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反」的「神學末日」》

「反」,一個在「漢語」中經常用到的「述語」,也就是「動詞」,有鬧劇的效果。對於「反」的「受詞」,也就是「賓語」,才是「語境」和「意義」的「主體」。

世界所存在的「元素」,互為「表裡」,也互為「主客」;「反」,最常被用到的「受詞」是「對」;「漢語」將二者合而為「反對」。實在是鬧劇!直觀上,難道,不想要「對」?換言之,「反」是一種立場和態度;「對」是一種立場和態度;只是以存在現象的先後,「對」在先,「反」在後;「對」是「主」,「反」是「客」。

「對」,這個「漢字」,有意思!表述主觀上正確無誤,客觀上,接近被顛覆不破的「真理」。德國哲人「黑格爾」揭示:「存在的必然是合理的」!「黑格爾」,他老人家,沒有指出的困境是「時間」。「反」,不讓「對」存在;「對」,不讓「反」存在,就讓「時間」來證明,誰是合理的。

以「擬人化」的情境而言,「反」是焦慮、不滿的集合;「對」是自信的,對於被「反」感到奇怪:既然是「對」,為何要「反對」?「英語」和「德語」,相對於「漢語」的「反」,在語境上,界定「主」與「客」是共存而不一致的;以「介詞」的語法來呈現多元。

「對」的「介詞」,英語是"for",德語是"für"。「反」的「介詞」,英語是"against",德語是"gegen";「賓語」是「第四格」,指陳的是「事」與「物」。如此的語法,有助於對事不對人,長期的發展,是建立「公民社會」和「文明進程」的基礎;社會爭論,就事論事,而不是對人不對事的「生死鬥爭」。

「反」,有「時間」的焦慮和存在的危機,所以常見立場前後不一致的困窘,「以後」否定「以前」;原來所「反」的,莫名其妙,誤會一場;事到如今:"不好意思喔,殘念"!

「反」,若不知自己為何「反」?而視為只是一種「職業」,"為反對而反對",無異於「職業殺手」,只信仰「殺」的技術動作而不知多元存在的價值,下場只好顛倒自己的人生意義:「自殺」,自己殺自已,也害人不淺。

哲學的理解:"凡虛幻的,必回到真實"!「職業殺手」,最後大多以不同形式的「自殺」收場;那是生命的信仰錯亂,為價值的虛無所作的掙扎無效後的自贖。

「反共老將」,人生晚年的「不反共」,無從自證「共」的「對」,卻先自「反」以前自己所相信的「對」;讓提攜他的「恩主公」和相信他的門生、故舊,以及「政治作戰」系統的神學價值崩潰,不知自身存在和信仰的意義。鬧劇一場!

「不反共」,接著是一波又一波的「流亡黨國」的「末將」和「權貴」,"飛蛾撲火"似地「投共」;以「反共」自欺而行壓迫之實的「流亡黨國」,終於自揭信用破產!

「神學」,由「神學士」老人自證虛幻;災後重建,思想的荒野大地,由「哲學」和「哲學家」來喚起各路的「自由人」,共同「捍衛自由、深化民主」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