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小事筆記 -《「世界大戰」》

 
 
 
對「世界大戰」的宣染,是另類的「世界末日」的預言;這個世界有「末日教派」;自己看不慣或放不下的「鳥事」,就嚷嚷「世界末日」來了。似戶作為表象的世界,以自己的意志而轉移。

「世界大戰」,究竟是啥「鳥現象」?俺的眼界無法"放眼世界",所以,無從想象「世界大戰」;是利多?或利空?看自己從事的行業而定。男男女女"打成一片",也是「世界大戰」嗎?

世事所至,利與害各有;比較受影響的是「既得制益」的人,猜猜看,「米國人」算是真中之一,好管世界的閒事,「軍火工業」發達,到處軋一角;若有「世界大戰」,「米國人」應該想"參賽"。

世界的「烏事」,就是維持「既得制益」的人所要的秩序;那麼,目前世界上各大小鳥蛋國家的「頭人」,放著「既得制益」不顧,何苦再去"賭一把"。權力在手好像咳春藥,誰還想「世界大戰」?

無聊的媒體為了填版面,每日吃飽等餓,就是學「巫師」,指點江山,亂下「指導棋」;「收視率」或「點閱率」慘淡,就換「狗打架」的「狗新聞」。俺比較大事化小,小事放鳥飛;世界,本來就是有鳥事,就當沒事,只有無聊找事。

記得,曾經有一位「老中同學」,喝過我泡的台灣「高山鳥龍茶」,拍案叫好:"實島有此好茶,非去解放不可!";俺笑回:"你與俺有緣相識,老兄現在不是已經喝到台灣的精品「高山鳥龍茶」,貴國何需大費功夫動干戈,只為喝茶"?

「老中」一想:"兄弟,也對!和平共享才是最高利益;兄弟,只怪以前,"在內地以鬥爭為綱",腦袋硬化不行,不知為何要鬥爭,旅是不鬥不成"?

記得那一年,我提供這位父母是「長征老幹部」經歷「文革動亂」,「知青下鄉」,「向貧下中農學習」,「改革開放」之後,父母是「正部級」的權貴,邀我有機會到中國參觀,包括當時不對外開放的「西藏自治區」,他都有辦法為我取得「通行證」;自己又是記者出身的「老中」,一則「台灣經驗」;

歷史上,歐洲人的「大航海」是陸地「絲路」的替代,荷籣人來到台灣,台灣的茶葉是其中一項貿易商品;國際貿易的目的在於互通有無,利通四方。只要能和平互利,共享貿易的福祉,經由談判,達成最適的「貿易條件」,彼此互相尊重對方的獨特專長,又何必有歷史上「帝國主義」的領土野心,據對方為己有?

貴國,在「改革開放」的初階,"摸著石頭過河",仍有諸多「以力掠奪」的「食人企圖」。何不自偉大悠久的傳統文化中汲取智慧:"是以遠人不服,則修文德以來之!"。德國在歷史上的兩次崛起,都是受制於「強軍立國」的權力意志,走上侵略戰爭的絕路。後來,社會上的反省,良心呼喚"不再有戰爭",而能恢復或為「文化與法治立國」的現代化的「文明國家」。

這位「老中」有感而發:"沒救了!以前,窮怕了!現在賺錢,保命享受都來不及了,誰想去打戰"?說得也是!喝吧!來!就再喝一杯俺泡的「台灣鳥龍茶」。

「老中」問俺:"「老張同志」可會唱「何日君再來?」,行的話,就一起唱吧"!成!俺就教你唱貴國"解放前"的老歌!那一次喝台灣的「高山鳥龍茶」,是已近年底;窗外大雪紛飛。

「老中」來「修道院」向俺辭行,要回中國去,有許多權貴的「哥兒們」在召喚他:"賺錢才是綱!不賺待何時"?說得也是!「世界大戰」或「永久和平」都不可能,大概,只有彼此虛張聲勢,唬來唬去,飛來飛去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