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2018的文章

詩人之國筆記 - 《「熱字」》

圖片
「夜」的雨,滴答地下/ 
清晨的「冷」,再多「賴」一下,拜託!/ 
多「睡」一陣,不可以嗎?/ 
又「昏」過去,不省人事矣!/ 
呼呼地!「昏」君,不起來嗎?/ 
浮世本「無」事/ 
怪那些「鳥」事/ 
強「忍」著「冷」,起來吧!/ 
天大「亮」矣!/ 
今「夜」放「火」花/ 
「看」完,再去「睡」/ 
又是新的一「年」/ 
- 《年復一年,「睡」來「腄」去》-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假想像」》

圖片
「想像 」,就是「想像」而已;但是,浮世却存在「假想像」;一群蛋頭鳥人,忙得不亦樂乎;而且,還自以為正義。

近兩年,浮世的「熱詞」之一,是「假新聞」;也就是以「新聞」之名虛構的故事;這不是「新聞學」而是「神學」語境的造論:先造神,包括「正義」,再放風招客來洗腦和催眠。

先是,一群人,再來是愈來愈多的笨蛋和白癡,先是抱著姑且相信,然後堅信不疑而且辯護。終於「假想像」成為想當然,應當如此的推論。也就是在虛無的基礎上虛構虛幻的故事文本,達到「莫須有」的虛無「假案」。

客觀地觀案,「中央研究院」的「翁啟惠前院長」被「國家法權」代理,「檢察系統」,所起訴的涉及生物技術產業「浩鼎案」的「收賄」和「內線交易」控訴,經過法院近以兩年的審理,初審結果,被判「無罪」,正是典型的以「假想像」起訴的「假案」。

對「翁前院長」和家人而言,凌遲式的羞辱和名譽傷害已造成。這樣的結果,讓事實呈現,對於以「假想像」,為「濫行起訴」而起訴的「檢察系統」是自取恥辱,也是國家踐踏人權的恥辱。

何以如此不堪?正是以「假新聞」來辦「假案」;被股市「作手勢力」借刀殺人。「作手」結合暗黑媒體勢力,操作「假新聞」的醜陋心機和「殺手」的求功心切,終於成就當代的「莫須有」案。

侈言「人權立國」和「公理正義」,錯不得一次;正是國家的「檢察系統」以「假想像」自證「拉丁文」的法諺在古早的警戒:“最高法律常是最大的不正義” ("Ius summum saepe summa est malitia")。

浮世有冤情而表現在「不義」;無力者,常寄望在最高法律或機關的「釋憲」,甚至總統或皇帝出來平反,以彰顯浮世仍有「青天」。然而,那些「昏君」,當時不是也出來凑熱鬧,媚俗地發表一些義正辭嚴的"五四三鳥話"嗎?

對所有的"國家現象"持疑,是「獨立公民」的最低智能要求。

________________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破解法」》

2016年3月25日

「辦法」是人想出來的!「律法」也是如此!「法」是對現象的認知、解釋、規範和引導,目標是「秩序」。各種宗教,也各有依教義而生的「教法」。

「諸法皆空,自由自在」,這正是「秩序」的對立。可見世道諸現象,都存在朝兩個方向移動的拉力:自由與秩序。生命存在的本質是自由,卻又自成秩序;只是,人會自尋煩惱上枷,也需要「破解法」以揭示現象之後的本質。

人,嚮往自由,所常見的現象卻是秩序與混亂;而有「…

詩人之國筆記 - 《「清理戰場」》

圖片
打得死去活來/ 
愛得你死我活/ 
不是卧倒/ 
就是跌倒/ 
唉!翻來覆去/ 
滾來滾去/ 
有輸有赢,有死有活/ 
早早睡,多眠夢/ 
落跑、跳船,雞飛狗跳/ 
阿貓拉阿狗/ 
喂!鴨子,別走得慢!/ 
否則,「烤鴨三吃」/ 
傷者,走不動/ 
只能像跛鴨,忍痛負重/ 
還要勉予「清理戰場」/ 
-《直接打烊更省事!》-

園藝生活筆記 - 《「藍莓」》

圖片
喜歡吃「莓果」嗎?多數人的經驗是吃「草莓」;鮮艷的紅色,飽滿多汁,生食或製作「草莓糕點」,色彩誘人。製作糕點的工具和食材容易購備,也讓家庭自製水果糕點成為生活樂趣。 


當然,少不了的,必須也可以在家啜飲香醇誘人的咖啡;然後,坐在陽光照耀的窗台邊,放著輕柔的古典或浪漫的音樂,享用咖啡配「莓果糕點」。這般場景的想像,有些「小資產階級」生活的風景。

「莓果糕點」,需要花時間去籌備和製作;俺的樂趣在於栽培莓果植物;桑椹、覆盆子、黑莓和藍莓;若有果實可摘取,則配合其他水果生食,既新鮮又營養。

俺比較傾心的,是莓果中的「藍莓」。這種果樹,原產地在「溫帶地區」的「北美洲大陸」和「亞洲大陸」的東部。家庭園藝栽培的品種,比較常見的是「兔眼系」的品種;經過引入台灣馴化栽培,已經有適應在地本土化的「暖地藍莓」。 
俺特別欣賞「藍莓」的花朶;尤其現在是冬天,在清晨低溫的藍天陽光下,低矮的「藍莓樹」,開著美麗的燈籠型小花朶。家庭園藝中有「藍莓樹」,也帶來家庭幸福和喜悦。

