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邪聚惡散」》

圖片
秋冬以來,風邪、寒邪活躍;之前的夏季有熱邪、濕邪逼人不舒服。邪者,以破壞為始而終於惡果。秋冬養身進補,目的在於「克邪」。基本功無他,「誠心正意」不屈服於作惡即可。 至於如何啟動「誠心正意」?起於善念!客觀的浮世諸現象,看似紛亂,而有孔子所惡者,「以紫亂朱」;屈原所痛者,「黃鐘毀棄,瓦斧雷鳴」。以易懂之語陳述,正是「以假亂真」;以哲學之語批判,正是集「歷史之反動與虛無主義於匯聚成流」。 折騰台灣已有時日的在野政治勢力,始於合流之念,終於亂流之怨;於本日正式進入時代的轉折。一個舊時代的結束,帶來新時代的期待。合流之不容易,出於戰略想定的自欺,近於神學式的造神造論:誰才是「王者」?殊不知者,在於膺品想以假亂真,却必被破於真實之前。這是現象學所指陳的檢定法則。 有些友人問俺,如何看待台灣的大選?因紛亂不明而有焦慮。俺笑看浮世,輕鬆莞爾一笑,即可辨明浮世誰將主宰;正如暗夜漫長待天明之曙光乍現,浮世大白。 認真於選舉者,必出於誠心正意,最美!出於自欺欺人而選舉者,必工於心計;所謂團結匯流之話,正是自證不團結才是本質,參與者各有私利之圖謀,唯恐吃暗虧,已無能力述說自己陣營的存在價值和參選的正當性。 孔子有言:"君子固窮,小人窮斯濫矣!";自己無能而路上亂拉伕和砍柴,終有力窮而火熄之時。時代之諸現象看似騷亂激動,實則有邪窮之時。君子所至盼者,「始於兵而終於禮」;小人所亟求者,「始於狂愛而終於狂悲」。在野政治勢力之「邪聚惡散」正是一場可供哲學批判的浮世啟示錄。

法哲學筆記 -《「痛脚」》

 
 
法官,是不可被質疑的,必須被信任的嗎?司法是正義的防線,法官被訴訟各造及旁觀者信任,是可欲的價值。但是,其中有違逆人性之處,就是「神」都不被所有的人信任,更何況是人所出任旳法官。

對法官的先‘’不信任‘’,是法哲學所開展的司法正義論述的基礎。現實上,法官都期望享有先‘’被信任‘’的地位;於是,即使,忽視程序正義、偏頗而枉法裁判,主觀上,仍有法官無恥地,希望自己對案件能判而定奪,讓各方啞口無言。

「自由心證」是法官的特權,也常是法官對自己良知的叛逃。以上,都在強調,法官是人而不是神,被質疑是必然的;没有資格享有先被信任;只能以客觀的「程序正義」和「證據檢驗法則」,呈現被各方心服口服的判決,以得到尊重。

「法官」,在漢字的語境,被奉為「官」;這個詞極為不當而輕佻;似乎,地位在參與訴訟的人民之上。於是,「法官」心態上,先有「官」的自覺,貶抑「民」以流露「官威」,和「公平在我」,是「法庭」讓人怯步的原因。

德國法律史上的法制改革,對於法官的職能和地位,曾有豐富的論證,迄今未止。我個人,曾經在德國求學的時代,申請在「德國巴登符騰邦」的「二審法院刑事法庭」的旁聽。

那次的經驗,深受啟示;即使「被告」是一對搶刼殺死人的兄弟;法官的問案,却親切有禮而多所顧慮程序能否無誤,和「被告」的現場情緒和心理狀況。法官,就是希望,在法庭的現場,能在程序的正義中發現‘’真實和正常‘’。

冗長的開庭,結束時,我的感受是「法官對各方的尊重」;基礎在於「無罪推定」。誠為「法治」的文明國家。

「法庭文化」的主角是「法官」;在法哲學領域,有關「德國法制史」的一本經典作品,是「法律史專家」(Rechtshistoriker) Prof. Dr. Ingo Müller 所著作的「可怕的法官,我們的司法無法解決的過去」(„Furchtbare Juristen“ – Die unbewältigte Vergangenheit unserer Justiz,1987 )。

「過去」,指的是「第三帝國」時期,「納粹黨國」的司法不義,法官奉黨國教旨的枉法指揮訴訟惡行;那已經不是「審判」,而是「政治表演」,以完成懲治「黨國敵人」的威懾任務。

台灣,走過「外來黨國」漫長黑暗的「戒嚴時代」;迄今,即使已經「解除戒嚴」三十年;獨裁者仍被黨國信徒膜拜,法律是鎮壓迫害異己的專政武器。

借鑑德國的法制改革經驗;我輩「本土台灣人」,有漫長的人生,經歷過「戒嚴歲月」迄今;仍有許多冤案、假案、錯案,都不是傳說而是事證明確的歷史事實。

「黨國法官」是法制史的「痛脚」;唯有坦然面對而除害。法官聞新的「監察委員」將劍指而氣急敗壞,莫非曾經作賊而心虛?台灣成為「偉大的國家」,「司法之惡」是逃不過去的「痛脚」!

相關文章:

法哲學筆記 -《法官與狗》

哲學人生筆記-《開國王朝「義犬咬法官」記事》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《"於法尚無不合"》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折磨學」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 《「伊朗來的無花果乾!」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極道の國家和女人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