,"。

市長先問警察頭子:"客人為啥進不來?再不進來,你完蛋!我也完蛋!貽笑蕃邦來客,以為俺們只會玩媽の蛋"。

警察頭子,也著急不已,回報吞吞吐吐地:報告市長,媽の蛋,下面沒有經驗確認和收拾他媽の蛋"。

市長,終於怒不可遏:"什麼時候了?還搞不定就是那些「王八蛋」,你等著完蛋!看我怎麼玩你的蛋?"。

警察頭子,傳令下去:"叫那個「姓王的」,來取回「他媽の八顆蛋」。下面的警察,又傳下去:他媽的!叫「王八」の媽!來收拾自己下的蛋!"。

蛋的問題,自古以來,哲學上深入探討而無解;「第一顆蛋」是誰的?姓「王」的?還是姓「王八」的?吾國人好哲學,疑難的大問題多已有解,唯蛋是誰的?至今無解;而國人唸唸有詞,「頭目」的法定職稱是「王」,或者,國人也養寵物「王八」,以示不忘本。

「王」或「王八」,平日沒啥鳥事,卻閒著多生蛋;曾有一次生八顆的「金氏紀錄」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