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16日 星期五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「聖堂俗事」》

 
 
 
國家,代表的意義是「秩序」;「詩人」與「不懂幾何」的人,希臘哲人「柏拉圖」認為,應該被逐出他的「理想國」。

「詩人」以支離破碎的片斷話語,道出秩序的專制與荒謬;「幾何」代表完美的對稱,更是「秩序美」的呈現。秩序的維護者,也是專制與荒謬的認同者,豈可與「不懂幾何」的「番顛」同在「理想國」?

人的心裡,常不滿現實而嚮往「烏托邦」,一種「理想國」,極至的「秩序感」。德國人的口頭語是“Alles in Ordnung”,意思就是凡事不可混雜紊亂,務必有秩序。

這樣的民族性和社會是孕育專制獨裁者的沃土。日本人也很相似。中國人,也因為“亂怕了!”,聽到「皇帝回來了!」,竟然欣喜若狂;欣然相約‘’去給皇上當奴才‘’。

過於有秩序的國家社會,難免無趣和沉悶。俺在中國看「新聞聯播」,幾乎抓狂。若社會上有詩人愛嘲諷,亂塗鴉或噴漆的「番顛」,愛秩序感的社會大多有「玻璃心」,很難接受,如臨病毒大敵,務必統統抓起來!

一個缺乏包容自信的社會,生活必然缺少真正的愉悦而淪為偽善虛假。中國自稱「新中國」,反「米帝」,又反「日本鬼子」;却是貪官妻妾兒女「躲在米國當美人」,或狂愛遊「倭奴國」賞樱和楓狩,還專程「爆買」。

以前,俺住在德國大學城外的「天主教」的修道院,看到神父和修女不苟言笑,每日讀經祈禱。入境隨俗,俺也不好儍笑。後來,一位南非來的黑人神父,夜裡獨自在「視聽室」觀賞歐洲的午夜「成人節目」;正好,俺深夜回來,去取信件而目睹神職的禁忌。

黑人神父,邀俺一同觀賞「午夜場」;盛情難却而相陪看了一段,還真地有趣。天亮後,還有課,俺愛睏而先告別;臨去前,俺祝福神父:“願上帝與您同在!”。神父瞪著螢幕,回俺:“願夏娃先陪您入眠!”。

天微亮時,聖堂已傳來讀經和唱聖詩的歌聲。不久,隔著中庭花園看去,那位黑人神父已在講壇上讀經,帶著多位神職禱告;然後分享午夜場的成人笑話,就是俺觀賞到的那一段情節。

聖堂傳來多位神父和修女的大聲歡笑不已。看來,黑人神父因材施教,以「課外觀摩」帶給清修的神職愉悦。

生活就是輕鬆看待,凡事在意神學的教旨,只會成為「基本教義者」,大家都緊張。何必呢?從此,俺對浮世表裏自有見解;探索表象與本質,找出「精神病理」之所在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活著」》

鬥啊!爭啊!終於「到站」!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;活著,該如何活著?為什麼活著?人生從「起站」出發,何時到站?當然,一定有「終站」! 近三年來,浮世多變;大致上,分為「鬥來鬥去」和「死去活來」兩類「活著」。 前者,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,一犬吠影,眾犬吠聲,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,逐漸地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