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大雪」,採柑紀行》

 
 
 
「大雪」節氣,十二月七日,我為什麼有「懸念」於這一個日子?在園藝生活的實踐中,我根據自己行事有筆記存證的「好習慣」,「雜樹林」裡的花果超過七十種。四季流轉,雜花生樹,花開花謝過眼如川流之水;春樹、夏花、秋實、冬木,都是我「與自然和諧」"Harmonie mit der Natur"的紀行。

從園藝生活開始,我記住「術業有專攻」的原則,欣賞花草的柔弱,憐香惜玉;但是,對於生出木華的果樹,有更多的好奇。其中,我偏愛「芸香科」果樹,也就是柑、柚、橙、桔、橘的果樹。

台灣的地理位置和風土條件,很適合種植這些「芸香科」果樹;我也就"適地適種",以興趣為研究的志業,發憤圖強,困知勉行,立志有「芸香科」果樹的專業知識。平日,除了查找相關的「文獻」,也請教老農友,交換知識和常識,然後在自己的天地裡實踐證明。

從「果樹苗」發育到可以嫁接改良品種;然後千呼萬喚才等到開花,卻又必須痛下殺手,彈花疏果,以完善果實的營養管理。盡人事之外,有所求於天地,賜給草民恩澤的,就是風調雨順。

眼前,這一株種植十年的「瓦倫西亞橙」,在春夏時,經過疏果,由十顆「小果」減為樹上的三顆「掛果」。當時有賭運氣的成份,也就是,三顆「掛果」可以躲過夏秋的颳風侵襲;否則,可能無一倖免「掉果」,成了光桿。

果真如願!「選擇權」的到期「執行日」,就是十二月七日的「大雪」節氣。天佑我願,今年的颳風有臨門轉向,對台灣留下善意;讓樹上的三顆「掛果」倖存,一顆不少。「大雪」節氣前夕,「初雪」降臨台灣的高山,這是典型的冬天氣氛;「芸香科」果樹的「柑仔家族」,正是從「小雪」、「大雪」到「冬至」,可以陸續採收上市。

「芸香科」果樹的「末班車」,開出的是「茂谷柑」;然後,果樹會吃到我準備好的「禮肥」回饋。這是做人處事的人情,略盡世道義理,「吃果仔拜樹頭」。清晨,寒風中,看著「掛果」,我問果樹:"辛苦了!很冷吧!聽說,「芸香科」果樹耐寒,愈冷果仔長得愈快?對了!豬肥了,下一步呢"?

唉!難分難捨啊!果仔能存活長大,結成「大果實」,真不容易啊!可以再掛著,不採嗎?不行!今年懷胎,就必須生下來!明年,還有明年的「生殖慾望」。

德國「怪老子」哲學家「叔本華」(Arthur Schopenhauer)說的,也對!"生命,以實踐生殖目的為意志"。不過,這位老先生,小時候,和自己的「媽媽」過不去;所以日後,有這句名言;他的一生,好像對女人很有意見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分歧中的自己」》

哲學的任務是在蒙昧、危險與野蠻的思想荒野中找到自己。初心是重要的定根;隨著人生歲月的增長,視野既寬廣也遇見分歧。 近年,浮世多災,疫情和戰爭的危機是對人生應對的考驗;承平的歲月久了,以前,總認為歷史的發展方向已定,就是「冷戰」已終結,「熱戰」不致於。 直到俄羅斯出兵侵略烏克蘭,許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