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

法哲學筆記 -《「語障」》

 
 
 
以往,我聽到「人財兩失」的女人泣訴,指控「負心的男人」:“你是騙子;你這個「人」不是「人」”!

悲憤又無奈啊!泣訴的話,既肯定又否定;那個「負心漢」,究竟是不是人?當時,我在想,女人可以說:“你是禽獸不如的人”!後來一想:“不對!這麼說的話,那個「負心漢」再壞,依然是人;而且,還扯到無辜的禽獸被貶抑,有失公正”。

那麼,‘’吃虧的女人‘’,該怎麼討回公道?

難啊!生米已煮成熟飯,回不去了!

只能安慰女人:‘’沒關係!就當作自己「鬼迷心竅」;愛上不該愛的“禽獸”;付出昂貴的學費!記得下次找個‘’像樣的男人‘’!別再愛“禽獸”。不過,難啊!客觀的現象,常見‘’啥麼樣的女人‘’,就會找‘’啥麼樣的男人‘’。“王八”,總是遇到“烏龜”。

況且,宇宙現象有「對稱法則」;‘’半斤配八兩‘’;「統計學」上,有「集中趨勢」的「常態分配」現象;‘’智商相當的人‘’會湊在一起;天才和笨蛋在「常態分配」的兩端;客觀上,呈現水火是不相容的事實‘’。

自認温馨的安慰用語,似乎唬得悲傷的女人半信半疑;不知我的話中,也對她的悲慘遭遇也有數落多於安慰。

只是,因為我不是女人所指責的「負心的人」;所以不至於被發現是「提油救火」的人。

說話是‘’藝術‘’!也是‘’牢籠‘’;後者,有「語障」的自困,正如同,人無法舉起自己。

前者,若說話是藝術,則應該有隱喻;最佳的說話,是有助於‘’領悟‘’而化悲為喜。太多的對話埸合,常見到的是「鬥話」,只為嚇阻或貶抑對方。

殊不知,話多而「語障」多,以致,說話的人自陷‘’牢籠‘’;說出的話被一再引用,而成為「鸚鵡話」。

台灣,有些社會上流佈的用語,因為涉及中國而自陷語意曖昧不明。台灣常以「中國大陸」的「贅語」稱呼中國;然後,現在又常見「去中國」的「濫語」,以指責「反中國」的社會意識。

為此,去中國旅行,不說:“去中國”,反而說:“去大陸”。然而,這是明知不正確而故意以「大陸」指涉「中國」,自以為對方理解所指的意思。這正是典型的「政治」,而且染指「非政治」的「一切」。

服從客觀存在的事實,不會因為指月為日,月就是日;否則,只是自欺。「去中國大陸」的意思,若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」,正是既「去中國」,也「去大陸」;正好證成台灣社會確實存在「去中國」的客觀與必然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