園藝生活筆記 - 《「冬實與渡鳥」》

圖片
多日的冬雨,又濕又冷,心情總覺得老天整人;本日清晨仍然陰沉沉地。出門前,俺先來關照「雜樹林」,渡鳥如何覓食?有那些果實,可以分享?
前幾天,綿密的冬雨中,俺發現「紅妃無花果」樹上,有一粒果仔已經飽滿變紅紫色,隔日待雨停就可以摘果了。奈何,渡鳥可能在「霜降」後已經無蟲可以啄了;何況,節氣已過「大雪」之後。

「大雪」的‘’大‘’字,意指‘’盛‘’也!天地滿載積雪;四野白茫茫,掩蓋一切生物的景象;野生動物覓食不易,有生存危機。台灣是「寶島」,仍有山野果實可以補充。只是,可能饑餓難熬碩果的「色誘」,俺矚意的那粒「紅妃無花果」被渡鳥捷足先登了,啄去大半,只剩半粒。

另一邊,還有「黄金無花果」數顆和「台灣扁柏」的果實,仍然未成熟,渡鳥似乎懂得待熟再啄。舉目望去,鄰舍倉庫的屋頂上,果然,已排了一班渡鳥,好像「班兵」在等待俺的「早點名」。

俺權充「鳥班長」,代替渡鳥‘’報數‘’;這一班「天兵」,正好十員鳥兵。食之者眾,俺決定開放「義倉」濟食;解開封裝半年的「蜜雪梨」的套袋;果然長得渾圓飽滿,共兩落五粒。
然而,渡鳥却相望茫然,未敢造次來啄,想必懷疑其中有詐。看來,俺的善意仍未得到渡鳥的信任。這樣也好!只好留給俺自己吃吧!再套袋回去,等到年底再來決定蜜雪梨的歸屬。也許,目前熟度不足,「蜜雪梨」仍然硬梆梆的,渡鳥也無意爭食而自損「鳥喙」。

哲學人生筆記-《「權力的謙卑」》

圖片
自己,是「老生代」?「中生代」或「晚生代」?當前,社會上突然浮現「熱詞」,就是「中生代」接班;當然是有好康的「權力班」,不是「放牛班」。

「熱詞」被反覆炒作,氣死一堆難忘權力滋味的「老生代」。就「中生代」說定了:“權力”就由這個自認「中堅主流」的世代「接班」。這種現象,讓人有些不安。

“小心老賊”,是俺奉勸「中生代」的一句銘言。「老賊」是文明進程的隐憂。深受「儒教」傳統遺禍的台灣;「敬老尊賢」就可以壓死後生的世代。

「儒教」宗師,「孔仲尼」,有「遺教」;“老人戒之在得”。知老者,莫若「至聖老師」。何以出此言?正是「權力嚐過」方知「不夠用」,「金錢有過」才知「真好用」。權力的效用在於可以發揮「影響力」;金錢的效用,在於可以儲藏「購買力」;只要没有惡性的「通貨膨脹」。

為何,俺說「儒教遺禍」?關鍵在於,「儒教」作為「政治神學」,「經義」在於「秩序」二字。一句「長幼有序」的符咒,足以讓「小賊」揹上“犯上”和“大不敬”的負評。

在權力競逐的場域,「接誰的班?」,是不可語義不明的。接敗軍將帥的班?那麼,散兵遊卒不成隊形,敗軍將帥猶有遺憾不甘;日後,恐怕成事不足,敗事有餘。

台灣社會的宗教信仰是世俗的、多神的,神話和神跡由信者各自表述。權力場域的競逐,主要還是「拼大仙」的。常有以權亂政的無誠信感。

「米國」,有項對照: 「米國」總統「川普君」,上任以後,努力實現競選的承諾。「川普君」的名言:“我們,不信任政府,但是,我們信任神”!那才是在權力場域中不言自明的謙卑。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勉予愛你」》

圖片
「勉予同意」,非常矯情的權力用語;漢文成語有「瑕不掩瑜」,更可以指涉到官場用人的「熱詞」:“聖人難求,不計前嫌”。大話、空話、假話、虛話都是「表象」的呈現,終將面對「本質」的對立。

權力場域的用語熱詞:「勉予同意」,嚴重到隱藏著「不負責任」的“不得已”;也是挑戰「法哲學」所論述的「法治國家」的基礎:實質的價值「恆定」與「誠信」;也違背權力的「責任倫理」。

國家、社會與文明的發展進步,有賴於精確踏實的國民素質表現在語境上和文化上的風景。為何有的國家和民族得到較大的被信任?有的國家和民族總是被懷疑「可靠度」?「差不多」,或“不滿意,但是,可以接受”,是「寬容」或「自由心證」?於是、各領域有「容許誤差」的空間。

浮世,只剩偉大的德國哲人「康德」,在論述「純粹理性批判」;太不務實的「蛋頭哲人」。浮世文明,不就是‘’得過且過‘’;或“得放水,就放水”’的官場好修行之道乎?

