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霜降」過後》

 
 
 
日夜的溫差突然變大,人的身體組件會熱脹冷縮;「過敏」的現象此起彼落;尤其「呼吸道」、「關節」、「皮膚」和「心血管」所出現的「過敏症候群」最多,讓各個相關的門診或急救專科門庭若市。

昨日夜晚,十月二十三日(農九月四日),回程路過俺曾經"被蜂螯"而去掛診解毒的診所;天啊!簡直爆滿了;內外都是「掛病號」的各路「災客」。

「國民經濟」有「景氣循澴」的現象;類似的診治「過敏」的專科醫生和診所有"季節性質"的「淘金潮」,很像「魚汛」;每到好發「過敏症候群」的季節,各路的「災客」像「烏魚群」湧現,自動地來報到。

醫生,像生產線上的「組裝員」,大致上,對「災客」說:"老是你!又過敏了喔?!"然後,對著螢幕,手指在鍵盤上東敲西敲:"「老毛病」啦!處方照舊!"三兩下,就換下一位「病號」上場。

秋天是自然傷景的季節,也是診治「過敏症候群」的專科醫生和診所招財的「好運到」,笑在心裡。醫生,很像夏天"賣冰的",也像「廟公」或「師父」;靠「替人消災」發財。有效無效,得看自己的運氣。

此情此景,路過有感;回到書房,順手記事「起居注」;「節氣」是「霜降」,所見的鳥事,心得如下...。

原來如此,秋天結束了!「北國大地」已來到「降霜」,清晨的草木上遺有「霜跡」;台灣的緯度較低,又是海島,還有「赤道」來的洋流經過;除了高山地區,否則,在平地還不容易"見霜"。

不過,人的身體和植物一樣,必然會對溫差突然變大有反應;皮膚乾燥;植物的樹葉變色;表象上,是美學的體驗和情感的故事;本質上,卻是生命的折舊或老化;衰老和凋落已不可免。

再過幾天,十月二十八日(農九月九日) ,是「重陽節」,來自數字的想像:「九」是奇數,屬於「陽性」;「農九月九日」的「月數」和「日數」,都是「陽性」的「九」;所以是「重陽」。這又隱藏"重男輕女"的「老男人主義」,和男人對「老化」的焦慮,生活中的很多「鳥事」,都浮現心有餘而力不足的「吃力」;不行了!

但是,又聽到遠方有關愛的聲音傳來:"男人,不可以說不行!";才不管你「老爺子」高壽幾多?就是要活到老,學到老,做到"被掛號"。注定成為爭權又嗜權的「老賊」。

有意思地,以往,只知道,「大暑」過後,市面上有販售「棗子」(Date或Jujube),俺沒去注意「棗樹」開花的季節。

然而,就在「霜降」過後的本日清晨,巡視花園,在蕭瑟的微風細雨中,先看到「李樹」( Prunus, Rosaceae)的上下枝上各停駐一隻「麻雀」和「白頭翁」,近在咫尺又和平共存。幾步外又發現,可以補身的「棗樹」,在枝條上開出許多像米粒大的乳黃色的「棗花」,也有部份「棗花」已長成小果實。想到「重陽」將至,敬老養身必有「天物」相應以養人;「棗子」是也!

俺的「棗樹」有「印度棗」樹( Ziziphus mauritiana) ,也有「中國棗」樹(Ziziphus jujuba Mill.) 。三個月前,印度和中國在邊界上陳兵對峙;俺心血來潮,當時以「印度棗」樹作「砧木」,剪取三枝「中國棗」樹作「穗木」,將「以中國之名」和「以印度之名」的「棗樹」湊合嫁接,現在竟然能合得來,存活了。天地有容乃大,是也!

可見,心中想要共存,只要不是"水火不容";同為「棗屬」(Ziziphus) 的植物,還是有「共存共榮」的機會。

相關文章: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霜降夜的男女》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