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, 2017的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倒行逆施」的「我」》

圖片
一年到底了!「我」的「滿意度」如何?當然,指的是,我對我自己的「問卷」。知「我」者,是「我」;「滿意度」,當然是"自我感覺良好"!「滿意度」,又創新高,實在太幸福了!
這就是"循私"的好處,凡涉及「我」的「鳥事」,都可以"放心"和"放水",「我」思,故「我」在!有誰對「我」比「我」好?當然是「我」!「我」善待「我自己」,才是「我」。

與此同時,浮世多分歧和爭議;兩年前的「政變」,成王敗寇,世道鳥語多現「鳥趣」;也可以歸納為「滿意度」;「成王道」的嬴家鳥話與「敗寇道」的輸家鳥語。

「成王道」的氣象,爭食勝果,不落鳥後;主觀上,"勝利真好,出盡鳥氣"!也不鳥「敗寇道」的喃喃鳥語,那就是「鸚鵡話」,如出一轍;首推「倒行逆施」此一成語莫屬。在此,浮世明白了嗎?那句「倒行逆施」正是呼應「成王敗寇」的「檄文」上的用語。

當代"無"歷史,所見、所聞和所聽,多是「近代人」的鳥事恩怨,是義憤填膺和自怨自艾;發而為口誅筆伐;更不同於「我」的不理浮世的鳥事,而活在「我」自己所設定的哲學人生,自得其樂和愛好智慧;觀察鉅細的表象,探索本質,發而為文述和詩意的筆記。有夠「倒行逆施」吧!

浮世的多分歧,在於以「我」為主,而強求"順我則昌,逆我則亡"的「霸道」;結果,當然是事與願違。

浮世現象有表有裹,既「唯心主義」又「唯物主義」的規律,就是"歷史的客觀形勢進化,不以個人的主觀意志而轉移發展的方向"。這也是,「我」在自我「問卷」後,「滿意度」創新高;卻必須虛心地承認,我對自己有「循私」之嫌,只做到「獨善其身」和「謙卑」。

不過,自我「滿意度」很高的「我」,在提倡「大愛」,出外有「博愛座」的偽善世道,「倒行逆施」的「我」,應該是「義人」。作自己,先「知己」,再自創「話語權」,決定我自己的「價值」。『「我」思,故「我」在』,正是此意!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混戰》

圖片
終於,跑到盡頭/ 事情未了!/ 不必急,好戲在前頭/ 只要越過這個盡頭/ 一切,又有起頭/ 不急,才起頭而已/ 又有一年/ 再混下去!/ 反正,下一個年尾/ 還没有掛號/ 不急!不急!/ 別人「清場」,俺踢「中場」/ 再混下去!/ 世道渾沌,浮世自持/ 踢來踢去!/ 没射進,也好玩/ 踢平,也沒受傷,皆大歡喜!/
-《人生戰士,「混」戰不懈!》-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出錯」》

圖片
好官,好自為!/ 不「出錯」,誰"鳥"官?/ 多一事,不如少一事!/ 不做不錯!/ 不說鳥話,還是鳥!/ 非得「鳥」事不可/ 沒鳥,硬要找鳥/ 果然,「鳥」來了!/ 印錯圖了!/ 「地瓜」卻成「馬鈴瓜」/ 罵錯人了/ 小兵,不「鳥」罵/ 奴才,「硬」是知錯了!/ 官位,放鳥飛!/ 圖,不能亂印/ 人,不可亂罵/ 豈能「出錯」?/ 如果,大家都能「出錯」!/ 這,就「對」了!/
-《「官瘟」,出錯而知對!鳥飛了!》-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土壤」》

圖片
生成、滋養,成長,無中生有!/ 一切的可能/ 善與惡/ 從掙扎中/ 交出「自己」/
在「土壤」中/ 不止如此/ 在空氣中/ 不再「自尊」
噪音傳來/ 由遠而近/ 「神」來了!/ 「命運」,不由「自己」/
支配一切的可能/ 「土壤」的營養/ 蒙昧/ 無知/
有「神明」/ 有「人偶」/
還有「誰」在吶喊?/ 看過去,一片伏拜/ 「愚民」,貼近「土壤」/ 五體投地/
-《「造神運動」與「自以為神」》-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種子和身體》

