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遛鳥」找「鄉愁」》

不得了!…,來了!/
又走了!/
下次,還會來!/
飛的,…,「轟鳥」、「殲鳥」/
怎麼没有「米格鳥」?/
「賞鳥人」的「鄉愁」!/


現在來的,啥鳥?/

蛙!... 蛤?... 蝦米?.../
なに?/


來的,不再是「候鳥」/

就是想「遶島巡航」/
「鄉愁」,在「牆國」/
會回去的!/
不然,沒油怎麼辦?/
加海水嗎?/


不好意思!說來難堪/

自家的天空,「霾害」嚴重/
「遛鳥」迷茫/
借過「寶島」,兼示威/


來的,最猛的?/

「武大郎」的鳥/
遛來遛去/
說是「鄉愁」/
想念「寶島」/


真的?/

假的!/
不重要!/
主要是,没鳥用!/


自慰那病態的「鄉愁」/

該去看「精神病態科」的醫生/
那裡,啥「鳥鄉愁」都有/
最想念「杜鵑窩」/


-《「候鳥」有「鄉愁」?「武大郎」自卑變自大!》-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