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, 2017的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古月今月兩個月》

圖片
看啊!打成一片在街頭,拳頭不夠,甩棍侍候。戲棚裡口頭霸凌,問候「細漢」的「老母」,只差拳頭待命中。

議場上,口頭說明施政,台灣已正式進入「後獨立」的時代,認清歷史與法權的事實吧!輕舟已過萬重山,兩岸猿聲追著啼。哈哈…哈哈!有意思!

台灣與中國,各自過自己的生日去!各自的生日,既然不相同;當然,永遠不會是一國!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嗎?回去問候自己的老母!

「貴國」的「國母」是誰?也不知道耶!哈哈…!原來「貴國」只有「國父」;後來,「愛人」出走。不好意思喔!聽說,「國父」提倡「博愛」,從自己開始,就有好幾位「愛人同志」。「貴國」,‘’母不詳‘’!怪哉!有意思!石頭裡崩出來的!

世界如畫,語言是顏色,放開拳頭,用口頭‘’噴話‘’;世界就是自己看到的樣子,也是自己說出來的樣子。生氣、暴怒、震驚、氣急敗壞,又如何?山窮水盡,原來,天無絕人之路;話是人說的,包括駡人,生氣、提告,全部證明「思想是語言的囚徒」。

生而為人,自由或不自由?決定於,‘’話是怎麼說的‘’。話不投機,立場不同,在戲棚裡譙別人,或上街頭追打別人;這個世界的人很自私,自己的老母最偉大,別人的兒子死不完。

看啊!「虛無主義」的「陽萎男人」,只剩口頭和拳頭,仇恨是意志!只能施展拳頭和甩棍;難道不知道,暴怒正是向世界展示,自己看到的樣子,仇恨與醜陋。

可憐的「虛無主義者」,没有自己的主見,只聽「大哥」的鳥話怎麼說。「大哥」又聽「老大哥」的鳥話。原來混黑道,只能混到「聽鳥話」;不如學草民去賞鳥。

愤怒與激情過後,回想起來,忘了吞「威而剛」,却喝了「蠻牛」;那一天,是怎麼啦?人多的地方不要去;也不要見人就說自己務寞;「大哥」知道會出事,自己就没去,這才是「務實」。

中秋將至,台灣、中國各有一個明月在夜空,說是月圓,真的是圓的!說是「月亮」,或「月娘」,也都可以;何必上街頭,拳頭打人,口頭駡人?生氣難忍的時候,就告訴自己:“古月今月兩個月,月升月落一個月”。

法哲學筆記 -《「愛將」》

圖片
「私人武力」,最早出現在「部落社會」或「氏族社會」,形成制約部族的強迫力量,也是鞏固「奴隸社會」的安定力量。

隨後的發展,「私人武力」演變成「民兵」,成為部族領袖遂行意志的工具。在演變的進程中,基於分工的原則,部族領袖需要從「私人武力」的群體中找到關鍵的人物,委以信任和職責,此人成為部族領袖的「貼身傳令」。

在委以任務時,「傳令」成為「愛將」。「國家法哲學」在論述國家的形成、本質、目的,强調「正當性」、「合法性」和「公益性;」,討論應該如何定位「私有武力」,以符合上述的原則?「武力國家化」,依制度不依個人,才是有「公益意義」的「善的武力」。

經由辯證程序,以釐清國家的存在價值:事涉國家對外的「交戰權」和對內的「統治權」,以及因權力所衍生出來的攻擊、鎮壓和殺戮行為,在「國際法」、「公共行政法」和「刑法」上的責任。

以上的前景說明,是源於,最近發生在「台北市政府警察局」的「局長」被「內政部」調任「內政部警政署」的「副署長」,此項人事「調派令」引起「台北市長」極大的不悦而有情緒發言。

「市長」所不悦的事,在於被撤換的「前警察局長」,被視為「愛將」,被器重而意圖保留在「市長」自己的身邊。「市長」的「巿政治理」能力和「治理危機」,在此「反民主」和「反法治」的「自由心證」,已經流露出來。

「市長」對上級政府的不滿,只有情緒表現,却欠缺合法的與正當的「行政法權」的基礎。「市長」為「愛將」被撤而不悦,是自私的和徇私的表現,表現出自己欠缺「公法學」的知識,很像古代的「國王寵愛妃」的昏庸故事;也完全背離現代「法治國」的「依法不依人」的治理原則。

這件事情的嚴重程度,值得作為民主政治的主人,「台北市」的市民加強警惕:「愛將」的存在,是反映專制和獨裁的危機已經存在,以及政府治理的「返祖現象」。

客觀上,在「台北市」所呈現的事實是,存在「私有政府」和警察大軍,透過「愛將」的存在淪為市長的「私有武力」的不正當。這是典型的「山寨」。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老虎回山」》

