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秋意高思」》

曾經,我寫過一篇追思父母的人生故事筆記 -《低處高思》;回憶父母在日本治理台灣的時代,閱讀「岩波書店」的「文庫版」思想新知的叢書而留下給我;想必曾經受到「岩波書店」的創辦人「岩波茂雄」的「低處高思」精神的感召,而化作對子女教育的期許和鼓勵。

那個時代已經遠去;然而,我反省自己的人生,在自己生存發展的時代,找到既能夠承接父母的期許,又能夠活出自己的哲學和美學的寄託。生於秋季,有感於生日是母親受苦歷險的痛苦日子,我對於自己的「生日」只有感恩,而不認為自己可以「生日快樂」。

那樣的滋味,就化作美學意義上的「秋意高思」吧!也就是,感恩而對秋天有特殊的情感;總以為,秋天伴著美景、豐收和飄落的離情。尤其,時序已過節氣「中秋」,一陣雨後一陣涼意;長假期間,夜裡有秋風涼意,掛在書房窗簷下的「風鈴」叮叮噹噹,鈴聲成為秋意的即景。

走到屋外,望向清遠的夜空,星辰閃爍;天亮以後,照見「日本紅楓樹」,在蔚藍天空下,樹葉已經轉紅,而附近的「栗子樹」,我為了懷念在德國求學的歲月而種植,樹葉也正在轉成青黃。「芸香科」的「紅橙樹」、「佛利檬柑樹」的果實,也正在進入成熟期。向晚黃昏,天空的浮雲伴夕陽,映照出天邊的晚霞。

秋天是我的季節,酷熱痛苦的夏天已告辭而去;美好在即,十九世紀末期的法國「印象派」畫家「杜魯斯‧羅德瑞克」(Henri de Toulouse-Lautrec) 讚美:"秋天是冬天的春天"(L'automne est le printemps de l'hiver.),頗有時間的哲學意義。秋天,介於酷熱的夏天和酷寒的冬天之間,我只能以「美好的季節」表示我的「秋意高思」。

時間,依然川流不息,這個季節的浪漫,促我想重溫那首喜愛的日本演歌《昭和流れうた》

相關文章:





相關日本演歌: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