圖片
天氣雖然寒冷,但是,每天攝食多樣的水果;尤其,冬天是柑的產期;每天的水果中留下包括蘋果、洋梨、酪梨和柑仔的種子。經過「擇優」的程序後,播在室內的培養盆中,已陸續發芽,長出嫰葉。

這個時期,大地的氣温走低,平常喜愛啃食嫩芽鮮葉的昆蟲,早已被「霜降」清除。自然防禦的「天時」,可以善加利用,正是此例。

種子,發育和成長,能長到大樹的機率其實是偏低的;但是,客觀上,自然界的植物存在大樹,或結果實的「母樹」。可見,存活長大的機會是存在的,每一粒種子都有機會,就看運氣的好壞來決定未來。

近期,有幾本網路訂購的「新書」被宅配送達,其中有兩本,是有關「女人」的新書,分別是“A History of the Wife”; 另一本是“Body of Wisdom: Women's Spiritual Power and How it Serves”。

前者,探討西方文化史上,妻子的角色和在不同的歷史階段,妻子角色的演化。後者,從女性的身體和精神力量的角度,分析女人的生命強度和意志。

讀過這兩本專書後的理解和感想,作為男人,我更堅定地認識,生命無分性別,每一個生命的存在,都是獨特的「自己」。意志是生命的主人;女人的身體,能量集中於「胸部」和「腹部」,都是孕育生命的「能量場」。

每一個生命的機會,就如同一粒種子,在‘’等待中‘’,在‘’改變中‘’和在‘’創造中‘’,形成那個獨特的「自己」;於是,德性、知識、善良和美麗,集中於那個被女人孕育的生命,這就是滋養成長的力量。

女人,進入妻子的人生選擇階段,與丈夫和子女,甚至面對歷史場域的文明與野蠻,女人如何「是」自己?這是女人對「妻子」這個角色扮演的智慧。

正如一粒種子,在前面的,是不可知的命運,女人的身體智慧和精神意志會為生命找到出路。從這個角度去理解女人,那麼,男人實在應該謙卑、善待、保護和疼惜女人。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牆內」的「過節」》

圖片
「牆內」有「過節」,自行解決!/ 「牆外」的「過節」,別想"越牆"進來!/ 井水,河水,各有來源/
說來,話長/ 「前人」,有「過節」/ 每年的"那一天"/ 「後人」,沒「過節」,怪怪地!/
反正,「過節」在「牆內」/ 有自己的規矩,自行解決!/ 老大,有「過節」;奴才,跟著「過節」/
「牆內」,解決「過節」, 如臨大敵,一團「死結」!/ 別怕!學狗,探頭向外看一下!?/ 「牆外」,一團「和氣」!
-《自閉的「牆內人」,擅打「死結」,「排外」而自得其樂!》-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聖誕快樂」》

圖片
「聖誕」與「快樂」,二者有何關係?為何合在一起祝福別人「聖誕快樂」?至少「聖誕老人」,每年的「聖誕夜」都要玩相同的「鳥事」,出來奔走送禮,實在很辛苦!

「基督教」的神學認為:“施比受更有福”!可能,「聖誕老人」是以這個心願出發“送禮”的?

然而,「聖誕禮物」的「需求」,來自相對的「供給」;「聖誕老人」,事先必須大量採購「禮物」,‘’大批採購‘’可以壓低「進貨成本」。生產過程的「壓榨」和「剝削」,由此而來。

「卡爾.馬克思」(Karl Marx)指出:“有人,正在為有人的享受被奴役”。「享受」,包括有人收到「禮物」;「奴役」,包括有人在企業‘’加班‘’,趕工生產「禮物」,等待「企業主」支付工資。

