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供養「文言文」》

 
 
 
 
信徒供養師父,這件「鳥事」本身就違反佛教祖訓「眾生平等」的高貴價值;也自證“人類生而平等,却無時不在枷鎖中”。師父,被供奉名車、美女;信徒還千方百計為「妖僧」圓場找理由,「夫復而言!」?師徒都樂在‘’犯賤‘’中而自以為「信仰」。

奴隸所‘’信仰‘’的,如果只是「枷鎖」,又有何需要「自由」?永遠在枷鎖中輪廻!「虛無主義」,是時代的「精神瘟疫」,却以宗教之名,走上「奴役制度」和「恐怖主義」。

長期以來,我個人經歷的「修道院生活」和「哲學理解」,注意到:國家和社會的「神學化」現象;為了保住「枷鎖」,各種騙人、唬人的「神學造論」充斥於媒體輿論和民情,大部份,都通不過哲學的檢定而露出神學的「尾巴」。

神壇上,以名車、女人供養「六根不淨」的‘’妖僧‘’,美其名是「師父」;另一個神壇上,却是衛道的「老夫子」,美其名是「老師」,強要「中學生」多讀幾篇食古不化又不營養的「文言文」;將古人的「鳥文」視為「經文」,非得多唸幾句不可!實在“不衛生”!

這是專制的「神學士」心態,實在可惡,彷若不許「剪辮子」、「放小脚」和「戒奶嘴」;形同殘害幼苗,蒙昧心靈。歐洲人,幸好早已擺脱「死的語文」,「拉丁文」的束縛而回到我思、我說、我寫的自由奔放的「文學」與「人學」的土地上;早日擺脱蒙昧黑暗,宇宙世界,無窮探索。

‘’之、乎、者、也、嗚呼哀哉‘’的「鳥文」,只是告慰特定「中國遺民」群族的「文化鄉愁」,這樣的「中國化」根本不值得‘’去‘’。不精確的「文言文」語境,只能混淆認知,見山是山,見山又不是山;視為「藝術資產」,已是禮遇和尊崇。在逢年過節,「紅白場子」,偶爾附庸風雅,賣弄風騷,提字或點唱幾句即可。

就如同「羅馬教廷」死抱「拉丁文」為「官方語文」;在重大的崇聖場合,教宗以「拉丁文」祝禱和唸經;我曾問過「修道院」裡,資深的德國神父,可知道教宗正在唸的經文內容?

神父,苦笑地告訴我:“抱歉!教廷的「拉丁文」發音系統與德國、法國、義大利的發音系統不一致;所以,您就可知,為什麼歐洲人的基督教文明,却分裂成許多民族國家”。

為供養「文言文」的「神學造論」,必然走入歷史幻滅!關键,不在於信徒對台灣“去中國化”的被迫害的妄想和中國遺民的被邊緣化的焦慮而捏造出來的「假議題」:「去中國化」;而是,時間的「不可逆」的本質。「古人」的語境豈能成為「今人」的「對話」語境?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