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走不出的「絕境」》

 
 
 
「系統」的價值,在於自身的可持續存在和效能最適。近來,「人工智能」(AI)成為「顯學」;各方人物突然醒來,像鸚鵡學舌:「機器人」、「大數據」和「人工智能」,…等「顯學」的「關鍵詞」,紛紛冒出來。

似乎,「人類」已經是‘’多餘的存貨‘’,而且是‘’過時的舊貨‘’。「人類」,應該對將被廣乏使用的「機器人」取代而焦慮嗎?世界的「時代精神」向「唯物主義」投降嗎?

「人工智能」現象浮現的背景,也是中國自稱的‘’崛起‘’和「制度優越」、「牆國自信vs.美國自閉」、「西方没落」等自戀的時代。從哲學檢驗現象以呈現事實的本質此一角度出發,很容易地,不同的語境有不同的「文本主旨」。

使用漢語的地區,在爭奪「話語權」的意志基礎上,希望實現「造神夢」,東方有一個「救世主」,以「紅太陽」,死去的「毛澤東」,以那個自稱是「習近平」的人復活了;東方的「復活節」,就在十月二十四日。

東方,甚至,世界得救了嗎?中國,將在「救世主」的皇權專制下,擔負拯救世界的使命。這樣的「文本」,可能既是「造神」,也是「愚民」的「人工智能」。

曾經,我在西方的大學求學和客居修道院追尋智慧,以實踐“愛智慧”的意志。許多年過去了,我回到東方的「漢語世界」;當年,我出去時的心情,是被壓抑的和苦悶的。

那時候,「舊制度」還在,和「黨國神話」仍然壓抑真實,我能體會「玄奘」西行求法的背景和意志;人唯有脱離習以為常的語境,才能免於“只緣身在此山中”的自閉。

在修道院與神學士的經常對話,我被神學士尊為「東方智者」;理由,其實很簡單:“旁觀者清”,‘’外來的和尚會唸經‘’,“看事情的角度不同”。有時候,是轉彎的問題。西方,也是和東方相以,活在自己的世界。

但是,十年學劍,跨文化領域的「世界觀」讓我對論述主題更有‘’自信‘’,我不需要客觀上的‘’信心‘’;而是,我有主觀上的「自信」;更重要地,相信真理而讓我自由;我思、我說我自己,故我在。

東方,如之何?其實,物質享受西方化了;這不是東方自己的進步,而是西方带來的進步。但是,東方的「價值觀」,依然反動、蒙昧、迷信。

以中國,這個東方最大量體的集團,為代表,正在走回更反動和愚民的「造神運動」,迷信專制和體制的國家暴力。還是那句定言:「旁觀者清」,「習近平」是東方世界,主要是「漢語」語境裡的最笨的「人工智能」產物,可怕地,被奉若「神明」。

誰說「人工智能」一定是天才?也有可能「造神」而造出「笨神」。「習近平」的時代,以各種反動政策下的不祥、不安、不義的「蠻幹」開啟;必然陷入走不出的絕境。

飛蛾撲火,怪誰?火總有熄滅的時候,飛蛾又何必撲呢?不,飛蛾因為笨,而以為火就是出口的希望所在。這種現象,正是哲學上所理解的‘’被表象迷惑‘’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