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牽手」與「亭主」》

 
「牽手」,當女人如此自稱,而且,說自己是「阿文」的「牽手」;對這位「阿文」的「家後」的立場和情感歸屬,我是敬佩的;也為「阿文」感到福氣啦!

短短的一句告白,先不論「阿文」在外惹些啥麼「鳥麻煩」,僅以這句台灣人的夫妻相稱的或外示的身分名稱,就已經顯示,夫妻的情義是可以浪漫的和堅定的。女人,看似柔弱,但是"外患"當前,有情義的女人,左一句「牽手」,右一句「家後」;這個家就可以安定。

語言詞彙,是社會發展與文化沉澱後的智慧。在我輩台灣人的傳承,在父母的那一代,生命的時代遭遇,雖然不幸、無奈、艱苦;但是,夫妻的情感,堅毅如金石,有共同的「絆」(きずな),就是心中的「牽手」和家庭的親情。

在我自己的這一代,行走江湖,交遊各路的「鳥人」;有關男女或夫妻情緣的各款「鳥事」,見識有趣。假面的夫妻、戀人不少,夜裡傳來「磨刀聲」,「老公」、「老婆」不離口。很不幸地,不容易長久。

當妻子知道,丈夫有「外遇」,找上丈夫的「新歡」女人,只顧強調:「老婆優先」;通常得到的,不是「老而彌堅」的回收情感;而是「老而知退」。這是一位年輕貌美,卿本佳人,無奈有「情婦命」的女人,向我自嗚得意;在口頭上,以女人最在意的「不許老」戰術激敵和退敵,讓男人的那位「老婆」抓狂。

唉!女人為難女人,何苦?她的今日,你的明日,以後都是「老婆團」的會員。人情義理,還是要有餘地,心存厚道。這個時代的台灣人,在語言詞彙上,學了不少不衛生又沒營養的「外來語」,像鸚鵡學話,不知義理。

難得聽到,有「阿文」的「家後」自稱:"我是「阿文」的「牽手」... ";不知怎麼地,我心有同感,還是「南台灣」的女人說話有讓我感動的「本土味」。以前,父母的那一代,在世的時候,就是如此五四三的「主權宣示」;然後知道,相敬如賓,牽手一世人。

我想到,台灣人的「古意」;來到在「天龍聖國」,常聽到「OK!」、「拜拜!」、「吸油」、「打鈴」、「死鬼」、「老公」、「老婆」、「黃臉婆」,... 。Very Chinese Taipei....Style 。

有一首日文演歌:「夫婦善哉」(めおとぜんざい),唱出「夫妻同甘共苦」的故事;由「石川小百合」(石川さゆり)小姐主唱;歌詞的意境,很有男女情絆的義理。其中有一句歌詞:"あなたの背中(せなが) 道(みち) しるべ";在漢語的意境,可譯作:"你的背影是在人生路上,指引我的路標",也就是"跟著你走!"。夫妻,以「牽手」為絆同行,正是同義。

另有一句歌詞,"他人にば見えない 「亭主」(おとこ) の值打ち";以「亭主」稱呼「丈夫」,在日文語境中,女人有丈夫,對外以「亭主」尊稱自己的「男人」(おとこ) 。外人,就知道,女人已有丈夫(あの女は亭主持ちだ)。這是以女人的立場,抒發自己對丈夫的理解:自己能看到,別人眼中看不到的,丈夫對自己的價值或意義。

「牽手」與「亭主」,兩相比較,「牽手」的意境,比較浪漫又符合男女平等的時代精神。

相關的日文演歌:

「石川さゆり」 - 「夫婦善哉」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