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古月今月兩個月》



看啊!打成一片在街頭,拳頭不夠,甩棍侍候。戲棚裡口頭霸凌,問候「細漢」的「老母」,只差拳頭待命中。

議場上,口頭說明施政,台灣已正式進入「後獨立」的時代,認清歷史與法權的事實吧!輕舟已過萬重山,兩岸猿聲追著啼。哈哈…哈哈!有意思!

台灣與中國,各自過自己的生日去!各自的生日,既然不相同;當然,永遠不會是一國!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嗎?回去問候自己的老母!

「貴國」的「國母」是誰?也不知道耶!哈哈…!原來「貴國」只有「國父」;後來,「愛人」出走。不好意思喔!聽說,「國父」提倡「博愛」,從自己開始,就有好幾位「愛人同志」。「貴國」,‘’母不詳‘’!怪哉!有意思!石頭裡崩出來的!

世界如畫,語言是顏色,放開拳頭,用口頭‘’噴話‘’;世界就是自己看到的樣子,也是自己說出來的樣子。生氣、暴怒、震驚、氣急敗壞,又如何?山窮水盡,原來,天無絕人之路;話是人說的,包括駡人,生氣、提告,全部證明「思想是語言的囚徒」。

生而為人,自由或不自由?決定於,‘’話是怎麼說的‘’。話不投機,立場不同,在戲棚裡譙別人,或上街頭追打別人;這個世界的人很自私,自己的老母最偉大,別人的兒子死不完。

看啊!「虛無主義」的「陽萎男人」,只剩口頭和拳頭,仇恨是意志!只能施展拳頭和甩棍;難道不知道,暴怒正是向世界展示,自己看到的樣子,仇恨與醜陋。

可憐的「虛無主義者」,没有自己的主見,只聽「大哥」的鳥話怎麼說。「大哥」又聽「老大哥」的鳥話。原來混黑道,只能混到「聽鳥話」;不如學草民去賞鳥。

愤怒與激情過後,回想起來,忘了吞「威而剛」,却喝了「蠻牛」;那一天,是怎麼啦?人多的地方不要去;也不要見人就說自己務寞;「大哥」知道會出事,自己就没去,這才是「務實」。

中秋將至,台灣、中國各有一個明月在夜空,說是月圓,真的是圓的!說是「月亮」,或「月娘」,也都可以;何必上街頭,拳頭打人,口頭駡人?生氣難忍的時候,就告訴自己:“古月今月兩個月,月升月落一個月”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