圖片
「秋分」過後,連續多日的高温炎熱,典型的「秋老虎」天氣。户外有老虎,不宜外出,但是,想到「雜樹林」裡的各類植物正在承受煎熬的熱傷害,難免有園丁的懸念。

尤其「芸香科」的果樹;今年的結果和掛果情况,至今還算幸運,閃過「泰利」颱風的威脅,果實平安。到「冬至」的開始採果,最近就必須管制供水,以提高甜度和蜜口。

然而,「秋老虎」霸凌,有些果寞的外表已出現燒燙傷。不得已,我在清晨,天剛亮,即適量給水,以安渡中午前後赤焰秋陽的強烈照射。

「 秋分」當日完成「 嫁接」的五株「蜜芒果」,本來高興「三刀流」的手技完美,可望全部成活;奈何天不從願,縱虎到平地來肆虐,只有一株「嫁接」倖存;有些氣餒。

認清事實吧!農業的最大天敵,就是天氣温度。台灣位在「 北迥歸線」上,「北半球」的同緯度地區,只有台灣得到天澤,果樹成活率高和豐產,品質極佳。

往年,夏秋季節的颱風和「秋老虎」的肆虐,總會讓我損失珍貴的植栽。依我不服輸的個性,總想再接再勵;老農友人說我有儍勁。但是,老農以一生的農事經驗,與我分享:水土不服的問題,必須以耐心去調理和適應。天意帶來的災損也只能淚水往內吞,習慣就好。

看著老農對我憨笑,我也能視「水土不服」為「樂天無怨」。還好,夜裡秋天的鎿面來報到,雨水下來了,氣温也將走低。「老虎回山」的時候到了。中秋過後,一陣秋雨一陣涼。只是「蜜柑」的甜度仍難以預期。

凡事,既然已盡心盡力照顅了,結果就順其自然吧!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富有國度」》

圖片
一夕之間,台灣,已經榮登「全球第五最富有國度」。這,... 這太殘忍了!台灣是「富有國度」,到本日清晨之前,我竟然「莫宰羊」。昨晚,還自我安慰,多吃無益;「書中自有黃金屋」,晚餐外食,可免,回家進書房"啃書吃黃金"吧!

「富有」是一種「存在」的想像;普遍地,被認知為佔有「財富」(Der Reichtum),尤其是擁有可支配的「金融資產」;其中,「流動力」最強大資產是「現金」(Das Geld),代表「儲藏的購買力」;再多一些,據說可以轉動世界;「財富」就是權力。台灣是「全球第五最富有國度」,是由世界知名的德國的金融保險企業「Allianz集團」所公佈。

以往,世界上知名的財富或資產管理的「法人機構」,定期地公佈帶有競爭性質的調查報告:「富人排行榜」。名列前茅多年的「大款人物」,大多是「米國郎」。在「Allianz集團」的本次報告中,米國位居榜首,其次是瑞士、日本、瑞典和台灣。

有意思地,米國、日本、和台灣,「國債」都已居高不下,必須降低「國債」;否則,變成下一個「希臘國家」。幸好,米國、日本、和台灣的「國債」是「國內負債」;政府欠人民。政府,仍然可以高枕無憂,不怕人民來革命,否則「受害即」是作為「債主」的人民。

「欠債」也可以富有,只要"拒還"即可。"債多"不愁,只要欠夠多,全世界都會幫「債務郎」祈禱。所欠不多,又不還,只好"抓郎"去「關」。

至於國家的富有程度,要比那些「鳥事」?領土?人口?美女?猛男?資源?技術?詐術?以往,很少有評比報告,只有以美元計價的「人均國民所得」的比較。另外,有的國家喜愛炫耀以美元計算的「外匯存底」,台灣的「中央銀行」是其中的「偏好者」。「外匯存底」愈龐大,是增加國內「通貨膨脹」的壓力,推升資產的價格,使人民產生「貨幣幻覺」的「財富效果」。

中國、日本和台灣的房價上漲,有很大的原因來自龐大的「外匯存底」,形成「泡沫經濟」現象。再者,增加「外匯存底」,也代表壓抑國內的「生產成本」,犧牲國內生產者和消費者的利益,輸出有「出口競爭力」的產品給國外的買家得利。

為何資產管理的「法人機構」,樂此不疲?畢竟,富裕或有錢,是別人家的「鳥事」;別人可以富裕或有錢,自己卻還要省吃儉用,如果,富有不如人,不是自己無能?啥麼「鳥事」才算是自己無能?實在很傷自尊和志氣,浮世方向往錢瞻。

「富人排…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「馬克思」遇到「西門慶」》

圖片
「資本論」(Das Kapital),作為「歷史唯物主義」的德國哲學家「卡爾,馬克思」(Karl Marx)的思想著作,曾經在台灣被外來黨國「戒嚴統治」的時期,被列為「禁書」。「馬克思」的思想有如「洪水猛獣」,除了取締查禁相關的書和文章,「警備總部」抓人。

記得,我在大學時代,有找「禁書」的樂趣;在「台灣大學」附近,有一位「外省老伯」暗中向我探詢:"想不想看「他馬的」?";我也有些警戒,萬一,「警總釣魚」,我豈不是自動上鈎?稍有猶疑,被「老伯」看出來我的戒心!"老弟,俺不會陷害你的!咱倆都是讀書人,俺看過你來過幾次,買的書名,大概知道你的偏好,才問你!"