然而,此又涉及,對「平等」的檢定;有些事,涉及人命,例如,對於「酒駕」,社會上常見痛責「肇事者」而有‘’喝酒不開車‘’的「自戒」。但是,若對「微醺者」的情境,「勉予同意」駕車,就等於防線被突破。

又或者,明知飛機有‘’小故障‘’,却「勉予同意」起飛。又或者,「疫情」防備,對於少量的「違禁物」,海關「勉予同意」通關。

又或者,「皇后貞操」被質疑,「皇上」被「戴綠帽」却「勉於同意」。「皇家鳥事」,「禮炮」是誰放的?草民也無權又無言矣!反正,有識的草民,總覺得皇上有怪怪的病態;必須藉助「皇后」的外食來助性慰安。

「權力者」使用「同意權」,却又冠上「贅語」:“勉予”,看似委屈、無奈,却是「不負責任」的「官言官語」。「曾國藩」的名言:“「風俗之厚薄奚自乎?自乎一二人心之所嚮而已。」”;那些‘’一二人‘’的「勉予」垂式來者。

浮世的夫妻、戀人的調情熱詞又添新語:“勉予愛你”。典型在夙昔,古道照顏色。餐飲食品,若有被發現污染瑕疵,賣方也似可對買方援引比照;各位食客:請“勉予吞下‘’吧!

浮世多鳥事,歲末迎新,蛋頭草民俺,「勉予同意」過新年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昏君與賊臣」》

圖片
「賊臣」,以現代「敵我關係」的情境來理解其角色,相當於缺乏忠誠而與外部勢力勾結的「通敵者」。

以對團體的管理情境而言,是扮演「內賊」,認同「外敵」的利益。「內賊」很難防,被包裝成各類溝通者、對話者;或者,「主和派」,掣肘「主戰派」。

前者,看似溫和理性,却缺乏原則,很難抗拒事關自身利益的誘惑。有些案例,看似在為大局揹「十字架」,却在情急之下,洩露自己的「潛意識」,而被發現自身立埸的前後矛盾和條理錯亂。
「政府治理」的重大考驗,在於「信用安全」和「價值安全」的保全;這也是最常被敵人不戰而毁的關鍵。問題是,「賊臣」如何上任在位的,甚至成為受重用的「權臣」?這必然是有「昏君」才有「賊臣」。

領導的關鍵,在於「用人」,前提在於「知人」。曾經,德國在統一前的「冷戰時期」,「西德」的「聯邦總理」,「布蘭德」”;重要的總理府被敵對的「東德」滲透,建置「特務」。

於是,重大的國家機密被「東德」和「蘇聯」謝謝分享;甚至「北大西洋公約」集團的機密也分享給「華沙公約」集團;真是太慷慨的勾結惡行。等到被揭發後,國內外震驚,「聯邦總理布蘭德」,措手不及,只能無奈地下台謝罪。


類似地,若「昏君」自己對價值信仰抱持“務實的”態度,遊移各方,必然讓「賊臣」以‘’話術‘’操縱,看似在解決問題;孰知,最後以敵人的意志為自己的意志。

此種‘’惡意‘’,讓「昏君」只能先以「措手不及」的說辭卸責;在此窘境下,「昏君」此言是自拆領導的基礎;猶如燈塔,滑坡崩塌是必然的。
____________ 


相關文章:

2012年7月3日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新世界》

魚群啊!往又深又廣的海洋游去/

避開誘餌和魚網/

鳥群啊!飛向廣闊的蒼穹/

森林留給狐群和猿猴/

鹿群啊!追逐那水澤芳草/

離開屬於獅群和鬚狗的莽原/

人類建造的燈塔,不是為我們/

就讓他們;留給迷航的船和鳥賊群! /

-《「燈塔」》-
_____________
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燈塔附近有烏賊群》

我喜愛看到燈塔,孤獨地矗立在海角一隅,尤其是那種忘世的境界,我會激動。我在台灣國境南疆的「墾丁國家公園」附近的核能電廠,工作和生活的多年歲月裡,我經常獨自跑步或騎車來到「鵝鑾鼻燈塔」,在附近眺望廣闊的「太平洋」和「巴士海峽」;蔚藍色的蒼穹下潔白色的燈塔,特別的顯目滄茫。

那時候,我會找一處地點,面向「太平洋」坐下來,感受天上白雲偶然飄浮而過的時空意象;或閱讀隨身帶來的德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雙子造論」》

圖片
某地,一個「鳥蛋共和國」,以「騙道立國」;久而久之,草民,無騙即譙:‘’活不下去啦‘’!檯面上的各路「頭人」,尊重民意,力行民主,精研騙道,騙來騙去,草民習以為常。反正,一路被騙,乏味了;就換給另一路騙子來招安。 

