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雪中的「情婦」》

 
 
 
 
 
「雪」,是氣候的晶華;也是冬天和春天的「情婦」,遊走在冬天和春天兩個季節。這是胡思亂想的比喻;本來,我想以詩的筆法和語境去形容雪的風情和姿色;奈何,在台灣賞雪不易,走在大雪紛飛中去圖書館,更是超乎正常的想像。

"天氣太好,不想讀書,天氣不好,讀不下書";這是我在德國求學歲月的經驗。德國,位在中歐,冬天和春天是下雪期,我的「老德」同學以此「經典文句」拉我出去「玩雪」。我還是純賞雪景就好。

通常,學期開始後,"傷兵敗將"一大掛人,腳踝裹石膏,手臂綁支撐,還有坐輪椅,拿拐杖或助走架,等著接受我的慰問,真是再見不容易!活著回來真好!當時,我最常以"Überlebenden",這個詞,就是「災難的倖存者」,也是「幸運者」來稱呼「老德災民」。

雪中活動受到傷害的風險不小。「情婦」,對男人有「不倫」的誘惑和刺激,也是「危險的戀」;雪,雪中美景,對「玩雪」的人,何嘗不是如此?

雪,對於我的人生與邂逅,在於美學的經驗;大清早的「修道院」花園,在「初雪」降臨時,大多是深夜開始的驚喜,事前算不準;等到開窗外看,覆蓋白景;遠處傳來教堂高塔的報時鐘聲。只有親身歷境才能有「雪中戀」。

或者,另一種意境是「初春」的二月底,大雪持續多日而堆積深及膝部;學業是心中的懸念,終須冒著下雪外出,也能為自己留下不虛此行的自勉。當日是「攝氐負三十度」;大概以後此生不會再創新紀錄了。

回到四季差別不大的台灣,冬天和春天不必爭「情婦」;都是「王老五」過年應景,自己安慰自己;俺有「情婦」兩枚,「小雪」和「大雪」兩個「節氣」。

想像一下,「玩雪」不成,清朗的天空下,「雜樹林」裡,多日未去,雨後鮮綠在陽光下,「紅橙」和「桑果」正是從「小雪」到「大雪」的雪中碩果。這是我在寶島台灣的「雪中戀」。

相關文章: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暗夜裡的白雪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在歐陸聽到大地的鐘聲!》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