謝了!說得也是!思想無罪!買禁書如探險。就看一下吧!「老伯」說:"你站住!別跑" !反而,我想立即拔腿快跑,以為中計了。「老伯」又說:"你等會兒喔!俺這就去找「他馬的」給你"。

反而,我變成替他看顧書攤;我順便翻閱其他的書;咦…?喔…!哇…!壓在下層,有幾本「小本的」。不看,白不看,就一路看下去。

突然,有人問我:"你爸沒來?他有交代你,我要的"Playboy"?這下子,才知道,「老伯」賣「禁書」,廣開言路,綜合果汁,各類營養口味齊全。

於是,越俎代庖,玩了一下這位冒出來的「好色客」。"喔!我是替他打工的;沒有交待你的書耶!他只交待我說,還未送到。不過,他有替你留「小本的」,問你要不要?"。

順勢,我手中的「小本的」遞給「好色客」。他拿過去看了幾眼,又遞回來給我:"他媽的!「金瓶梅」;只有附插畫,不過癮!"。「好色客」走了。

終於,「老伯」拿回來一袋書給我:"老弟,別打開來,你先拿去對面台大校園,找個地方,再拿出來看。有你要的,就留下來,若全都要,算你五佰元就好,全是「他馬的」,選好了,再回來付俺書錢。

"對了,剛才有人來,問Playboy,你有替他保留嗎?我有向他介紹「小本的」"。

「老伯」很乾脆,那本「金瓶梅」交給我:"「他馬的」,你全買,這一本,俺附送給你"!

立即地,我交付五百元給「老伯」:"現在全買了,回去再看"。真是禁書有緣,竟然也能讓「西門慶」和」馬克思」湊在一起。

「解除戒嚴」後的台灣,「馬克思」的…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「不足為外人道也」》

圖片
詩人「陶淵明」在「桃花源記」文章中,敘述「武陵人」捕漁而來到別有天地的「桃花源」,受到「當地人」許多住戶的邀宴款待。「當地人」自敘,先人避「秦國」末年動亂而遷居到「桃花源」耕作生息,不再外出返回故鄉。數代繁衍,日久,他鄉成故鄉;甚至不知外面的世界,早已改朝換代。

「武陵人」在作客多日後告辭,「桃花源」的住民在送別時,有微小的心願,就是「武陵人」在「桃花源」的見聞不足向外人透漏出來。以現在的用話,就是請「閣下」將「桃花源」當作「私房景點」,保守秘密。不宜讓其他外人知情。

但是,「武陵人」背叛「桃花源」的住民;回去後毀諾,向「太守」洩密邀功。「太守」也好奇心切,竟有這款「世外桃源」;遣人隨漁人前去一探真假。幸好,天佑「桃花源」及「避秦遺民」;竟然讓那些「外人」迷途,就是再也找不到「桃花源」。

這個故事,我是在中學時代讀到「桃花源記」的「文言文」原作;當時朗讀的佳句"此中人語云:"不足為外人道也"",至今仍然可以朗朗上口。不過,當年在「戒嚴時期」,正逢青少年的苦悶煩惱歲月,「不足為外人道也」的「鳥事」還真多。

當年,有些班上同學,只會說「國語」,難免捉弄取笑我等「本土草民」的子弟,口齒不清,發音好土。最常被捉弄的發音,就是;「樹」、「是」、「暑」、「數」,和「注音符號」的四聲標注。

年少同儕,當年還不會理解,這種捉弄取笑,有文化背景和生長環境的差異;文化語境中的「優越感」,或會發出「捲舌音」,養成日後對「異己者」的成見、歧視;甚至傲慢與偏見;也是「殖民主義」的病症。

「班導師」,有時候,為了給班上昏昏欲睡的同學逗笑提神,就故意點名我等幾位"發音會漏風"的同學,分別起立,朗讀有這些近似音字的文句。現在,回想「被正音」的往日歲月;「是不是」的發音,我已經不會說成「樹不樹」。

甚至,有些友人,一口鐵定,"張君,乃先人於一九四九年,南下覓舟渡海,避「民國」末世易幟之遺民"。

唉!... 不知我也!「不足為外人道也」;若知我出身者,鐵口變鴨嘴。我的父母,在戰後,也經歷日文被禁,必須從頭學習「外來政權」所制定的「國語」,而我等「草民子弟」,在學校又不能說「母語」;被有「國語優勢」的人捉弄取笑,被「字正腔圓」的老師再三「正音」,是我輩相近年歲的草民難免於「國家神學」的不幸印記。

「語言」、「發音」、「歷史」也是教化的武器;…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交流」》

圖片
交出自己/ 才能「入流」?!/ 問題是:什麼是「流」?/ 先理解「下流」/ 「交流」之後,習慣「下流」/ 暴力打人/ 愈打,愈下流/ 使出暗器/ 樂此不疲/ 回不去了!/ 為「交流」而「交流」/ 自甘「下流」! 說不出「正大光明」/ 君子,所以「惡居下流」/ 所有的污濁,匯集「下流」/
-《君子慎獨,否則,居於上流》-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話說回來」》