如此說來,收到「聖誕禮物」不等於收到「聖誕快樂」。所以,才要說“祝你”!在語氣上,這是「虛擬式語態」。

德文的文法,在此,有比較嚴謹的區分:“與現在事實相反的期望”,語法上,必須使用「虛擬語態第二式」。

當然,‘’道聽途說‘’而來的‘’轉述鳥事‘’,尤其是新聞媒體主播報導事件的語態,為表述「客觀」,必須使用「虛擬語態第一式」;動詞的「變格」又是另一套。

如此吹毛求疵地區分「語態」和複雜的「動詞變格」,正是在於提醒說話和聽話的雙方,浮世有「表」,也有「裏」;鳥人說鳥話,“欣賞”和“存疑”就好!「真理」來自獨立的思想和辯證;這才是自給自足的快樂和自由。

「聖誕快樂」,已經是「轟炸機鳥話」,每年定期來轟炸。「快樂」嗎?據說「牆國」很擔心,‘’樂極生亂‘’,「統治者」已經下令「草民」:“聖誕節不准快樂”!‘’治本‘’的方法,是“不許過聖誕節”。如此一來,「基督徒」在「聖誕日」,該如何快樂才好?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白梅」》

圖片
「阿姨」,是你嗎?/ 「白梅」,好像「阿姨」的名字/ 那一個「阿姨」?/ 不知道!/ 路上常聽到/ 應該是讓男人好記的名字/ 或者,很難忘!/ 「居酒屋」?!/ 「媽媽桑」?/ 不然,怎麼看到「白梅」/ 就想叫「阿姨」?/ 不好意思,叫老了!/ 白梅「小姐」,其實也可以!/ 只是,真的是「老梅樹」/ 「老身」,不服老!/ 開梅花,滿樹枝/ 會結很多「青梅」!
-《這個「叔叔」很奇怪!》-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冬至」的「失憶」》

圖片
平日晚睡早起,「冬至」當日,清晨的窗外,依然一片漆黑;才想起,「冬至」這一天的「夜」最長,果然如此!

起來後,我開啟「德語新聞」的廣播頻道;有一項「氣象報導」提到,當天是「冬至」,德文字是"Wintersanfang";也就是,「時序」正式進入冬天。德國有的地方,已經大雪紛飛。

「氣象報導」還預測,三天之內,白雪皚皚覆蓋大地的「聖誕節」,是可以期待的。真好!天時有利於創造節景的氣氛。「聖誕節」就是要白色的,才算"到味"。

另外,我也惦記著以前母親的囑咐,「冬至」要備妥「桂圓加湯圓」祭祖。以前,老人家總是掛念,她不在之後,手藝會失傳,禮數必失守。必然地,母親生前的交待,兒子有承諾在先,就得履行這項約定不渝。

其實,我自己也因此而多了"口福";祭祖之後,「桂圓湯加湯圓」先填飽自己的口腹。潤口的「冰糖桂圓湯」,有"Q勁"的「糯米湯圓」;自己給的評分,算是及格過關。飽食之後,才想起,自己有"偷工減料"」;先前,準備好的紅棗果乾和冬瓜糖食材忘記加入。

去年的「冬至」,還曾自誇料實又好吃,沒想到,這一次卻少了"好幾味";算是退步。莫非,漫長的「冬至」夜,時差錯亂,天尚未亮的時空容易引起晚睡早起的我,出現短暫的失憶?!

這伴事,對自己,有啟示作用;以前的滿足而過度的「自信」和「求全」,反而,上場後表現"臨陣失常"。也許,我自以為,已經能夠駕輕就熟的「本事」,因為心有別思而分心「失事」。

日本有些「科理達人」,事前要「淨身打坐」,保持「料理」的質量水準前後一致,頗有「劍客」決一死戰的精神,就是責備求全自己:「專心」!

