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文言文」的「政治神學」意義》

 
 

 

"ancilla theologiae ",這句以「拉丁文」表述的"神學支配一切知識"的宗教成語,是我在德國求學時期,客居在「天主教」的修道院,一位有神職身分,任教於大學的神學教授,在與我對話,有關神學與哲學的思想價值和意義,很自然地,對我說出來的"神話"。

教授,見我有些疑惑,再以德語為我解釋;"ancilla theologiae "的語意,教授的釋義,這是描述:知識有「主僕關係」;也就是:"神學是主宰,哲學是僕役"。這句「拉丁文」所彰顯的歷史語意,是在「神權」和蒙昧的「中古世紀」,造神、崇神和信神是漫長黑暗時代的精神現象。於是,「一切學問之首」的哲學,被貶抑為替神學服務的僕役。

不過,教授強調,這是一句神學思想體系自居封閉的傲慢。求學時期,攻讀「法哲學」與「公法學」,我修過「拉丁文」,偏重在法學和哲學領域的應用;對於神學領域的這句「拉丁文」,"ancilla theologiae ",出自一位浸泡古典教義與經文數十年的神學教授;我頓時「莫宰羊」和「不可說」。

經過此次對話,感謝神學教授的啟發;當時,我的理解,歐洲,在高舉「反基督」的德國哲學家「尼采」,主張"重估一切償值"的論述之後,「基督宗教」一直有價值體系崩潰的危機和焦慮。思想體系封閉,必然日趨沒落!宗教、語文的表意系統,也是如此!時間淘汰一切不適合的神學現象和符號系統。

在歐洲「啟蒙時代」之前,有上千年的「黑暗時代」,教會為鞏固神職的專權私利,解釋教義,宗教儀式、誦讀經文,「拉丁文」是「專制工具」,也是有神職身分的統治階級,必備的思想武器和愚民的工具。

最後,「拉丁文」淪為研究古典文獻和崇聖典禮儀式上的古典遺緒。現在的「歐盟」成員國代表在會議時,說自己民族的話語,再透過龐大的翻譯系統轉達給其他的成員國代表。

語言是牢籠,關禁人的自由思想;「思想是語言的囚徒」。人生而自由,「我思,故我在」,就是自由。「漢字」的「文言文」,作為書寫的格式文體,不是為所有人的使用而後設發展出來的文體;主要是由統治階級制定;包括後來的「八股文」,用於牽制和馴服「科舉考試」的文人;目的在「永固皇權」的支配優勢。

我自己,迄今的書寫,難免「文言文」和「白話文」交雜,又有德文論述的嚴謹,自成風格,既不滿意自己的書寫文體,也有些無奈。但是,我重視的,是文章所表述的思想和價值的意義。

「文言文」有定規格式,猶如套句,是用於規範書寫;必須注意「位格」的精確。在思想表述上,難以自由自在,也缺乏活潑的精神和奔放的情感;更不適合輕鬆自在地朗讀,否則贅言忸怩;對思想自由無益。聽者,大概只記得"之、乎、者、也、哉,五四三@#%$&%...嗚呼哀哉!"的鳥人鳥語。

我說、我寫、我思、我在,言說一式,不是很真實嗎?「文言文」是「漢語文化」中的時代遺留,無法適應「數位時代」的科學需求;仍然強調「文以載道」的「政治神學」的思想,充斥「前現代」的國家和封建社會的蒙昧「秩序觀」。欠缺科學意義的語境;最後
,「文言文」沒落而被時代淘汰,也是必然的趨勢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