圖片
「老實說」/ 「憑良心說」/ 我,是不是「說遠了」?/ 你,「老實說」!沒關係!/ 你,「憑良心說」,我是很不高興!/ 「話說回來」,你難得「老實說」/ 「老實說」,我也無話可說/ 「憑良心說」,我自己也曾經昧著良心/ 對你,没良心/ 曾經,對別的女人,「老實說」/ 說你,「很没良心」/ 不許我有「外遇」/ 「話說回來」,「老實說」,有這麼嚴重嗎?/ 「憑良心說」,「外遇」很正常/ 只要,你不知道/ 「話說回來」,你知道了,就當作我没有「老實說」/ 以後,「老實說」就可以没事/ 算不算,我已經「話說回來」?/ 你,「憑良心說」;或者「老實說」!/
- 《大事化小》 -

法哲學筆記 -《「你來打我啊!」》

圖片
突發的治安事件,一時找不到"出去摸魚"的「警察」,是很正常的困窘;所以,「警察」"龜速到場",也很正常。草民抱怨「警察」怠速,實在是期望太高,「警察」又不是「宅及便」;而且,苦主的草民,必須注意,不可當面責怪「警察」:"龜速到場"。

否則,「警察」惱羞成怒,草民可能被以「妨礙公務」移送法辦;這下子又受傷害。苦主,出了「醫院」,接著跑「法院」;反正,都有「院長」會「關心」你。幾年前,我路過一件「家暴事件」的現場;反正,遭逢不幸,順道觀賞各方「當事人」的處理能力,以供「浮世料理」的參考。

「家暴事件」的苦主,當然是一位中年「人妻」;看來女人容易成為「災民」,男人大多是「暴民」;這是浮世的刻板印象;「男女互打」,男人即使有理,也說不清楚、講不明白,反正"穩慘";還可能被貼上「性騷擾」阿嬤的「桂冠」。這一點,可以去問「嘉義縣」的苦主「阿文」。

那件「家暴事件」,當時我路過,先是聽到「人妻」碎碎唸不停,又高聲嗆被碎碎唸的男人:"你打我啊!...你來打我啊!.. 你來打我啊!你不敢?是吧!沒種!" ;真讓人"氣結",要不是我文質彬彬,真應該"上場代打"。

終於,男人應「人妻」的要求,也滿足觀眾的期待,"動手動腳";依我的「功夫底子」,這男人的手腳功夫完全不及格,像「初登板」的「菜鳥投手「,暴投又暴投。不是「武家」,夭壽喲!三兩下,女人竟然被打中要害,倒地不起。那個男人,惡狠狠地跑離現場。事出有因,卻也突然;觀眾即使想勸阻,已經來不及了。

在此之前,已經有鄰居報警;也許,「警察」見怪不怪,苦主"久趴不起",已經有一陣子,才見到兩位「警察」來到。先有一位觀眾,還好不是我,嗆「警察」:"等你們好久!早不來,晚不來,出事後才來!"。這句話,很有學問,我記下來了!幸好,也不是我說的。

當時,「警察」似乎也不知如何處置現場,其中一位「警察」,呼叫支援;一位「警察」,有些惱羞成怒地說:"我們不是已經來了嗎"?

又有一位多話的觀眾,幸好,也不是我;說:"你們已經來了喔!?她搞不好已經死了!兇手也已經跑了!你們來,有啥麼鳥用"?這句"嗆警"的「經典名言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新歌聲」與「文言文」》

圖片
涉及「中國」的語境和概念,不論「名詞」玩啥「鳥花樣」,突然在台灣土地上‘’被浮現‘’,而且,被莫名其妙地加大宣傳和強調何其重要;甚至「文化競争力」這種没有內容的「濫調」也能派上場湊字數。

可見,以「中國」之名的「統一戰線」是多麼地虛無低級。幸好,「文言文」這種「返祖」的神學洗腦的企圖已被打出原形。

至於「中國新歌聲」,與台灣何關?竟然侵門踏户,以上海和台北的文化交流之名,將台灣的最高學府「台灣大學」的尊嚴給賤踏在地。

交辦的「台北市政府」和同意出賣台灣大學學生的尊嚴給中國「統一戰線」的大學行政相關負責人,在抗議的學生受到流血傷害後,等於坐實,「兩岸一家親」只是下流的作賤自己。

台北市的「柯市長」,在「台北市政府警察局」的「局長」人事調動案上,抱怨未受到中央政府的尊重。然而,那款「鳥事」只是中央與地方權力競合的緊張。

中央政府,有行政法權執行的優先;「柯市長」的情緒失控,只是突顯政客嗜權的拙劣手法,短視和自私;只能鬧情緒,回家去找媽媽裝可憐。

市長已經虛擲台北市作為台灣「首善之都」的戰略優勢地位,為了證成自誇的很瞭解中國,佩服暴君「毛澤東」的皇權專制而學著玩鳥,淪落到安心於「中國台北」的「賤名」。

諸事看似複雜,總有脈絡,就是自身對戰略的出發點的認知能力不足,面對「世界大學運動會」,開幕儀式受阻的突發事件,可以「王八蛋」應付得點而自鳴得意。

然而,面對「中國新歌聲」對台灣和中國「統一戰線」入侵的政治與商業惡意羞辱,以及對「大學自治」的戕賊傷害,台北市的「柯市長」,自己才是最應該負政治責任的「惡質政客」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擁核武」與「老番顛」》