不過,太辛苦了!依我的個性,是不會為難自己的,只要「自得其樂」和「自求多福」就算及格。幸好,「失憶」只有這一次的「冬至」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政治犯IPO」》

圖片
「政治犯」是‘’價值標章‘’,但是要‘’上市‘’(IPO)到「適得其所」的市場。為什麼有的金融商品的IPO要到米國的「華爾街」?理由之一是,金融商品可以享有較高的,以「米元」計價的「本益比」。

中國,自稱是世界第二大的「經濟體」;但是,「人民幣」的發行準備以「米元」為主,也是世界最大的「米元外匯儲備」。相對地,米國在一九六九年,自信地,廢除‘’每盎司黄金‘’等值三十五「米元」的「金本位」制度。

近年,米國的「聯準會」(FED)多次的「數量寛鬆」(QE)的貨幣政策,就是「印鈔自主」的表現。民主、自由與法治,就是自信的制度;所有的國政爭議以民主和法治解決;「米元」的「印鈔自主」就是「制度」和「國力」的自信表現。

更重要地,思想自由、宗教自由、新聞自由,司法獨立,都有助於「米元」的「印鈔自主」的「國力債信」;以致,連中國的高官權貴,也‘’藏款‘’於主要是米國的資產帳户,家人、情婦取得「米國籍」。

在「印鈔自主」的國家,犯法的「嫌疑人」自稱,是受到「政治迫害」的「政治犯」,實在不能取信於人;反而被懷疑有「被迫害妄想症」。台灣,有「中國勢力」的「代言人」涉嫌違反「國家安全法」,與中國對台灣的國家安全威脅相關。

究竟,司法偵辦中的事實案情是什麼?仍未公開;但是,潛伏在台灣的「中國勢力」視為「行動D日」,有備而來,在台灣社會內部,全力發動「政治作戰」的‘’起義‘’。「涉案人」有些喜出望外,自認成為「革命烈士」,留名「中國歷史」的機會;自己標誌為「政治犯」。

在過去的「戒嚴時期」,「中國勢力」以「反台灣」、「反本土」為「政治神學」,歧視和打壓本土的「台灣意識」。如今,台灣已進入自由與民主的時代,捍衛自由和深化民主,加強「法治國」的建設,是國家的價值願景。

自稱是「中國認同」而在台灣成為「政治犯」,堪稱「中國勢力」在台灣的「民主國」和「法治國」的「市場經濟」,發行「政治犯IPO」,實在有‘’時代錯亂‘’的反諷。

「政治犯」可以是自稱的嗎?這與近年流行“捕獲野生的王八”,有異曲同工的「鳥味」。中國的極權國家暴力,是迫害異議和人權的主場。在台灣的「中國勢力」,想發行「政治犯IPO」,應該到「中國北京」上市,才是「適得其所」。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愛國」,就這樣!》

圖片
「寶貝」,別哭! / 眼淚,拭了又流/ 委曲求全,配合「國家」/ 把「自己」,給抓進去了!/
「國家」有事/ 需要「寶貝」,作證/ 「國家」知道,只有你們「愛國」/
搖旗吶喊,「愛國」/ 唱「國歌」,「國家頌」/ 宗教自由,「愛國」就是「信教」/ 為「國家」,唸經祈禱/ 「國旗」是「幡旗」/ 「愛國」,就這樣!/
只有「寶貝」,最「愛國」/ 就這樣!還能怎麼樣?/
「國家的敵人」/ 還沒睡飽,就給抓進去了!/ 也好!經過自己的痛/ 才知道,「愛國」會很痛/
「國家」的「暴力壓迫」/ 「寶貝」,只能吶喊/ 出來拭淚/
以前,就是不相信!/ 「國家」是「罪惡」和「不義」/ 多少惡混,以「愛國」之名/ 逼人「愛國」/ 反對「異議」/ 也好,自己有痛過/
「寶貝」,回家找「媽咪」去/ 等你,「一日」如「一世」/ 「國家」,比「媽咪」還愛「寶貝」/ 隨時,盯著「寶貝」/
記住,「愛國」,就這樣!/
-《啟蒙課:「國家法哲學」》-

相關文章: 人生故事筆記 -《國家的敵人!》

世界小事筆記 -《「世界大戰」》

圖片
對「世界大戰」的宣染,是另類的「世界末日」的預言;這個世界有「末日教派」;自己看不慣或放不下的「鳥事」,就嚷嚷「世界末日」來了。似戶作為表象的世界,以自己的意志而轉移。

「世界大戰」,究竟是啥「鳥現象」?俺的眼界無法"放眼世界",所以,無從想象「世界大戰」;是利多?或利空?看自己從事的行業而定。男男女女"打成一片",也是「世界大戰」嗎?

