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自虐」與「奴性」》

哲人「盧梭」(Jean-Jacques Rousseau) ,在「社會契的論」(Du contrat social ou Principes du droit politique)中,有一句名言:"人是生而自由的,以及無處不在枷索中"(L'homme est né libre, et partout il est dans les fers) 。

這句「法文」的語境,寫實地,敘述人對「枷索」的眷戀;可以身無負荷地自由自在,卻少載「枷索」就不自在。又怎能生而自由?

人,既然是生而自由的;究竟是誰讓自己載上「枷索」?不是別人,就是自己!可悲地!自己非載上「枷索」不可,別人也就樂得輕鬆,反正,自願淪為奴隸的人,有奴性在看守著,根本不想自主。

自從,最高行政首長,「行政院」的「賴清德院長」在「國會」答詢,自敘:"我是一個主張台灣獨立的政治工作者";此話,涉及個人對國家地位的認知、追求和立場;以及政治作為志業的自我定位;尚未涉及公共對話,只是平白的直述句;如陽光、空氣一樣地自然。

文句,卻引來社會上"自虐式"的反應,以為大禍臨頭而驚駭惶恐;以為即將引來強權的棒喝。

想像中,作為最高行政首長的「賴清德院長」的上級長官,任命他出任「行政院長」的「蔡英文總統」會震怒;否則,就是視台灣為勢力範圍利益的中國和米國,會出來威脅。

如果是,那又如何?就要自認有錯而賠罪嗎?難道,生活在台灣,自己的國家,就必須說話不由自主,謹小慎微,擔心說出自己的信仰和理念就是罪大惡極?

果真如此,這個國家,無論是稱為「中華民國」或「台灣」,豈還有獨立的「國格」?自認卑賤,沒有自信,以為「強權就是公理」,就是要委屈求全,苟且偷生,這樣子自賤的國家,是沒有存在意義的。

「真理使人自由」(Die Wahrheit macht Euch frei!),成為真實的自己,國家也是如此!長期地觀察,「自虐」與「奴性」,源於台灣人承受歷史上各式「外來政權」長期的「殖民統冶」;近代厲行「白色恐怖」的「戒嚴反共」、「黨國專政」,遺患深重,使得仍有許人民欠缺「主體意識」,僅以賺錢吃飽的動機自滿,自虐為傲,奴性為榮。

甚至,反而普遍地見識到,要求不要有「意識形態」,要"多拼經濟"的「集中營」文句;實在是荒謬且無知的奴性在自虐!「意識形態」,德文的" Ideologie "字源是「外來字」(Fremdwort) ,在十九世紀,來自「法文」的" idéologie ";更可溯源到更早的「希臘文」表述的哲學字義" idéa ",指哲學的思想方向,和"logo",表示「口述」;合成為「敘述哲學理念」。

若不要有「意識形態」,則生活有何意義?人只要有認知能力和理想,就會形成理念;這也是「言論自由」必須被保障和被鼓勵的原因。文明的進步基礎,在於有「思想自由」和「表述自由」,正是「意識形態」的自由。

台灣已經「解除成嚴」三十年;台灣人民作為台灣的主人,至少先不以「強權的意志」為懸念,否則只是載上「枷索」的奴隸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