圖片
「如虎添翼」,這個成語只是「假設語態」;關鍵字在「如」;一般的釋義:「如」就是“好像”;對前後文的理解,是老虎已經很兇猛的「萬默之王」;人見人怕,拔腿就跑。幸好,老虎也只能跑著追;如果有添翼,居高臨下,那就不得了。

幸好,老虎添翼,不是真的,也舆現在事實相反;因此證成,「如」字的釋義:「好像」就是「如果」,都是“虛擬的”。

回到現實的語境,實施「先軍政策」的「朝鮮」,領導人「金正恩」,‘’「如果」有「核武」‘’,應該不是「假設語態」,而是「事實」。也因此,那位“Dotard”;「老番顛」,美國總統「川普」,才有「相駡本」,氣急敗壞地,先駡先赢,結果也只是駡人而已,無法「如虎添翼」,對「朝鮮」進行「徹底摧毁」。

這個世界,看似複雜,那是因為,現實上,人們不知不覺地陷在「語障」裡,分不清「現在事實」和「假設的」實與虛,而只注意到,‘’說話的人‘’是“誰”?

有權力的人說的「鳥話」,真實的程度或可信度,不如路上的「流氓」;正因為,後者感受到「被歧視」的激怒而走險,好讓別人「正視」。「刑法」所定罪的「殺人犯」的動機,與「強暴犯」很相似,都是「受到刺激」而控制不住自己的衝動。

「火箭人」和「老番顛」,都只是虛擬的「口語」,没有哲學上可討論的意義。在心理學上,值得探討的一項問題:“為什麼「擁核武」?”;問向「朝鮮」,也問向「美國」、「中國」、「俄羅斯」、「英國」、「法國」、「印度」、「巴基斯坦」等「擁核武」的國家。

「朝鮮」,為何不行?世界上,‘’多一個‘’「核武」國家,威脅不會大於‘少一個’。同樣地,“火箭人”的威脅也不會大於“老番顛”。

現在的政府,正在推行「長照政策」;我家的鄰居人妻,疲於奔波娘家和婆家;我稱讚她孝心感人!孰知,她多年的辛苦和勞累心事,隨著淚水奪眶而出。

這位人妻說:“蠟燭兩頭燒‘’;兩邊都有死不了的老番顛在折磨她。

蛤?蝦米?有這麼嚴重嗎?

原來,娘家尚存九十七歲的老父;夫家就是那個已退休,七十二歲,從心所欲,不時向她驢東驢西的「死鬼丈夫」,而她自己多年的心力交瘁,也病痛纒身,兒女又都在外地就業。

人妻問我,為什麼男人都愈活愈久?愈老愈折磨人?

這…,這…,???!!!蛤?蝦米?

人妻忘了,聽她說話的我,‘’好像不是男人喔‘’?

「大內」的「張公公」?也只能如此這般地,自己定義自己!

幸好,我知道自己,還不是老番顛的男人。

相關文章:

哲學人生筆記-《公公的鬍子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金黃色」,可以「期待」》

圖片
本日,九月二十三日,清晨四時一分四十四秒,進入本年的節氣「秋分」;這一天,晝夜等長。

值得喜悅地,對於我自己,已經完成本年度園藝生活計畫的「秋肥」施作;等待川流的季景風情。主角,分別是「芸香科」的「柑樹」;包括「帝王柑」、「佛利檬柑」、「瓦倫西亞橙」、「紅肉柳橙」、「茂谷柑」、「佛手柑」和「葡萄柚」、「香水檸檬」。

以及,「漆樹科」,為不同品種的芒果,再次「嫁接」;包括「金蜜芒果」、「金煌芒果」、「美人尖芒果」、「愛文芒果」;視「砧木」的發育情況,選擇適當的優良品種的「穗木」來嫁接。

另外,也有特殊的實驗,以樹勢強盛的「印度棗樹」作「砧木」,以中國品種的「雞心紅棗樹」作「穗木」。同是「鼠李科」,應該值得湊合成為「棗樹一家親」。尤其,印度和中國在邊界爭議和對立,虛張聲勢;終於明白,浮世以和為貴。於是,就讓我自作主張,扮「和事老」;冤家路窄成親家,先替以印度和中國為名的「棗樹」「送作堆」。

已經可以欣慰的「鳥事」,就是也替一株多年來被我"誤會性別",雌雄難分,陰錯陽差地,只開「雄花」的「桑樹」,找到一株「雌雄同株」的「大果實桑樹」(「觀察十九號」),「靠接」成功。實驗的「初心」,是「雌株」或「雌雄同株」的樹,倒貼或委身嫁給「光棍」的「雄株樹」,湊合成功的機會,應該比較大。

社會上的現實,似乎也是如此!男未婚女未嫁,乾柴烈火,一拍即合,找你好久!幸會!自此而後,愛你一世!永不分離。世道多險,不下海,怎知不會游泳?不成,也無損生機,最多就是再回去「當公公」。如今,男有分、女有歸;「王子公主一家親」。變身後的「大果實桑樹」,不排斥現在的自己;在秋日炎陽下欣欣向榮。

