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阿公」,怎麼啦?》

 
 
 
當前,歐洲和美國,有「米兔!」(Me too !) 的「反性騷擾」運動。自認受害的女人,相繼出來公開控訴「無良男人」。大多是知名的「老男人」,上至「總統」。「阿公」,怎麼啦?

然而,「阿公」,被"外面"的「奶奶」... 「性騷擾」?我曾遇到過這款「鳥事」。

上月,深秋「重陽日」的夜晚,我在九時半,正在返回台北住所的路上;前面有一位「阿公」,約七十多歲的「老樣子」;漫步在附近的人行道上;涼風拂來路人醉。

當日是「敬老節」,俺向來宅心仁厚,不想「超越」這位老人,以示敬老,也避免「逼人太甚」。於是,俺也自動放緩步伐,尾隨老人幾步而行。

然而,世道之行,客觀形勢的發展,不以主觀意志而移轉。從我的身旁,有一位約「五十路の女」,先「越位」而過;眼看就要與「阿公」並肩而行;突然地,傳出兩人的問候和對話。原來,是相識的男女。

「阿公」問:"才下班喔?走這麼快!有急事?"

女人:"先洗澡,看電視!"

「阿公」說:"真好命,沒事忙!"

女人,大聲而略塞奶地回答:"你,又不陪我洗澡?當然閒!"

"蛤"?"蝦米"?なんですか????.... ;我沒聽錯吧?!這位「阿公」是這位「女人」的「古月先生」??? "Who is Hu?"

「阿公」笑著回:"喔!...好命啦!";當下,看著「阿公」駐足,掏出鑰匙開民宅的大門;女人逕自前行,向另一條暗巷走去。

這兩人,應該是相識而有過「社區不倫」的關係;俺的浮世經驗研判,...。話語中有「狎意」和「暗示」。若互換性別,男人可以如此,放肆地,對女人說相同的「鳥話」嗎?

當時,「阿公」入門,轉身而回頭關門,看到我正從他的門前走過,大概也發現,那位女人的「玉音放送」,成為我免費收聽的「0204」。「阿公」,微笑著,對我點頭致意。俺,也致意回報以禮。彼此的微笑,都是「明白人」。

「老男人」,被「五十路の女」」的「性暗示」,言語上的「性騷擾」嗎?哲學上,有啥麼「精神現象學」(Phänomenologie des Geistes)的意義?在此,引述「拉丁文」的宗教用語:"Ubi charitas, Deus ibi est",認為「愛是神意」,"有愛的地方,就有上帝"。「性」是慾望的本能;在美學上,涉入宗教而昇華成為神聖。

然而,世俗的男女,在精神上有「性慾」的"猴急"的現象,於是「性騷擾」流於無所不在。浮世所見,男人的精神症在於「仗權」;女人的精神症在於「靠勢」。尤其,有權力和有名利的「老男人」,仗著權力而有恃無恐地「性騷擾」相對弱勢的女人。我的所見,是有些「性別印象」的意外!

人生向晚,在時間的哲學意義上,應該是值得珍惜冬天前的秋天。十九世紀末期,法國「印象派」畫家「杜魯斯‧羅德瑞克」(Henri de Toulouse-Lautrec) 讚美:"秋天是冬天的春天"(L'automne est le printemps de l'hiver.) 。世道上,「老男人」身敗名裂於「性騷擾」,等於人生已進入冬天。

相關文章: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"小姐,恁「奶奶」多大了?"》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