有一天,騙子「老千」發現,愈騙收入愈少。經查,道上有新品牌上道;打出「雙子中道」形象,吸引不少嚐鮮的「白癡」靠過去矣。草民慶幸:終於可以不必只能走上「騙道」,被當「笨蛋」;喜獲重生,人生有望矣。

有一個蛋頭草民,窮極無聊的書生,總覺得,這個時代有病態;陷入「名實辯」的「鳥籠」,不知「思想係語言之囚徒」:‘’說鳥話乃鳥也!管它係啥鳥!‘’ 

首先,「雙子中道」的「雙子」乃「痞子」和「秃子」,互相拉抬,認為「騙子」已經被「標籤化」;自稱「騙子」,固然會有人相信,也會有人不相信。

也因此,改頭換名,以「痞子」和「秃子」之名上道。有嚐鮮者,如法炮製:“對喔!「笨蛋」一詞,已經被「標籖化」;不如改名為「白癡」力量,表示自己區別那些喜愛騙道的笨蛋”。

終於,該國浮現超越「獨尊騙道」的神學困窘。也讓各路騙子深自檢討,亟思如何才能大破大立。有矣!就是‘’老賊换小賊‘’。所謂:“老賊不死,騙道危矣!”。

好景不常; 「痞子」和「秃子」的「中道神學」在自成一方勢力後,又出現「唯名論」和「唯心論」的路線分歧。

「痞子」自嘆:‘’舊標籖已有害,應另立新標籖!‘’。

「秃子」反駁:“標籖重在心裡的真正認知”。

跟隨者,各路靠向「雙子」的「白癡」,也因此,分裂而自我懷疑:“對喔!「白癡」雖然已不叫「笨蛋」,究竟叫啥鳥?”

那一掛,靠向「秃子」的「白癡」,安慰「痞子掛」的「白癡」:“爾等「笨蛋」!不宜質疑!浮世現象,非白即黑;唯白癡者,就是白癡,不曾有黑癡者;既已自作聰明,脱笨入癡,即是白癡矣!”。
草民蛋頭書生,聞「白癡」在駡同志「笨蛋」;深自欣慰;此一「鳥蛋共和國」久未有辨道明路的思辯風景。寒天歲末,凍僵浮世矣,惟哲學春芽已現跡;春天不遠矣!

蛋頭書生遥思蛋頭先師:‘’弟子未忘師志,筆記哲學人生未敢怠惰或忘;終於等到:故土之哲學復興有望矣!‘’

詩人之國筆記 - 《「蛋炒粉絲」》

圖片
「冬至」,吃湯圓/ 
增歲,也求平安!/ 
「耶誕」,隨後到!/ 
「平安夜」,等待報佳音/ 
竟然,端出「蛋炒粉絲」/ 
「感恩」的熱氣,冷颼颼的!/ 
不好意思耶!/ 
「大巨蛋」,吃不完又搬不動/ 
「蛋炒粉絲」,感謝支持!/ 
改喝杯「苦咖啡」吧!/ 
新年,另謀出路!/ 
記得加油,作自己!/ 
-《狂悲,總在狂愛之後;「粉絲」,常有不堪的下場》-

人生故事筆記 - 《「醉客行」》

圖片
「醉客行」,一種時代精神的愚痴現場,也是家庭、企業、社會和國家的隐憂。當代有一種進化版的「刺客」,公共治理上防著有「自殺炸彈」的「恐怖」。其實,「醉客行」也是其中一種「變異」。

「醉」,是一種"茫然有知"的現象,知道自己還活著,只是自己失控自己,被失常牽引。糟糕地,有人愛上這種狀態,沉溺其中一種自以為是的滿足;精神上的「瘾」。"「瘾」是依戀,拒絕人格上的獨立。

人,從出生斷奶後,意志一直在抗拒「瘾」;也就是要「過瘾」而實踐作為人的獨立。「不過瘾」而依戀「他者」或「異物」的人生是被牽引的客體,也是無意義的!"。這也是「精神病理」上對「過瘾」的哲學理解。

「醉客行」,可能發生在許多種不同的場域和對象;最常見的,是「戀」。俺聽過至少有兩首「日本演歌」名曲與啜酒求醉有相關:“「醉在愛裡」”(「酔い惚れて」;「若山かずさ」唄)“「女人酒」”(「おんな酒」;「堀內美和」唄);都是指涉女人對失戀的婉惜和不甘;「酒」是「藥引頭」,很像「和式料理」中常用的提味食料「味噌」。

藉「酒」,迷惘於「 戀」的過去;在此,「戀」所指涉的,有特定的對象,就是那個「負心的人」,若能走出若有所失的場域而超越"醉的自己",是可以昇華而重生自由的。以上的場域情節都是個別的故事,不涉公共場域的利益。

有意思地;近日,有一件「醉的鳥事」,讓俺有所見識;就是「軍職」的「國防醫學院」、「少將官階」的「院長」,酒醉而在「高鐵」車上失態大鬧而被壓制下車。可惜矣!高階將官的養成而至「少將」,已屬歷練選尖、人格和專業俱屬優秀的軍職菁英。竟然淪落失態不堪的場面,好像「醉兵鬧事」。當然,至此風景,上級長官也不能再愛護有加而"官官相護",只好先調離現職隱藏。

「戒嚴時期」,俺在外島前線「金門」,曾處理過責任防區內發生上級單位的「梅花軍官」,三更半夜,假藉視察佈防,以宵禁通行證,酒駕自行車,闖過衛哨,逕闖宵禁戒嚴前早已打烊的「軍中樂園」,要找「老相好」不成而大鬧於樂園門外。當然,被「外人」壓制後,渾身酒色氣送交憲兵,帶回去給「星星長官」慰安。典型地,陸軍的臉蛋很薄,破不得。自家料理,必須獨門藏私矣!

