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故事筆記-《「花」與「草」》

 

新年初,冬天裡難得出現暖陽藍天。有公事在身外訪客户;途經「京畿要地」的「中樞大內」;‘’愛國‘’東路,靠近「小南門」的“樞密道”上,感到彷彿走進林蔭隧道。

陰森森地,肅殺氣氛裡,憲兵和「便衣特勤」,散佈在林蔭道上,「鐵網拒馬」霸佔‘’愛國‘’的人行道,我只能走上被施捨而圍出來的狹窄行車道邊緣。實在很不開心,啥‘’鳥地方‘’?總統官邸在一邊;對面那邊是以前的「錦衣衛」:「警備總部」。

記得在「戒嚴時期」,此一地區是‘’閒雜人等‘’不宜停滞的「鳥地方」。確實地,也真是如此!人去鳥來,林蔭路樹到植物園一帶多「市鳥」。

大好天氣,竟然路經“鳥地方”,頗有“黑色劇”的反諷;人民直選出來的最高‘’公僕‘’,又被崇榮為總統,竟然如同「坐監」,基於安全的這個或那個的理由,而被迫不能「親民」;人民與總統互相疏離,終究不是「平易」。

擔任民選的總統,却没有草民的自由,嚴格防範草民的騷擾或冒犯,像被擺在監獄裡的“花”;草民彷彿都成了非善類的刁民,總統躲起來最完全。

但是,即使如此,嚮往最高權力的誘惑,依然吸引許多善男信女爭逐入住‘’樞密道‘’。記得上一次,路過此區,是大約兩年多以前,當時,我參訪過附近的「重慶南路二段」上,巷內的「孫運璿科技人文紀念館」。

出來後,鄰户有一群維安中樞的憲兵,假日留守在打藍球;我閒極無聊,駐足往內觀賞「鬥牛」。喔!原來「御前兵馬」的「禁軍」是如此打發留守備勤的時間。

孰知,不久即有領班盯著草民,打量質問:“有事嗎”?我打手語‘’OK‘’回敬!

孰知,不來電而被再問一次,口氣略顯不友善;“有事嗎”?草民又以手語‘’NO‘’,搖手回敬。

只見三個特勤上前:“你啥意思?”。草民雍容大度,笑著說:“沒事”!那三個特勤,有些突丌,不解地盯著我,上下打量我肩上揹的脚架包和背包,可能以為來者不善。

於是,草民安慰對方:“知道你們没事,我很高興!”。那三人,還有打球停下「鬥牛」的球員,一頭霧水,彷彿「怪叔叔志村健」來訪。

那時候,我有所理解:長官來,是「巡視」,情人來,是「慰安」,家人來,是「探親」,「文康」來,是「慰勞」,草民來,站在門外內視,是「莫名其妙」!

當然,路上遇到兵,此處已不宜久留了;草民就以手語又亂摇幾手“Bye! Bye!”,光明正大地開溜了。路人草民「怪叔叔」,路過一個怪裡怪氣的,既有‘’黨國怪味‘’,又有‘’中國川味‘’的「鳥地方」:“愛國東路”和“重慶南路”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