時序再來的節氣,就是「中秋」;「芸香科」的「柑樹」,除了「柚子」採收在即;其他的「柑樹」和「橙樹」的青綠果實,往年的實踐經驗,是以「小雪」節氣(十一月二十二日)作為開始採果的「基準日」。

對「柑樹」,陸續地採果,到「大雪」(十二月七日)節氣,甚至,最後在「冬至」(十二月二十二日) 節氣過後,才採收的「茂谷柑」,還有將近三個月的時程;讓「柑果」轉色成為討喜的「金黃色」。

過去四年,台灣多風災,果實等不及掛果轉色,就被強風打落地上。本年迄今,謝天謝地,大致上,風調雨順。上一次,「金黃色」的掛果印象,相片被儲存「雲端」在案;以當前的結果成績,雖然不滿意,還是可以「期待」:「金黃色」的相似秋冬季景。

相關文章:

園藝生活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牽手」與「亭主」》

圖片
「牽手」,當女人如此自稱,而且,說自己是「阿文」的「牽手」;對這位「阿文」的「家後」的立場和情感歸屬,我是敬佩的;也為「阿文」感到福氣啦!

短短的一句告白,先不論「阿文」在外惹些啥麼「鳥麻煩」,僅以這句台灣人的夫妻相稱的或外示的身分名稱,就已經顯示,夫妻的情義是可以浪漫的和堅定的。女人,看似柔弱,但是"外患"當前,有情義的女人,左一句「牽手」,右一句「家後」;這個家就可以安定。

語言詞彙,是社會發展與文化沉澱後的智慧。在我輩台灣人的傳承,在父母的那一代,生命的時代遭遇,雖然不幸、無奈、艱苦;但是,夫妻的情感,堅毅如金石,有共同的「絆」(きずな),就是心中的「牽手」和家庭的親情。

在我自己的這一代,行走江湖,交遊各路的「鳥人」;有關男女或夫妻情緣的各款「鳥事」,見識有趣。假面的夫妻、戀人不少,夜裡傳來「磨刀聲」,「老公」、「老婆」不離口。很不幸地,不容易長久。

當妻子知道,丈夫有「外遇」,找上丈夫的「新歡」女人,只顧強調:「老婆優先」;通常得到的,不是「老而彌堅」的回收情感;而是「老而知退」。這是一位年輕貌美,卿本佳人,無奈有「情婦命」的女人,向我自嗚得意;在口頭上,以女人最在意的「不許老」戰術激敵和退敵,讓男人的那位「老婆」抓狂。

唉!女人為難女人,何苦?她的今日,你的明日,以後都是「老婆團」的會員。人情義理,還是要有餘地,心存厚道。這個時代的台灣人,在語言詞彙上,學了不少不衛生又沒營養的「外來語」,像鸚鵡學話,不知義理。

難得聽到,有「阿文」的「家後」自稱:"我是「阿文」的「牽手」... ";不知怎麼地,我心有同感,還是「南台灣」的女人說話有讓我感動的「本土味」。以前,父母的那一代,在世的時候,就是如此五四三的「主權宣示」;然後知道,相敬如賓,牽手一世人。

我想到,台灣人的「古意」;來到在「天龍聖國」,常聽到「OK!」、「拜拜!」、「吸油」、「打鈴」、「死鬼」、「老公」、「老婆」、「黃臉婆」,... 。Very Chinese Taipei....Style 。

有一首日文演歌:「夫婦善哉」(めおとぜんざい),唱出「夫妻同甘共苦」的故事;由「石川小百合」(石川さゆり)小姐主唱;歌詞的意境,很有男女情絆的義理。其中有一句歌詞:"あなたの背中(せなが) 道(みち) しるべ";在漢語的意境,可譯作:"你的背影是在人…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獅子大開口」》

圖片
右手攬住你/ 一定是你的右肩/ 如果‘’搭上‘’你的左肩/ 怕你會逃跑/ 好不容易,抓到你/ 當然,必須攬住你/ 插趐也難飛/ 除非,你是「泥鰍」/ 滑溜溜的,拿你没辦法/ 抓到你,却没輒/ 還要向世界上的女人「道歉」?/ 這是啥「鳥生意」?/ 女人,我只在乎你「一人」/ 才會想攬住你/ 其他的女人,在那裡?/ 真是會牽拖!/ 我,只出一隻手/ 却招惹「半邊天」/ 藉勢藉端,以小搏大/ 又不是「週年慶」/ 「來店禮」,只給女人/ 怎麼都來了?/ -《手放那裡?都不自在!》-
相關文章:
美學史話筆記 -《擁抱的想像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「末學」》

圖片
「獨善其身」,不是自私而是負責任,讓自己即使無法增加「公益」,至少不會增加「公害」。

社會上,以「公益」的名義,出現宗教、修身、靈修的團體,也造就各路的「大師」或「師父」、「上師」;各路山頭林立,主要的活動是神學造論和斂財。愚夫愚婦自以為善男信女,破財失身供養「師尊」,已經不是怪事。「智障」與「執迷」,就是如此。