世事所至,利與害各有;比較受影響的是「既得制益」的人,猜猜看,「米國人」算是真中之一,好管世界的閒事,「軍火工業」發達,到處軋一角;若有「世界大戰」,「米國人」應該想"參賽"。

世界的「烏事」,就是維持「既得制益」的人所要的秩序;那麼,目前世界上各大小鳥蛋國家的「頭人」,放著「既得制益」不顧,何苦再去"賭一把"。權力在手好像咳春藥,誰還想「世界大戰」?

無聊的媒體為了填版面,每日吃飽等餓,就是學「巫師」,指點江山,亂下「指導棋」;「收視率」或「點閱率」慘淡,就換「狗打架」的「狗新聞」。俺比較大事化小,小事放鳥飛;世界,本來就是有鳥事,就當沒事,只有無聊找事。

記得,曾經有一位「老中同學」,喝過我泡的台灣「高山鳥龍茶」,拍案叫好:"實島有此好茶,非去解放不可!";俺笑回:"你與俺有緣相識,老兄現在不是已經喝到台灣的精品「高山鳥龍茶」,貴國何需大費功夫動干戈,只為喝茶"?

「老中」一想:"兄弟,也對!和平共享才是最高利益;兄弟,只怪以前,"在內地以鬥爭為綱",腦袋硬化不行,不知為何要鬥爭,旅是不鬥不成"?

記得那一年,我提供這位父母是「長征老幹部」經歷「文革動亂」,「知青下鄉」,「向貧下中農學習」,「改革開放」之後,父母是「正部級」的權貴,邀我有機會到中國參觀,包括當時不對外開放的「西藏自治區」,他都有辦法為我取得「通行證」;自己又是記者出身的「老中」,一則「台灣經驗」;

歷史上,歐洲人的「大航海」是陸地「絲路」的替代,荷籣人來到台灣,台灣的茶葉是其中一項貿易商品;國際貿易的目的在於互通有無,利通四方。只要能和平互利,共享貿易的福祉,經由談判,達成最適的「貿易條件」,彼此互相尊重對方的獨特專長,又何必有歷史上「帝國主義」的領土野心,據對方為己有?

貴國,在「改革開放」的初階,"摸著石頭…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遛鳥」找「鄉愁」》

圖片
不得了!…,來了!/ 又走了!/ 下次,還會來!/ 飛的,…,「轟鳥」、「殲鳥」/ 怎麼没有「米格鳥」?/ 「賞鳥人」的「鄉愁」!/

現在來的,啥鳥?/
蛙!... 蛤?... 蝦米?.../ なに?/

來的,不再是「候鳥」/
就是想「遶島巡航」/ 「鄉愁」,在「牆國」/ 會回去的!/ 不然,沒油怎麼辦?/ 加海水嗎?/

不好意思!說來難堪/
自家的天空,「霾害」嚴重/ 「遛鳥」迷茫/ 借過「寶島」,兼示威/

來的,最猛的?/
「武大郎」的鳥/ 遛來遛去/ 說是「鄉愁」/ 想念「寶島」/

真的?/
假的!/ 不重要!/ 主要是,没鳥用!/

自慰那病態的「鄉愁」/
該去看「精神病態科」的醫生/ 那裡,啥「鳥鄉愁」都有/ 最想念「杜鵑窩」/

-《「候鳥」有「鄉愁」?「武大郎」自卑變自大!》-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「九層塔」》

圖片
冬天的「冷氣團」,越來越強;浮世的「人氣」淡泊,不是好事;饑寒交迫的人群,在塞冷的冬夜生死交關;此時,能享用「熱食」,生機再現。冬景之一,當下的,是夜裡路過的「熱食小攤」(「屋台」やたい):"老闆,請來一碗「魷魚羹」!請加「九層塔」!"。

