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選文章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共進晚餐」的鳥事趣談》

圖片
下任總統參選人賴清德,在一次座談的「快問快答」挑戰中,表示最想跟中國的領導人習近平「共進晚餐」;並且推薦點用台灣知名的小吃「淡水阿給」。 「老習」,此生大概已不敢再吃「包子」了;中國皇權禁諱已使包子成為「禁詞」矣!不過,朝思暮想地要吃下台灣的「彰化米糕」;這是另類「食統」併吞「中華民國」的隱喻。 若兵棋推演的「選案之一」是「老習赴老賴之約」,則習近平收到賴清德的隔空邀請「共進晚餐」,雖然可以「信賴」,恐怕身份、場合和時間推敲的焦慮感,已迫使自己在家先睡不著,也食不下嚥;彷彿「老生」進場赴考,成績難料。「老習」,總喜歡自吹「親自部署,親自指揮」,漏氣不得,以免有失「中原天朝」宏偉正確敘事的包裝。 當然,「選案之二」是習近平可以放輕鬆點;「共進晚餐」這款鳥事不會發生的!賴清德只是想對「不點不亮的習近平提點捉弄而已,以證明自己已放輕 鬆 矣!大家不妨彼此看淡世事、國事的地緣爭勝。世事沒那麼嚴重的! 「共進晚餐」,大致上,燭光美酒佐美食較適合男歡女愛的情侶,創造浪漫的夜晚後續情趣;不適合主理國政的政治人物。而且,又不能點燭光,室外的夜晚也不利維安作業。 另有一項文化上的意義,就是「好事」應該在太陽下山前的白天,最好在上午時辰的「共進中餐」前完成!這是古羅馬時代的法律智慧,相傳而沿襲下來用於談妥國約和商約。正派良善者取笑那些動機不懷好意的夜行者像貓頭鷹,才會夜襲,或趁著夜晚視界不清以利喬事作手腳。 「共進晚餐」,有這麼嚴重嗎?俺是「老古典」;反正,君子不夜行就是矣!

園藝生活筆記 - 《「領空」與「領土」》

 
 
 
「私有財產權」(Das Eigentum)的觀念和實踐,是歐洲「啟蒙時代」之後才普及的「私人權利」。

在此之前,土地在王國、貴族和教會的手裡,草民大多是出勞力耕作的農奴,差不多是作牛作馬。不然,就是去遊走四方經商,居間仲介和買賣。後者,是散居歐洲各地的「猶太人」的專長。

没有自己可以支配管理的土地,所有的努力,都是為地主謀益興利。可以說,「私有財產權」落實之前的地主,就是「上帝」和「國王」。

以「法哲學」的理解,人類的「法源」,最先是「自然法」,在教會僧侶主宰草民的蒙味的「黑暗時代」,以「上帝法」行騙,教會販售「贖罪券」(indulgentia)謀私利,是霸佔土地資源以外的「副業」。

此外,為「國王」登位的認證和加持,又是另一項詐騙手法。教會讓渡世俗的權力和「法權」給國王;從此,教會和國王,形成「寡頭壟斷」,狼狽為奸,欺壓草民。

於是,「法源」進入「國王法」的時代;在王土之內的封建制度下,「貴族」和「莊主」也取得領地。可見,草民只有出力的本事,還是沒有成為地主的資格。俗世的諸多不公不義,源自土地的被寡佔。

今年,是偉大的德國神學家「馬丁路德」(Martin Luther) ,於一五一七年的「萬聖節」(Sollemnitas Omnium Sanctorum) 前一日,在「威登堡」(Wittenberg / Lutherstadt Wittenberg) 的「城堡教堂」(Schlosskirche) 的牆上,貼上「九十五條教理」(Disputatio pro declaratione virtutis indulgentiarum)的「五百週年」紀念。

從那時候起,「馬丁路德」正式對腐化蒙昧的「羅馬公教會」(Catholicismus)和封建的「主教」發起「宗教改革」;宣示,每個人,可以「因信稱義」,自己直接面對上帝。在我的「神學」的理解上,當然,草民可以向「上帝」取得個人的領土,為自己的生命實踐意義。在「政治神學」的意義上,是草民從教會專制的禁錮中解放出來。

此後,「基督新教」(Protestantismus )以「抗議者」(protestatio)的意志,強化自我的認同和凝聚高貴的價值信仰。世俗上,一切的勤努力,都是在證成,精神上受自於上帝所給予的生命的機會。在世俗的成就,以捐獻造福人群和興建高聳向天空的教堂,以榮耀上帝的恩典。

德國社會哲學家「韋伯」(Max Weber)的「基督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」(Die protestantische Ethik und der Geist des Kapitalismus) ,所揭示的關键,指陳「資本主義」的興盛,「基督新教」的價值倫理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。

在古老的「歐陸」,受到舊勢力壓迫的「清教徒」正是信仰「基督新教」所宣示的「自律」與「勤奮」的價值,在移民到北美洲「新大陸」後,努力開荒墾地,先有自己的家園而後共議需要有政府以自治,進而建立「新國家」。

「資本主義」的興盛,基礎在於「私有制」。當然,「法權」上必然形成「私有財產權」,以表彰自己的精神成就。但是,人從那裡來?將往那裡去?現在那裡?都是在追尋生命的意義。「有」,是一項哲學的「存在」問題。

這兩天,在「雜樹林」裡,採收一些無中生有的「秋實」,有感恩和喜悦,也有對生與死的疑惑。面對花草、樹木,時而仰望天空,我想到:大樹嚮往孤傲的天空,小草依戀謙卑的土地。作為園丁,我有「私有財產權」,那只是佔有自己的「領空」和「領土」;若不能實踐「存在」的意義,也只是「山寨主人」;却不如大樹與花草,「存在」於自然,有承受風吹雨打的堅忍意志。


不論「私有財產權」或「自然」,都以「自由」為基礎,來自於「自然法」的核心,以天地為法,能自律而順其自然,才是自由。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 《「伊朗來的無花果乾!」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"於法尚無不合"》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折磨學」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極道の國家和女人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