究竟,這般現象是「公益」?或是「公害」?以信仰自由的角度出發,政教分離,世俗主義,神學造論,都是自由的展現。自己不在其中,很難體會「見證」的「奇蹟」。

西方的神學危機,在於哲學的深入探險和拓荒而被攻破蒙昧的域堡。不過,宗教屬於每個人自身的信仰和見證的世界,偉大的德國哲人「康德」認為:“「上帝」是不可證明的!”。因此,浮世的自處原則,就是避免「有」或「沒有」的神學爭辯;否則,浮世必然陷入「教義」與「護教」的緊張對立。

對於宗教,自己無論有多麼地保留,但是對於「信仰」的立場,以尊重和祝福對待,大致上可以和諧共存。神學、世俗如政诒,我都以尊重多元應對。

日前,一位禮佛殷勤的學界友人,找我代課在研究所的討論課;當日,友人正逢有中國「佛學院」的一團「師父」和「教授」來訪,必須忙於接待。顯然地,塵世俗務依然牽絆;「法身」,依然有「統戰」和「促統」的重大任務。政治"No Way"可來;死要面子,「共匪」改讓「出家眾」走「蜀道」來。

友人在財金法學領域自有專業,却在精神世界遁入佛門,「法事」繁忙,乃三不五時自「牛棚」找我出來「救援」課務;誆我有奈何不得不的「佈施」;算是「作功德」,以免「誤人子弟」的學業。

在我自己的精神世界之外,常有「不得閒」的「鳥事」;就當作「增廣見識」吧!看人玩「鳥事」,也能知「天下事」。代課當日的中午,我依約前往會友人,交給我研討論題綱和相關進程資料時,與我相約面交的場合,也是在那群「師父們」在場的「交際場合」。

相識,必然有「佛緣」;打過照面後,其中一位看似「長老」的「師父」,知道我稍後將撥冗為友人代勞而略有「過意不去」,而慈眉善目以有「佛緣」安慰我。被其他「師父們」尊稱「上師」的「出家人」,想必也有「黨職」在身!?

也算是「統戰」的「佛語」吧?出家人不打誑語!還說,我願分出「法身」解友人之勞,是「得渡」,「佛緣」已到;如此這般「佛語」美言;我坐立難安。

於是「貧眾」寡智,:“善哉!「師父」大德不吝分享「法智」;「俗眾末學」,在此承「師父」法喜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左擁右抱」》

圖片
看圖說故事,信不信?「自由心證」決定!不過,「潛意識」是自己的囚徒,一直在找機會脱逃。"有事",自己雖然没有說出來,「潛意識」已經以肢體動作表現出來。

男人、女人對於 "有事" 的反應是不相同的;男人對女人的行動策略,在手部動作上,使用左手的意義不同於使用右手。

「嘉義縣」,前後兩任的男女縣長,發生男人攬住女人「肩頸部」的故事;男人又順勢上前,在女人聽得見的「距離」說話;女人,有些"既抗又不拒"的「表情」。

究竟,男人和女人在公開的場所,這樣的動作,如何解釋 ? 男人出右手攬住女人,女人的"既抗又不拒" (女人後來宣稱,當時心裡感到不太舒服!)。外人,似乎也可以"隔空感受",女人的身體未放軟,必然有些硬。男人出右手的立場,有「支配」和「說服」的意圖。

換個立場假想;如果,男人以左手攬住女人?意義將完全不同,男人必然是在討好女人!:"好啦!別生氣喔!就依你了!"。結果,大不同;女人會笑臉盈面:"就說嘛!早該如此!聽我的,就對了!"。

看圖說故事,有意思吧!男女互動,男人慣用右手而吃苦頭,又惹女人心裡嘀嘀咕咕地沒完沒了的。早知道,就出左手!

只是,男人奇怪,從小就右傾成習慣。據說,慣用右手,才不會與衆不同而吃虧。單向思考的習慣,與人互動,顯得僵硬又霸凌。女人豈會放軟身體,欣然接受?當然是No Way !

相關文章;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憤怒的左手!?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掛果」與「滿意」》

圖片
在家庭果樹園藝的實踐中,經過多年的挫敗不餒,我逐漸把握幾項「心法」。如此的用詞,似乎有些「禪意」。不過,經驗的累積和知識的管理,「心法」被我定義為「掛果」;也就是,不求果樹的豐產,而只求「掛果」在果樹上至轉熟;再由我自己來採摘熟果。

在過程中,「掛果」能承受自然條件,風吹日曬或颱風來襲,鳥類、甲蟲的偏愛,通過各種不同的考驗,成為自然的「碩果僅存」。從自己種植到自己採收的過程,可以比擬為自然的恩澤。這也是自得其樂的基礎:“過程比結果重要!”。

從早期的高失敗率,到目前的自己滿意;關鍵在於,心理上無得失心,而是重在學習經驗和知識,而且熱衷於寶踐。技術上,熟能生巧,應用「嫁接」的實踐,自己調配有機肥料和改良土壤結構;最終目的,在於掌握適時和適地的原則,改良「結果」的「良率」和「存活率」。