這句「點餐話」和「口味」偏好,是我在「週末夜」的路邊尋趣的「個人經典名言」。主要是,在寒夜中,路過而被熱氣騰騰的那一大鍋「魷魚羹」吸引而停步不前。

突然,有難得的「打野食度饑寒」的「生理需求」;原因在於,參加中午的喜宴,只顧「敘舊吃話」,到了降溫的夜娩,走在路上,方知「饑寒」,世道行走艱難。難道,是「血醣值」異常?不曾有過;以往的社交應酬,大多是酒足飯飽,像「晉惠帝」,不知民間疾苦。

當下的「饑寒」,是「饑」與「寒」互為辯證的「難兄難弟」大團結;尤其在夜晚,氣溫急降,「難兄難弟」必須相互取暖而產生對「熱食」的需求。

來一碗「熱食」,也好!就在這碗「魷魚羹」上,浮現哲學的意義。「嗜食」或「宵夜」,多吃無益,都只是「偏好」的正反互辯,也只是吃不到「美食」的人在吃「酸葡萄」。解餓禦寒才是當務之急。「先求生存,次求發展」,「經濟學」的「廠商理論」,如是我知!此時,實戰驗證上場。

浮世即景,「有感」和「回味」而為滿足自己的「生理需求」找理由;「打野食度饑寒」是「供給」和「需求」的「均衡」,也是「市場經濟」的法則,實在有夠偉大。「人氣」,多加我一人,就多「一人份」的「熱」。「儲蓄」等於「投資」,「不消費」等於「蕭條」。就看自己的選擇,卻都不是「王道」。消費帶動「有效需求」,增加「國民所得」。如是我也知!

夜晚的路旁,與各路同好的草民共桌「打野食」的理由正當,福國利民,吃定了!你一口,我一口,噓噓叫!各吃所愛的「熱食」,就是「民生」,也是「經濟學」的古典本義:「經世濟民之學」。自己愈想愈偉大,「自我感覺」良好,吃得津津有味,台灣的美食在「路旁小吃」,誠然。

至於,偏好「魷魚羹」,加「九層塔」(Basil,Ocimum basilicum Linn. )l的「這一味」,是在清晨,看到在自家散播的香料植物「九層塔」,竟然惦惦地開花,花與葉同色,而使我後知後覺,「九層塔」躲過「採劫」;正想找機會為料理「添料」品嚐。

路旁的「魷魚羹」,既是知名遐邇的主角,「九層塔」是必要的「提味」聖品;「饑」與「寒」的「難兄難弟」,難忘的同台一碗「熱食」的「解決…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夜行的影子》

圖片
冬的日光/ 走了!/ 緩步,在後的影子/ 反動/ 陰影集結/ 相互依偎/ 取暖/
冬的夜/ 以為不落的日/ 送暖不止/ 寒冷的夜風/ 剩下的/ 潰散的反動/
影子,找不到主體/ 虛無的「神棍」/ 自以為真理/ 取敗,必然/
-《自由不缺敵人》-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善願」與「幸福」》

圖片
愈來愈冷的冬天,在週末前,天氣放晴。清晨,進入多日不見的「雜樹林」,等著陽光普照。「白梅樹」,有一棵已經花苞飽滿,也有幾朶綻放的「白梅花」。看潛力,明年春夏之交,應該可以採收「青梅」。

另一棵,樹葉尚未落盡,似乎仍然有眷戀;於是我出手脱葉;稀里嘩啦地,落到一葉不剩。顯然地,「白梅樹」本身,早有落葉休眠的「意志」,只是落葉的「慾望」不強,而没有出現早日落葉的「動機」;否則,也是花苞滿枝椏,甚至早已開花。

