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《不是「是不是」》

 
「自由」與「奴役」是互斥的價值。「自由」是一切價值的基礎,就是「選擇」;「奴役」正是剝奪「選擇權」。人,很容易在名與利的誘惑時,選擇「奴役」;在自由的國家給予尊重,此為個人「選擇權」的實踐,也必須自行承擔後果。

在奴役的極權國家,卻沒有實踐個人「選擇權」的自由。人,為何自己主動逃避自由?原因,大多在於經濟的依賴,個人身家所繫的名與利都在奴役的極權國家;「錢途」和「飯碗」,都不在自己的手中。

有自由才有藝術,否則,在奴役的極權國家,藝術,不是「是不是」的「選擇」,而「是」奴役下的"表演"。台灣,陸續有「藝人」在中國"表演"以「娛眾」,仍難以擺脫中國傳統社會的地位歧視,被認為是"犬養"的「戲子」,任"出資者"擺放指定。

有的「藝人」,還積極諂媚倖進,檢舉其他台灣出身「藝人」的「政治成份」和站上牆頭,回首羞辱自己出生成長的台灣。這樣的「人才外流」,到了中國而「自甘下流」,是中國極權國家的環境使然而外顯「人性的惡」。

中國長久的「皇權封建」專制的歷史和草莽的流氓、無癩、騙子集團的「嗜暴」養份,和學自「歐陸」與「俄羅斯」那些「無產階級」的「工賊」,而匯聚出帶有「布爾什維克黨國」專權的「黨文化」,表現以力掠奪,強權就是道理。唯名與利是圖的台灣政、商、演藝、文人,入其中,只能自甘為奴役。

其中,或有人在中國的「泡沫經濟」吹大的過程中,撈到暴利,卻自證坐實了是勾結貪腐權貴的「奸商」和被操弄的「戲子」,只有「進貢」和「表演」;而且,在必要時,必須在政治上主動「表演」政治,公開地「自我否定」。

台灣的「藝人」,"正在"或"意圖"到中國撈利的「人才」,最怕被貼上或沾上「台獨」。可悲地,出生和成長都在台灣,卻不知「台獨」的精神實境,空氣、土壤,花草都是真實存在的「台獨」。

何況,思想表意的生活,都是無從拋棄的與生俱來的「台獨」,正如人的身高體重,花草的生根於土地;如何能自我否認?「台灣」的主權在民,自由精神的國家,就是「台獨」;只有外來者、殖民者才會懼怕「台獨」而「反台獨」。何況,「台獨」是台灣存在的本質;從何「反」起?

可預期地,不僅「台獨」,逐漸地,甚至「台灣」,也會成為「戲子」在中國發展的「原罪」;在沒有利用價值後,下場可悲。曾經,有些暴得名利的「戲子」和「奸商」,在中國的政治鬥爭形勢下,被以逃稅和貪腐的指控而被下獄,名利如春夢幻影。

台灣,又有「藝人」,急於表態:"以前不曾、以後也不會支持任何台獨言論及行為"。何其可悲的卑下表態!以前不是,至今不是,以後也不是「台獨」;也不支持「台獨」;既無礙於台灣的「獨立自存」的事實,也顯示自己的拙劣「表演」。

台灣的「藝人」,在自由的國家台灣,可以有「選擇權」,彰顯藝術的精神,也被尊為「藝人」;「藝」的表現就是「良知自由」。若為了在中國的名與利,而驚慌地"下作"自己;賣在是無知。

在奴役的極權國家,自我否認而表態為「不是」,是沒有用的!「話語權」和「定義權」都不在自己的手中;極權國家對個人的「霸權」就是:"說你是,就「是」!你不是,也「是」!說你「不是」,你就不是!你「是」,也不是"。

為何在自由的國家能有向「偉大的藝人」致敬的傳統,而在奴役的極權國家,戲子卻爭相成為入幕被犬養的「寵優」?問題簡單,卻值得深思。

相關文章: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補修表態學》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人才」外流》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