從無到有的「結果」,實在是生命的奇蹟和恩典;花苞和逐日長大的果實,是樂趣的滿足。果子能始終「堅定不移」地掛在樹上,直到個別果的「生長期」結束。這一個過程,下一年又有,果樹就在每年的循環中長大成熟,被採摘又再生。

九月二十三日清晨,四時一分四十四秒,是本年的「秋分」節氣,正好也是「二十四節氣」的循環來到三分之二的週期。「秋分」當日,畫與夜的長度是相同的,各佔十二小時。此後,晝漸短,夜漸長,直到「冬至」當日,是一年中的「最長夜」。

我專攻的「芸香科」果樹,「柑」、「柚」、「桯」、「桔」等果樹,在「秋分」之後,只要仍然「掛果」在樹上,顏色將逐漸轉成「金黄色」,進入「採摘期」。在視覺上,又多了富裕的感覺。人生也是如此!富裕,必須是先活得健康長壽才有意義!以果樹管理的術語來說,就是「掛果」而能「採摘」,才算「滿意」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蠻語」》

圖片
水與火,可以「共存」嗎?可以!也不可以!

先定義「共存」!水是水,火是火;物理性質與化學結構都不同。水澤與火場,各有主角,互不侵犯,水與火,就可以「共存」。然而,「滅火隊」職責所在,使命必達,硬是以水滅火,務必控制火場;水與火,結果是不能共存在同一場域。

「思想是語言的囚徒」;一個人說出來的話,表面上是「意思表示」,卻是自己的思想牢籠;意義上,話語是自己所重視的價值和信仰;除非,自己再來一次「意思表示」:"自己所說的話沒意義,別人不必當真的"。這也是「文明」必須被認真檢視的原因;否則,混淆是非,不重承諾,都是時代精神的退化。

台北市的「柯市長」,在享受「世界大學運動會」後的「高調」和「笑容」後,沒多久,就自怨自艾地哽咽,好似身世可憐的「棄嬰」;在援軍不濟的戰場上,孤獨地對抗與他「一家親」的「共匪」。

"要有信心,可以對中國「反統戰」回去!";記得,這些話,是「柯市長」在本土台灣人普遍地建議他:"時地都不宜此行"時,依然勇往直前,非"去中國"不可。既然敢說敢做,也歡喜去,就得自己承擔後果;這是「責任政治」的原則。

孰知,事過境遷,「柯市長」對外哽咽告白:「事先你也沒有跟我們講,害我們就這樣凸槌。」;"凸槌"?... ?「柯市長」所說的"凸槌",應該是他的「招牌菜」:"兩岸一家親",想要一路通吃下去。「招牌菜」被本土台灣人嫌棄,市場口碑不好。尤其,「李明哲」在與「柯市長」「一家親」的「共匪」那裡,「被認罪」。

時下,有流行的用語:"「打臉」"。在此,「打臉」是外來的「蠻語」;文明世界應該戒用;那是粗俗野蠻的漢字語境,也是對人格的輕蔑;配上的另一個用語是「嗆聲」。

在我懂「漢字」以來,始終不曾有過「打臉」此一「白話文」動詞的野蠻語境的想像;只知「文言文」語境中的的「蠻語」:「唾面」。對於用語,使用其中任何一詞,都是貶人也是自貶的「無教養」。對於學漢語的後生世代,無論「文言」或「白話」,長輩應該協助後生,學習高尚淳厚,自尊也尊人的優美的漢文,戒掉粗俗無禮的「蠻語」。

「柯市長」,標榜以醫生和「素人」而當選從政;但是習溺於「粗俗」和「嗆聲」,也招來素質低劣的媒體和媒體人的追捧和造神;經常自以為是,見自以為不對,即向對方揚塵,終於塵土…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放羊的狼」》

圖片
羊兒,乖!別惹到郎!/ 睜亮眼,看清郎/ 郎,會負心/ 貪色,嫁禍給狼/ 從此,女郎,看到郎/ 就先想到「色狼」!/ 遇到狼,就怕... 那個... 很那個,「花容失色」/ 女郎自己,難道不「好色」?/ 口紅、眼影、「調色盤」隨身包.../
郎,不分男女/ 會偽裝/ 有" P " rofit,會搶著「拍馬」!/
可憐的馬,替羊兒受罪/ 郎,還騎馬/ 無奈的馬!/ 郎,放犬,趕羊/ 犬,狼的「同科」親戚/ 數典忘祖/ 投靠郎/ 搖尾乞憐/ 被郎利用/ 還冠上「狼名」/ 自稱「狼犬」來逞威風/
郎,.. 專欺弱小!/ 有盛事,「羔羊」祭/ 要替罪,找「羔羊」/ 填口慾,來鍋「羊肉爐」/ 下酒,配「羊小排」/ 去旅行,買「羊羹」/ 回家切片,沏「烏龍茶」/
郎,據說,會看風向/ 從南看到北/ 從有風看到沒風/ 先膨風再消風/ 最後,有郎「馬上風」/ 又是馬,「被出事」/
羊兒,別怕郎!/ 郎,就怕狼說出事實!/
- 《狼,很會嚇郎!羊兒決定集體跳槽,投靠狼》 -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