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故事筆記 -《「政治經濟學」 - 「中國」篇》

 
 
 
十年前,2008年。當年,中國正在辦「北京奧運會」,台灣的媒體和投資理財的機構,陷溺於中國「非理性榮景」的召喚而既自卑又聒噪,炒起一波又一波的「中國熱」、「中國崛起」的表象,為「中國人的二十一世紀」,... ,大力地鼓吹聲勢,和促銷投資中國相關的基金理財。

在台北的熱鬧「東區」路口,有一天的中午,我被「電視台」的嬌滴滴「女記者」攔路詢問:“請問大哥:您有投資「中國市場的理財」,是什麼?為什麼?請分享一下心得!";當時的我,戴墨鏡,被如此一問,頓然有"人在江湖"的感覺;真的有"大哥"的「鳥樣子」嗎?

書生草民,已習慣被年輕的小姐稱呼"大哥",實在是不知老之將至,依然活龍。明知男人之患,在妄自稱大,實在不宜!奈何,歲月已老,很多同年的同學、友人,早已童山濯濯,滴滴答答的「老樣子」,而「小弟」我,雖已髮白,被小姐尊為「大哥」,總比我的同年學友,被崇尊為「阿公」、「老伯」有打折優惠。小弟我,夫復何求?

好吧!人生不白閒,"大哥"就來捉弄媒體!這一台中國的「傳聲筒」,在「本土社會」的評價極差,仇視本土而來的。當我承認,自己不看好「中國市場」而投資「米國市場」,並說明理由。採訪"大哥"的女記者和攝影師,都以為我在開玩笑,而忍不住笑出來,無言以對而匆匆地結束訪問。

臨走前,「採訪組員」的「女記者」嬌滴滴向我致謝,還說:"大哥的「見解」很另類!祝您中獎"!顯然地,「大哥」是來亂的,"答案"不符"電視台"所需要的"預設答案"。白費時間,採訪了一個"不上道"的「白目」。

"大哥",捉弄媒體的一個「埋樁」:我,看好「米國市場」而不是「中國市場」的理由之一,是"中國的高官權貴,與我一樣,都看好「米帝」是安全的而可預期的「法治國家」"。中國以龐大的「米元」作「人民幣的「發行儲備」;高官權貴和家屬,暗中兌換「米元」,藏富到「米國」;妻兒子女也都拿「米國國籍」。

「米國」是不是中國的"大哥"?「米國」是不是比中國更適合發財致富?「米國夢」是不是比較可能實現?中國的高官權貴和家屬,已經以實際的行動給了答案。

在此情況下,台灣社會對「中國市場」一頭熱,豈不是"Adamakaputt"?立場不同,看世界的方向就不同,「世界觀」也因人而異。「女記者」,中間有嬌滴滴的插問:"A...da...ma??? 是??? ";可能,誤以為"大哥有「口頭禪」"啊...他Ma...的???" 。我,趕緊手指「頭殼」screwing加註澄清,"Adamakaputt",就是「頭殼壞去」。

制度,對於國家才是強弱的關鍵;東亞的「儒教文化」所形成的威權專制的「階級秩序觀」,定於最高端的「人治」而專制的獨尊,逃避「分權」和「制衡」。

近代中國,摸索國家的發展方向,無法在自己的悠久文化中找到適用的答案,而不幸地走上極壞的「黨文化」和「黨權」專制的「黨國」;又缺少「民間社會」、「公民社會」,也沒有真正的「宗教文化」,以及「在野力量」。只能自陷於歷史輪迴的「皇權專制」傳統;以「共和」為口號,卻消滅「共和」的種苗。

在中國古代,「宋國太祖趙匡胤」得位於「陳橋驛兵變」(960年)的「黃袍加身」;當時,「趙匡胤」尚且知道:「天下之大,非一人所能獨治」,以「懼」來操持國政,就是「謹小慎微」。終究,國政繫於一人的發心持願,仍難逃「天命大數」的「自然律」和「人亡政息」的悲劇。

王國盛衰,仍然陷在「天命移轉」的泥沼;國家的存亡,難以避免:始於兵而終於兵的「唯革命論」。

相關文章: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「政治經濟學」,「米國」篇》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