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大哥」的「帽子」》

 
 
閣下的「大頭」,戴上「帽子」,就不一樣!每個時代,有各自的時尚;戴上「帽子」,也有權力的加冕意義;皇冠即是,替有大權的人戴上的「帽子」。至於,"有「大哥」的樣子"!「大哥」,究竟是啥"鳥樣子"?

在此,引用希臘哲人「柏拉圖」的說法:"世界對於你,就是你看到的樣子!世界對於我,就是我看到的樣子!";你和我,沒有「共識」,所以「大哥」,究竟是啥"鳥樣子"?還是「各自表述」一句,就是"鳥樣子"。

除非,你是「大哥」的「小弟」;「大哥」有甜頭、風光,願意分你少許"落屑"享用,你是被"施捨"的"跟班";不免有錯覺,以為自己也是風光的。精神病理的診斷,是「自卑的焦慮」,因羨慕大哥而憎自己。

法文字的"Resentment",指涉的,是一種存在「潛意識」中「羨憎交織」的「情結」(komplex) ;怪自己,為何想當大哥不成而被淪為小弟。

涉及權力支配和分配的緊張關係,歷史上,權力場域常見弒父、軾兄的逆倫;為了成為「大哥」,被壓抑的「小弟們」難免語無倫次,言行怪異又衝動,這也是世道常見「小弟惹事」的精神病理。「條子」抓「小弟」;「大哥」不置可否;反而慶幸,"有事"時,好在有「小弟」替罪。

在浮世的話語中,「國家」被比喻為「老大哥」,有「陽性」的「性格」,德文字的「陽性」名詞"Der Staat",就是國家,隱喻的,是「強暴的惡勢力」;這也是「流岷惡棍」總是愛強裯自己的惡行是「愛國家」的表現。本質上,就是支配的意志,有支配才有利益可享用。

台灣,代表總統出席「亞太經合會」(APEC)的特使「宋先生」,回國後,向線統覆命述職,以"中國有「大哥」的樣子",向國人公開此行的感想。此旬話,是"多餘的",全權受命大使,代表國家和總統出使四方,不宜有個人的感想和私交。

更何況,「大使」讚敵國為「大哥」,而且是不知所云的"鳥樣子";隱喻著自居「小弟」的自貶;實為功虧一簣。難道,我國與中國是"同一掛"的「黑邦」兄弟?話多,又說不清楚、講不明白,也正是「宋先生」的「話穴」,在「爭逐大位」的歷史上,屢戰屢敗的原因。

俺,草民書生一枚,慨然有澄清世道之志;想到「春秋」有責備賢者的微言大義;「責備」,是"求全"的意思;奈何,浮世表象不以個人的主觀意志而移轉。

"中國有「大哥」的樣子"!此"多言",正是「潛意識」裡的族群鄉愁,在呼應近年台灣社會中,「中國勢力」熱炒「中國崛起」的一系列為「中國皇帝」的「中國夢、強軍夢」"催眠"的「造神運動」;既然是非理性的表象,本質上,可視為,也是在台灣湊熱鬧,發「投敵熱」的"餘溫"。

相關文章: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投歒『熱』》


圖片來源:《Archive: Adolf Hitler und Welt Geschichte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