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大寒」有感》

 
 
 
一年二十四節氣的‘’末站‘’,「大寒」(一月二十日),就在本日。觀天作息園藝,終於有一年將盡,「立春」(二月四日)將到的期待。

實在是寒冬凋零,讓人難受;許多「鳥事」,必須等待春暖花開才有勁。不過,如此的說法是推拖的藉口,對冬天不公平。實際上,有許多園藝的「鳥事」,翻土、剪枝、施肥和嫁接,都可以在冬天進行。

台灣是寶島福地,走過世界上許多“鳥國家”,我還是‘’最愛台灣‘’;這裡是我生根和發展的空間,更有親情、友情的牽絆;真是人親又土親;俺總想盡微薄的心力,增加台灣的“正能量”。

即使三不五時地,寫些五四三的筆記文章,說些有良心的‘’鳥話‘’,也能自得其樂,又不佔用國家與社會的資源;實在有夠衛生又環保。俺很像美國社會的「清教徒」;以高貴的信仰自持和自我求全,惦惦地對抗浮世的淪落。

「清教徒」的本義,來自「基督新教」(Protestantismus )的信仰者,在十六世紀的歐洲,對「抗議者」(protestatio)的稱呼,那些異議者,是很不滿主流建制而腐敗的「羅馬教會」,也就是普世旳「天主教」。

微觀的草民世界,即使在寒冬將盡,仍然可以看到生命力的強勁,表現在每三年一次的梅花滿枝頭;蜜蜂把握大開花的時機採花蜜。從中,俺也看到四季川流,生命依存的現象。如此說來,冬天没啥不好;不同的物種,各有所好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