觀看故事情境,俺也好奇的,是「醉客行」大鬧高鐵上的公眾場域時,諸法無我,竟能不忘自己的代表名器:“我代表「國防醫學院」!”;一再地,大聲強調,唯恐眾人不知。顯然地,「國防醫學院」,將因此而名留青史,奪下歷史地位;原來,酒客是可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同情心結惡果」》

圖片
長期以來,台灣社會存在一種自以為熱情與溫馨;尊重權威專業。其實,俺的長期觀察,黨國欺罔和外來殖民,使台灣人既自卑又奸巧,前者濫用同情;後者惡人裝清流。 
近年,台灣社會大眾吃到劣質食用油,黑心商人竟然是會‘’說感恩‘’的宗教慈善團體成員。或者,自稱是“墨綠”的醫生,却可以欺騙善意信任的支持者而當選市長後,一夕變身,與「共匪」一家親,自認務實而無羞恥心。

或者,自稱貧苦出身,上進成為「世界冠軍」的「法式麵包」師傅,受到台灣人的疼惜與支持而名利兼收後,竟然可以一脚踐踏生養的「第二母親台灣」,向「共匪」交心表態,認賊作父。
以上這三個案例,不是個案,而是人心險惡的浮世現象。草民社會普遍疼愛自家的女兒,却又常見敵視進門的媳婦,又常見惡待漂洋過海來幫忙照顧台灣人長輩的外籍看護幫手。

那位醫生市長,常自以為權威地說台灣社會有病,却未說自己的誠信上有重大的欺罔。不幸的事已發生,惡人已得逞。有些誤上賊人的溫床而破財失身的支持群眾,只能以痛心疾首來形容。可憐啊!……。

俺昨日自高雄北上前,先去探訪兩位長輩,旁邊又有幾位他們的晚輩。言談之間,俺發現,麭包師和醫生市長的無情無義引來極大的惡感。 渠等以小英總統將會唔醫生市長,以及小英同情麵包師的無奈問俺,這是否合理?俺說:“昏君必有騙子的盟友”。

俺苦笑:“各位,義憤填膺,俺發現,台灣社會還是有善良的民風。但是,外來政權時代的「黨國戒嚴」,遺害太深了,使得草民大多患了「斯得哥爾摩症候群」,反而同情惡人而使得騙道容易一再得逞,加上混君與昏君在位,大行騙道,任其混又昏四年後,再同情而留任察看又四年”。
惡人得逞,草民得先檢討自己,是否已經與惡人結盟,形成「依戀情結」?「政治學」的實證顯示:“有鳥樣的選民,就有鳥蛋的惡人得逞;所以永遠不可信任惡人的裝可憐,而誤擲自己的同情心”。

詩人之國筆記 - 《「驕傲的公雞」》

圖片
「撞牆」之後,痛啊!/ 
領教矣!為「牆」感到驕傲!/ 
「撞牆」的人,只好與有榮焉!/ 
下次,不敢再「撞牆」了/ 
接受牆就在那裡,貼牆懺悔/ 
哭吧!為牆的驕傲而哭/ 
不為自己的癡笨/ 
藏好自己不能說的貪利/ 
只怪自己,不是「破牆」的人/ 
自己不好,想「穿牆」而入/ 
連一粒雞蛋都不如!/ 
「面牆」,不砸「雞蛋」/ 
「領悟」矣,門都没有!/ 
雞蛋「砸牆」,却赢得光榮!/ 
母雞,與有榮焉!/ 
偉大的雞蛋!/ 
-《有了光榮的母雞,公雞也感到驕傲》-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麵包師撞牆」》

圖片
以「法國麵包」之名,在台灣賣得很貴;俺吃過幾次,甚無特色。其實,在法國;那些法式麵包只是生活上的食品。麵包的食物地位,有可能,在日本「脱亞入歐」的文明開化進程中,被歐化的勢力誇大了。 

日文語境的「麵包」一詞,以「片假名」註記:“パン”(pan);法文語境的麵包註記為“Le pain” 。有名的法國「長棍麵包」註記為‘’ la baguette‘’。

日本,從「歐化」起至今,有些人為了表現自己是文明開化的「歐式人」,特意指定要買 ‘’ la baguette‘’;然後以「牛皮紙袋」套底,露出一大截長棍,抱在胸前,走在路上,上了電車。女人頭戴歐式淑女的圓盤帽,引人側目。

