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新歌聲」與「文言文」》

 
 
 
涉及「中國」的語境和概念,不論「名詞」玩啥「鳥花樣」,突然在台灣土地上‘’被浮現‘’,而且,被莫名其妙地加大宣傳和強調何其重要;甚至「文化競争力」這種没有內容的「濫調」也能派上場湊字數。

可見,以「中國」之名的「統一戰線」是多麼地虛無低級。幸好,「文言文」這種「返祖」的神學洗腦的企圖已被打出原形。

至於「中國新歌聲」,與台灣何關?竟然侵門踏户,以上海和台北的文化交流之名,將台灣的最高學府「台灣大學」的尊嚴給賤踏在地。

交辦的「台北市政府」和同意出賣台灣大學學生的尊嚴給中國「統一戰線」的大學行政相關負責人,在抗議的學生受到流血傷害後,等於坐實,「兩岸一家親」只是下流的作賤自己。

台北市的「柯市長」,在「台北市政府警察局」的「局長」人事調動案上,抱怨未受到中央政府的尊重。然而,那款「鳥事」只是中央與地方權力競合的緊張。

中央政府,有行政法權執行的優先;「柯市長」的情緒失控,只是突顯政客嗜權的拙劣手法,短視和自私;只能鬧情緒,回家去找媽媽裝可憐。

市長已經虛擲台北市作為台灣「首善之都」的戰略優勢地位,為了證成自誇的很瞭解中國,佩服暴君「毛澤東」的皇權專制而學著玩鳥,淪落到安心於「中國台北」的「賤名」。

諸事看似複雜,總有脈絡,就是自身對戰略的出發點的認知能力不足,面對「世界大學運動會」,開幕儀式受阻的突發事件,可以「王八蛋」應付得點而自鳴得意。

然而,面對「中國新歌聲」對台灣和中國「統一戰線」入侵的政治與商業惡意羞辱,以及對「大學自治」的戕賊傷害,台北市的「柯市長」,自己才是最應該負政治責任的「惡質政客」。

精選文章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眼紅心酸去台化」》

「去台化」,此一「偽詞」突然在台灣浮現和被意有指涉地炒作,突顯的精神上之惡疾,乃是蒙昧無知的本質,以眼紅心酸為表象。 熱題,當然是晶圓代工產業的巨擘台積電到米國,在亞利桑納州投資新設先進製程的晶圓廠;也派出台灣籍的工程人力支援。 一件集國際投資、貿易和技術輸出的民營企業與客戶互惠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