以哲學的「現象學分析」的觀察和筆法,我從兩棵「白梅樹」的「落葉」、「休眠」和「花苞」現象的對比,分析「白梅樹」的生命表現。

德國哲人「叔本華」認為,世界是生命意志的表現;而且,世界的本質是「痛苦」。這一點,「叔本華」的哲學理念與「佛教」的教義「人生是苦」相近。

從這項觀察角度出發,任何的「快樂」,結果是來到「痛苦」;這是「悲觀論」。於是,我大清早的「好心情」只是在等待「痛苦」。

如何延長快樂?或推遲痛苦的來到?也許,我自己的體會,是自尋煩惱,吃飽等餓;不過,因為浮現的「胡思亂想」,以「佛教」的用語,就是「起心動念」。似乎,「不去想」就「沒想法」;然而,這還是人嗎?

人的本質是「心情」的「集合」;為什麼,大清早,我會有「好心情」?應該是來自於我的「意志」,想讓「白梅樹」落葉、休眠和開花,使我有了「慾望」。以致,有了使第二棵「白梅樹」向第一棵看齊的「動機」。

如此說來,「慾望」的充分滿足才是「改變世界」的動力。心存善願,付於實踐,在痛苦來到之前,就視為「幸福」。換言之,活著真好!

「叔本華」,可能源於童年時期對「媽媽」很有意見,難怪「老人家」認為,自己是「為苦而生」。「叔本華」,在「西方哲學史」上,是很有趣的「怪老子」,被認為是「悲觀主義」的哲學家。

‘’追求幸福‘’,是值得鼓勵的動機;但是,結果…,唉!我就不多寫了!反正,凡事‘’自求多福‘’吧!人生的態度,決定人生的高度;但是,爬得高,摔得重,也是常見的悲劇。

位高崇隆的前後御任的三位總統,跑法院和入監獄,遭逢「法刼」,讓人嘆氣,又印證「叔本華」的「先見之明」。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冬的一景》

圖片
"冬的氣氛",是很難說请楚講明白的,就是感到愈來愈冷!四季的川流,是習以為常的時間流水,不去注意,就忽然需要多穿衣服了。

現代大多數的人被"都市化"了,日常生活中所見,多是高樓公寓,住家和辦公室,所關注的,每月的薪水有入户,辛苦到年終,好運的話,不被裁員或公司還在,或有年終獎金,考績你死我活,一年就混過去了。

冬的一景,被擠在時間的角落,不是主角,只是流景。以人為主的浮世,季景自然流變,人在世道上繼續打混鬥爭,似乎,人與自然各行其道,沒有交集。

本日,一位德國老同學與我電話敍往事;我想到,「聖誕節」快到了;祝福友人能有「白色聖誕」後;我回想到以前在德國的歲月;每年此時,白雪寒冬的氣氛中;有即將過年的輕鬆感受。

友人要我傳幾張在台灣的冬景相片給他,讓他「看圖說故事」,想像我在台灣的「聖誕寫真」。聖誕節景是北國雪地的特色,台灣的四季不分明,但是我却有家的歸屬感;於是選了以下幾張在自家雜樹林的冬景寫真,代替聖誕賀卡傳給友人。

取景就是呈現自我的偏好;當浮世以為,冬天愈來愈冷;這是慣性的感受。冬的一景,對於雜而無序的我,取景的對象是找到"生命意志的呈現"。「老德」友人回我:"看來很温暖而有活力"!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出籠」》

圖片
高興啊!/ 「出籠」,終於「出籠」了/ 再也不必「在籠」/ 飛啊!飛!快飛!/ 看過鳥吧?像鳥一樣飛!/ 本來就是鳥?不是嗎?/ 鳥?鳥個蛋!/ 早就被當「作雞」/ 「出籠」去「作雞」/ 有差嗎?/ 「落趐仔」,飛個鳥!/ 「轉籠」,關「雞舍」/ 餵雞吃辣味!/ 不是想「出籠」,嚐鮮嗎?/ 雞舍裡已有「小鷹」,可以作陪!/ 不寂寞的!/ Trust me!/
-《「鳥籠公投」,「騰籠換雞」;「鳥公投」「出籠」!》-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