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立秋」之後》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「立秋」,在高溫炎熱的當際,已經悄然來到。仰望夜空,月光照在地面,也稍有涼風吹拂,稍减白天的熱氣。既然來钊「立秋」,一年中,炎熱的困厄正在逆轉而去;未來的日子,將逐漸向秋高氣爽靠過去。

「深秋」的十一月,是我的出生季節,必然有「天意」;哲學上的「命運」,指的是,時間對於人的特定意義,始於出生的「季節」和「場域」。生命的來到,是喜悦和機會,承載祖上和父母的期望;從出生起,即被照顧和殷切教誨。

「生日」對於我,是母親承受痛苦和風險的日子,我除了感恩也有不捨「母難」;從理解這項生命的「緣起」後,我自己没有「慶祝生日」的傳統;就如此走過一年一歲。不過,親人或朋友有「生日快樂」的習慣,我必然致上祝福:“每天都要生日快樂!”。實在是既不浪漫又白目的男人。

不過,我總是帶著溫馨與家人和朋友分享;就是孔子給弟子的感受:“即之也温”,却又不致於像孔子“望之儼然”,而是“慈祥和氣”,若有「候選人」來向我拉票,我從不會拒絕,還‘’祝你高票當選!”。

不忍人之心,實在是「濫好男人」!何必讓人失望呢?反正,心知肚明,“這位「賢者」,一定選不上的!”。送出‘’好話‘’一句,免税!

人生,就是如此努力作自己,與人為善,像適應天氣、風土條件而成為現在的我。月有圓缺,人也有優缺點;每年的炎炎夏日,是我的困厄季節,特別盼望,我的季節,秋天趕快來到。人生中,許多美好的故事,都發生在秋高氣爽的季節。

小時候,母親總在我的生日,說我是“秋天的果子”。果然如此!我注意到,秋天是採收的季節,經歷過生存的風吹雨打的考驗而能碩果猶存,實在有太多的幸運和感恩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