台灣本土,對於麵包,讀音似漢字“胖”的音述。俺,曾有機會受邀到夫妻俱留學法國而結婚的友人家作客,女主人偏好雅痞的法式生活,男主人是紅酒愛好行家,認為紅酒是「靈魂的甘露」,夫妻每日必小啜。

主人,特別破例開放,引領俺到「儲酒庫」;介紹當次精選,準備上桌的紅酒和白酒;也逐一介紹法國產地、年份和當年的產地氣候。 女主人,持家有方的「好家後」,邀請俺上桌前,拿出 ‘’ la baguette‘’問俺:“客倌,您老人家之尊齒啃長棍,可乎?”。此一問,俺想到‘’老狗啃老骨頭‘’的津津有味的意境。回以:“大丈夫!”。

當然,此景也喚起俺在德國修道院多年清修生活中啃「德式麵包」的練牙磨齒歲月。「德國麵包」,就表現出“硬實力”,也是對牙齒耐受實力的考驗。

大致上,「德式麵包」主要分為「白麵包」(das Weissbrot)、「黑麵包」(das Graubrot)、「全麥麵包」(das Vollkornbrot)、「麩皮麵包」(das Mehrkornbrot)和「酸麵包」(das Sauertaigbrot);大都偏硬。

當然也有「軟麵包」(das weiche Broetchen);接近製作「漢堡包」的那款「軟麵包」。

台灣知名的「麵包師」到「牆國」去展店,立即撞牆;必須卑躬屈膝地「政治表態」才能「苟且偷生」。可預期地,「牆國」始亂終棄是必然的,麵包師以往的盛名也回不去了!

貧寒出身而學習製作「法式麵包」成名,受本土台灣人的追捧支持,却得了「大頭症」被「紅衣女」牽魂赴「牆國」而淪為無體的「計較小商」,必須矯情地扭曲自己的「法式麵包師」專業,在「牆國」講政治的語境中,按被設定好的「定式句型」表態,賣起「牆國饅頭」。

有…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牆國的想婚男」》

圖片
「牆國」男人,真命苦!表現在焦慮,被失業、被失蹤、被失婚,……被做掉。在古代,還有一項,‘’被閹割‘’,去「大內」作「公公」,給「皇上」、「皇室」作奴才。

「牆國」,男人,‘’適婚的男人‘’比‘’適婚的女人‘’多出三千多萬人,因「一胎政策」和「重男輕女」的傳統性別歧視。終於招致人口結構性別失衡的「反效果」。

為了脱離「王老五過年」的寂寞,於是「婚媒」行業或「婚探子」在公園廣場或街頭「獵女」:“小姐,要結婚嗎?”。

以前,在德國求學認識的「單身老中」,也普遍有「失婚焦慮」,不惜請俺:“老張同志,可否回台灣幫忙物色「王昭君」和「文成公主」?”。蛤?蝦米?碗糕?“和番?”;讓俺奔走當「皮條客」或「買辦經紀」?「牆國」,門都没有!

有些沒錢委外包仲的「窮單身漢」,寧可少吃,也不可少「阿娜答」;精打細算,能省就省,自行上街「物色」:“小姐,要和俺結婚麼?”。可想而知,「被拒絕」是正常的。

在牆國,現在經濟下行;此外,舉國沸騰,只想在「黃金時間」搶救那位有錢的「華為公主」,「孟晚舟」。「窮單身漢」,‘’誰理你們!‘’。

後面這句話,台灣人應該記憶猶新。另一句牆國的「焦慮鳥話」是“一百小時打下台灣!”。「公公的國家」,對時間有焦慮,更有悠久的歷史傳統;其來有自。男人怕當「公公」!「佛洛依德」老先生的「精神分析」,說這種「老症頭」是‘’男人怕被去勢的焦慮‘’。所以,男人要顧好「寶貝」!那是「小王子」(LP)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醬汁喔!」》

圖片
正忙著鳥事,收到手機來電,彼端的“小姐”,語重心長地強調:“先生,您是本公司電信服務的優良客户;但是,現在網路上的詐欺、販毒和色情誘惑泛濫。本公司現在推出,為您把關過濾的服務;每個月,您只要多付九十元,就可以免受污染……,就醬汁決定了喔!”。 

慢著!蝦米鳥事和鳥話碗糕?本來没俺的鳥事,竟飛來女人的鳥話;你不是酒店新推出的拉客故事第三版?慢著,俺可不答應欣賞先被放毒再被解毒的「白蛇傳」。
彼端小姐,有些訝異又塞奶:“先生,您不為家中讀書的子女著想喔?”

喔個頭勒!俺自己都愈讀愈笨了;早就鼓勵學子要‘’多玩玩‘’,別去讀那些五四三的「假聖人」的「騙道論」和「偽道學」。
換俺,語重心長地,建議彼端:“小姐,浮世本無鳥事,何必鳥人自擾?飛來一隻鳥?俺一向鼓勵學子自由求知,自行判斷。網路之外,現實的社會上,誘惑更多;早日習慣了,也好!

小姐,您自己也是禁不起電話行銷的獎金誘惑,才來苦口婆心地誘惑俺,對否?”。

彼端:“啥麼?醬汁喔!謝謝勒!”。 謝個頭勒!

