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不打不相識!」》

圖片
「打」,一個哲學語境的動詞單字;近兩年來,這個詞所衍生的語境頻繁出現。再幾天就是「立春」節氣,現在日漸有陽春氣息又草木芳華;歷經寒冬後,陽光下到花園裡和櫻花樹「打」個招呼去唄! 手機裡的即時新聞傳來新任的行政院陳建仁院長,其引述所宗的聖經教義:"「…做眾人的僕人」,行政院要為人民服務,…要"「打」造溫暖堅韌台灣,…"。「行」!「行」政院「打」起來了! 漢字的「打」,就是「行動」;農曆新年的九天長假中,都「打」那兒去了?其實,已不堪回首矣!長假的時間多到可以浪費「打」發掉,奢侈矣!從今以後,復原到正常生活秩序,「打」工去唄! 外電,也不甘寂寞;迎春的禮炮傳來米國的將軍預感即將和中國「打一打」,單打、雙打、拉幫混著打,就在兩年後發生戰爭;原因之一可能是為台灣而「打」。 感動矣!不打不相識!養兵千日,軍人久練而不來打真的,畢竟只算是「少林武僧」,練好看的!諸法皆空才是真的,阿彌陀佛! 小時候,看米國「西部牛仔」電影,俺就很欣賞「老米」的牛仔作風;在酒吧裡情敵雙方互看不順眼,為爭奪美女「打」起大拳頭來還不過癮,就到外面單挑,拔快槍互射解決。帥矣!好強矣!說「打」就來唄!不拖泥帶水;難怪,米國稱霸世道! 有意思地,數十年來,與朝鮮國同一款,只派戰狼「打」口炮口誅筆伐,表演不放棄武「打」說唱戲的中國,聽到米國的將軍下戰帖來矣,說來打真的唄!時間、地點都指定好了;中國反而龜縮起來,竟說自己的準備不夠充分,應該「以和為貴」! 罷矣!早就知道,牆國的國粹語境是假、大、空、虛,雞賊說鳥話唄!世道上的觀衆,勿當真!中國式的武「打」,啥麼「鳥武統」,都是說、唱一起,僅供表演用的! 米國的前國務卿龐佩奧(Mike Pompeo ),在其回憶錄「為米國而戰」一書中,引述其面見朝鮮國領導金正恩的故事:其中,金正恩面告:"中國人都是騙子!";還歡迎米軍繼續駐在韓國,有助於朝鮮國防著中國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擴張。 「打」,一個既「立志」又可以「打折」的概念。要打嗎?再說唄!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供養「文言文」》

 
 
 
 
信徒供養師父,這件「鳥事」本身就違反佛教祖訓「眾生平等」的高貴價值;也自證“人類生而平等,却無時不在枷鎖中”。師父,被供奉名車、美女;信徒還千方百計為「妖僧」圓場找理由,「夫復而言!」?師徒都樂在‘’犯賤‘’中而自以為「信仰」。

奴隸所‘’信仰‘’的,如果只是「枷鎖」,又有何需要「自由」?永遠在枷鎖中輪廻!「虛無主義」,是時代的「精神瘟疫」,却以宗教之名,走上「奴役制度」和「恐怖主義」。

長期以來,我個人經歷的「修道院生活」和「哲學理解」,注意到:國家和社會的「神學化」現象;為了保住「枷鎖」,各種騙人、唬人的「神學造論」充斥於媒體輿論和民情,大部份,都通不過哲學的檢定而露出神學的「尾巴」。

神壇上,以名車、女人供養「六根不淨」的‘’妖僧‘’,美其名是「師父」;另一個神壇上,却是衛道的「老夫子」,美其名是「老師」,強要「中學生」多讀幾篇食古不化又不營養的「文言文」;將古人的「鳥文」視為「經文」,非得多唸幾句不可!實在“不衛生”!

這是專制的「神學士」心態,實在可惡,彷若不許「剪辮子」、「放小脚」和「戒奶嘴」;形同殘害幼苗,蒙昧心靈。歐洲人,幸好早已擺脱「死的語文」,「拉丁文」的束縛而回到我思、我說、我寫的自由奔放的「文學」與「人學」的土地上;早日擺脱蒙昧黑暗,宇宙世界,無窮探索。

‘’之、乎、者、也、嗚呼哀哉‘’的「鳥文」,只是告慰特定「中國遺民」群族的「文化鄉愁」,這樣的「中國化」根本不值得‘’去‘’。不精確的「文言文」語境,只能混淆認知,見山是山,見山又不是山;視為「藝術資產」,已是禮遇和尊崇。在逢年過節,「紅白場子」,偶爾附庸風雅,賣弄風騷,提字或點唱幾句即可。

就如同「羅馬教廷」死抱「拉丁文」為「官方語文」;在重大的崇聖場合,教宗以「拉丁文」祝禱和唸經;我曾問過「修道院」裡,資深的德國神父,可知道教宗正在唸的經文內容?

神父,苦笑地告訴我:“抱歉!教廷的「拉丁文」發音系統與德國、法國、義大利的發音系統不一致;所以,您就可知,為什麼歐洲人的基督教文明,却分裂成許多民族國家”。

為供養「文言文」的「神學造論」,必然走入歷史幻滅!關键,不在於信徒對台灣“去中國化”的被迫害的妄想和中國遺民的被邊緣化的焦慮而捏造出來的「假議題」:「去中國化」;而是,時間的「不可逆」的本質。「古人」的語境豈能成為「今人」的「對話」語境?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 《「伊朗來的無花果乾!」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"於法尚無不合"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心情的哲學」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梅李爭先》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折磨學」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