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選文章

世界小事筆記 -《「被歧視」的理解》

圖片
「被歧視」, 一種相對於「歧視」在主客位置上的位差。總之,互看「不對位」的視覺上和心理上的偏差。文化的、宗教的、族群的、部落的、語音的,•••無所不在。 「被歧視者」將感受說出來的時候,必然是一種被排斥的、被看低的自卑和受傷;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。「被歧視」來自相對者的「優越感」。每個生物系統都存在「歧視」和「被歧視」,關鍵在於「實力」,那才是「被歧視者」必須武裝自己的條件。 曾經貴為米國總統的川普君,連任失敗後回復「死老百姓」的地位,多案的官司纏訟,不免感嘆「被歧視」。那就是失去權力,也就失去特權;虎到平地被狗吠,很正常! 最近,台灣的郭大富想選總統被徵召不成,心理和自尊頗受創,支持者傳出其在過程中「被歧視」。浮世以成敗論地位。不虛也! 中國人,近來熱嗆香港「國泰航空」的空服員歧視中國乘客;事出於,中國乘客對於要求提供「毛毯」的英語說成了要「地毯」,而被空服員嘲笑且相傳於同事之間。此舉,引來「中國人玻璃心症候群」的發作,以前的「百年民族恥辱」又被喚起。 回想過往到現在的大小敘事;別忘了!中國自己常欺侮鄰國,要求朝貢天朝和漢族的天子;中國人更常仗勢欺弱;對周圍的鄰人,常駡人「小日本鬼子」,「鬼島呆包子」、「高麗棒子」、「越南蠻子」、「夷狄番子」、「西番犬戎」,•••。 俺的老中同學透露著:中國廣大地域人口的互相歧視多矣!北京人歧視上海人,男人懼內而侍妻;上海人又歧視廣東人,後者好吃陸海空的各類野味。有意思地,以政治地緣上的遠近來決定歧視的程度。 上海、廣州的「城市經濟」較有發展;北京來的老中同學給的評語是:中國地廣人多,有歧視是多元文化現象,「夷狄犬戎」入中國則漢化,「被歧視」是異族同化進程中的自然現象。就忍著唄!佛教東傳中國,梵語讀音“अमिताभ"(Amitābha)現在不都習慣著唸「阿彌陀佛」?! 天啊!這樣的大國衆民,自以為是的心態,難怪會讓內外的弱者恐懼,活得沒有人的尊嚴。保持距離,以策安全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人才」外流》

 
 
注意到時下浮現的「鸚鵡話」:“人才外流”;我想了又想,“人才”是「啥鳥」?人就是人,何謂「才」?那方面的「才」?

術業有專攻,為往生的‘’先人‘’檢骨骸,再為「客户」禮敬,做一般人所不敢做的“大事”,是不是有“才”?日前,一位‘’老朋友‘’,自美國來台灣,說要為往生多年的父母辦理‘’大事‘’,請我幫忙介紹「檢骨達人」。

平常,我忙著浮世鳥事;一時想不起來,那裡有「達人」?莫非,這方面的「達人」也加入「人才外流」的‘’時潮‘’。不過,我請教「生命禮儀業」的「達人」,介紹與‘“老朋友”相識後,自行看著辦,解決了!

各行各業,「達人」散佈各角落,只等「供需面」的‘’麻吉‘’(match)。時下,比較可笑的“無知”,乃是浮世說「鸚鵡話」:“人才外流”,這句「鳥話」,是有目地的聯結到“前往中國就業的求財者”。

似乎,言下之意,到中國的人,包括加入「中國共產黨」,都是台灣的‘’外流人才‘’;甚至台灣「檢察官」偵辦中國在台灣‘’養小鬼‘’的法律案件,也被刻意聯結到「白色恐怖」,迫害認同中國的“人才”,意圖妨礙“人才外流”中阈。

僅從這一個「鳥話」的背景出發,去理解浮世的「假象」;大致上,可以發現:那是在台灣‘’失意的人‘’,也‘’不怎麼樣的人‘’,或者‘’阿貓阿狗之輩‘’的‘’負鳥氣‘’的「氣話」;在台灣的「中國勢力」為「中國崛起」的‘’鳥現象‘’努力‘’造神‘’。本質上,為了‘’唱衰台灣‘’,奪‘’本土台灣人‘’的信心和意志。

長期的觀察,我認為,台灣的人口和機構的資源投入市場,已有過度的負荷,人口出生的「少子化」和「老化」,‘’阿貓阿狗大學‘’的廣設,銀行的家數過多,讓剩餘的超額資源以國際化的戰略走出去,以減輕台灣本土的負荷是‘’好事‘’。

「自由化」和「國際化」,對台灣是優勢導向的戰略;而且,台灣,根本不必迷信,‘’鳥事非此鳥不可‘’的假象,企業或個人,想走下一步,必須自行承擔風險和後果。

台灣的‘’不公不義‘’現象之一,就是‘’奸商‘’和‘’賊人‘’過多,在台灣能撈就撈,丢下「爛攤子」給安份守己和奉公守法的古意草民;而政府出自「政商勾結」的「暗室交易」而出面拖無辜的國民來分攤虧損和禍害。

君子惡居下流,人往高處走。認真求實,造就自己,誰鳥啥鳥飛那裡?飛進鳥籠的笨鳥,總是大多數;自由自在的鳥,才是真正的鳥!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 《「伊朗來的無花果乾!」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"於法尚無不合"》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折磨學」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極道の國家和女人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