這個時代,看不到對方,却鳥話鳥事不絕,手機在身,却像被許多「彼端」放風筝拉扯打擾。
想賺錢也要有道義;電信公司玩弄話語鳥事,切割「關鍵句」為「關鍵字」來賣弄騙財,自認可以淨化社會。這是打著淨化浮世而混濁浮世。一切作為,就是斂財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知的信使」》

圖片
浮世人生,由黑暗進入光明,需要「燭火」照亮黑暗。「燭火」,也是跨過「無知鴻溝」到「啟蒙」的「橋樑」。帶來「知」的信息,在德文語境,使用"Die Botschaft";帶來"Botschaft"的人是"Der Botschafter",在漢語的語境裡,稱為「信使」;國與國交往的「特命全權代表」,稱為「大使」。

傳達「知」的信使,正是需要那些能掌握運用不同語境的人。歷史上,「大唐帝國」的大德高僧「玄奘」,譯介「天竺國」的大量「佛經」到「中土」而使偉大的正信宗教燦然。


德國十五世紀發動「宗教改革」的牧師「馬丁.路德」將「拉丁文」的「聖經」譯成「德文」的「聖經」,而使更多草民普及「基督宗教」的信仰,「因信稱義」,打破「天主教」神學士的釋經獨佔,使「基督新教」蔚為中、北歐陸的正信。 俺在苦悶的青年時代,或者,徬徨少年時,喜愛讀禁書。幸好,還有「志文出版社」的「新潮文庫」;以及「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」出版的「世界經濟學名著譯作」,而能更加自勉於求知;從那時候起,修習多種外文。也因此,嚮往異域而西行歐陸德國投身於哲學聖殿。

人生初老,回首一路走來的歲月,也許多年了;生命中受到各路的良師益友鼓勵我往前,成為「愛智慧」的「精神貴族」和「獨立公民」。
曾經因緣,也受惠於「志文出版社」的「新潮文庫」;其出版幕後的諸君是可敬可佩的「知的信使」;他們在台灣實踐的理想,正是「台灣價值」之一。

相關索引:

【民報專欄】:《新潮文庫》五十年的回顧與展望──向張清吉先生致敬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窮而反智的神學」》

圖片
「窮」,會讓人失志,不去多想人生仍有其他可貴的價值可以追求;常見的現象是想賺錢和發大財;換成「政治神學」的用語,就是台灣特有的口號:「拼經濟」;而且,為此‘’不要有‘’「意識型態」;就是不可以有思想和訴說理念。很智障的「鸚鵡話」!

「意識型態」(Ideologie)的古典語義,來自「希臘文」的“言說自己的理念”,是「理想、想法」(Idea)和「言說」(Logo)的組合表述。即使中國古代反動的儒教宗師,「孔仲尼」還曾經鼓勵弟子:“盍各言爾志?”;就是“何不說出你們的理想?”。


然而,在台灣長期以來,不乏動輒有:“不要有意識型態”的禁言和阻礙。這種「政治神學」的現象,是典型的白癡與神棍的「專制」與「反智」。 
台灣自三十一年前「解除戒嚴」,開啟自由與民主的「啟蒙運動」後,各種被「黨國戒嚴」壓制的進步意識和社會力量如海嘯般地爆發出來。面對「進步價值」的追求與實踐,反動的既得利益勢力,呈現隱晦而伺機反撲,也表現在時代精神的退縮演化。

一個世代,三十年以來,進步與反動的拔河互有收穫,也互有折損。反動勢力,在台灣所建構的攻防戰略,正是自欺而不自知的「拼經濟」,這是一個不符經濟學理的反智口號,將「國民經濟」發展的自然力和「景氣循環」的供需調節現象,一概以「擺地攤」的市集現象表述。
上自各任總統、大官、企業決策者,都陷入取用方便的「囗號神學」的語境。可以說,「拼經濟」與佛教徒的「阿彌陀佛」,或基督教徒的「OMG」的符咒囗語相似。面對現實的國政問題與困境,似乎以為只要囗唸咒語即可紓困解圍;那是自欺而必自敗的。

「國民經濟」的正常與健康發展的基礎,在於國民維護自由,保障多元的價值,尊重市場自決和堅守法治,政府嚴守最少干預的原則。「拼經濟」,正好相反,是統合與集權於一個專制目標的「一神論」神學。

浮世現象,神學只能自我安慰與自欺,必然導致更大的挫折與失望。以哲學的語境來理解和詮釋:‘’客觀形勢的發展,不以主觀意志而改變‘’。浮世人生,求名求利是人性,却不能以只喊「發大財」的自欺囗號就可以讓‘’台灣錢淹足踝‘’。


俺經歷過漫長的「黨國戒嚴」,在那個時代,外來黨國政權壓制被統治者的自由、多元價值的思想、作為人的天賦權利和尊嚴,政權存在的唯一可能基礎,就是以經濟民生的‘’餵養‘’,來換得被統治者的順服。

這也是,此後反動勢力動輒引為攻防戰略的神學口號,也淪為社會上的「鸚鵡囗語」,社會上呈現怕窮而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日照」》

圖片
太陽光照射地球,以一日玩遍地球一圈;換言之,地球以二十四小時完成「自轉」一圈。事實上,地球有些「高緯度」的地區有「永畫」或「永夜」的現象。「日照」是精神症狀的原因之一。

目前是十二月初,台灣,在這幾天,都是陽光普照的好天氣;不熱而偏乾燥。這時候的歐洲,在「中北歐地區」,太陽光出現的時間愈來愈短;愈往北行,來到「北極圈」,已經是‘’白畫如夜‘’。 俺曾經在十二月初到「柏林」商旅,上午九點多才天亮,下午三點多又天黑了;加上畫夜溫差極大,又逢下雪;那種在白天裡却黑暗濕冷的感覺實在不好受。難怪,老德友人說,這種環境條件容易引起酗酒和憂鬱。說得也是,俺若非有公事,真是想趕快往南走。

陽光是自然財富,也是「天賦」。台灣有「北迴歸線」經過,日照富足,果樹移到台灣種植,不論是溫帶或熱帶的果樹,在台灣都有機會活力旺盛,台灣被譽為「寶島」,是有道理的。這也是俺多年來親炙「果樹植物學」的心得。 冬天的台灣,日照稍短,也有十個小時左右;有些場所是人們自己遮日而減少親炙陽光,實在可惜!植物,依賴「光合作用」,有些植物偏好「半日照」,反而長得較好。那些偏好「全日照」的植物,若供水不濟,很快就掛了。意思就是,太陽的盛情太長,難以消受。

「九重葛」是奇特的植物,比較偏好陽光,能耐貧瘠而陽光強烈的生長條件,反而長得野艷出色。有可能是,貧瘠的環境刺激植物求生存的意志;所謂‘’動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‘’。 相似地,男人追女人,也不能一廂情願地太熱情,會嚇跑女人的;以「愛因斯坦」的「相對論」作比喻,男女各需要上演「半日照」,不宜「全日照」;如此,愛情才能持久。說清楚,講明白些,夏天抱著火爐終日不放手,誰受得了?在寒冷的冬天,稍微抱一陣子暖爐,幸福多了。 時下,有些男女熱戀,經常「全日照」,終於,「愛情花」兩三日就枯萎了。時間與空間是相對的觀念,却又合而為「時空一體」。經驗上,也是如此,若夜裡太陽不打烊,總是不正常,患失眠的人口必然增加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精神貴族」》

圖片
在俺的讀書求知生活中,常自勉,應該有一個難以形容的「目的」在等待。若以「基督徒」而言,那是「天國」;以「佛教徒」而言,那是「成佛」。 

換言之,這些「目的」都不在現在的「世俗」;那麼,不是教徒的人該如何活下去,而且有意義?

選舉結束後,俺有些各屬不同陣營的朋友;照常理說,應該「諸法皆空」,回到尋常草民的生活。可是,好像“回不去矣!”。

實際的情況是,「百思不解」或「耿耿於懷」的心情,掛在那裡七上八下的。也許是「非赢不可」,或「輸不得」也「輸不起」的壓力,讓俺的各路草民朋友,夫妻、情侣、同事、親戚,怎麼看對方,都是怪怪的耶!選舉前就一路怪怪地,到現在都「走精」矣!

真是鴻溝已深,樑子結大矣!俺,選後這幾天,只好強忍慈悲,見人就裝儍,鳥話少說些,以免被颱風尾掃到。

大致上,「百思不解」的一方,是“怎麼那麼容易就赢那麼多了?計票没錯吧?”。
「耿耿於懷」的一方,是“怎麼那麼容易就輸得奇慘無比,創「金氏世界記錄」。總之,都是你害的啦!計票没錯吧?”。

換言之,「一個選舉,各自表述,開心很虛,傷心不甘‘’。

俺到農業大縣「雲林」訪老農友和看果園;「老兄弟」問俺:“有料到這款「結果」嗎?”。俺說;“有啊!今年颱風少來,「結果豐收」,賣不到好市價矣”。

真是‘’雞同鴨講,答非所問‘’。如此也好!俺認為,諸法勿執,放下我執,就是自在。老農友的大哥,四年前競逐連任「里長伯」,竟然輸給那幾位「小朋友」。財力不足,認栽了!人生以「敗選」退場;經常躺在家裡喘!選舉也是精神病的源頭,也是另一種「性變態」。
以前,指導教授勉勵俺,讀書與求知,要時時期許自己,成為「精神貴族」;這四個字是對世俗中人有宗教使徒般的期許。

每日清晨,俺謹守母願,向祖上敬香,多年如常;久而久之,想到母親在世時有一個提醒,就是心情的「恆定」,來自內心的善願和反省。當時母親用的一個詞,來自日文語境的「自肅」。

「自肅」,的確是受用的「自勉」和「反省」;清晨上香敬祖祈願後,俺常回想到指導教授的期許:“「精神貴族」”。於是,生活如常,持善積善,不被外事挾持,心中自有定見。
這種草民的心情,以哲學的語境來說,就是“獨立公民的存在”。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