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15日 星期四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長老」的昏庸》

 
 
 
「人之患,在好為人師」,尤其自認人生閱歷豐富的「長老」,尤其,曾經當過「長官」,總以為自視甚高而好發高論。大者,指點江山,中者,推薦人選,小者,暗施手脚。總之,不甘寂寞,不可被忘記。

「長老」,是「氏族」與「部落」社會的精神變態殘餘,視「氏眾」或「部眾」為可以指點,需要賜教的「昏眾」,自視為燈塔或路燈。

確實,人群的社會有「羊群現象」,等待「領頭羊」的出現;然而,文明之進步,人群的精神所需要的,是每個成員能有自由的精神和獨立的思想,自己能明辨事理與是非,而非人云亦云。

台灣的「選舉年」又到了;各路的「導師」、「神棍」蠢蠢欲動,想藉機搶當「造王者」;不甘寂寞的長老,說話條理不清也要再三提示:“某某人不錯!”;如同股市的「分析師」向投資的「茫眾」推薦「明牌」。神棍以宫廟編造的「國運籤詩」自欺欺人。

在言論自由的社會,選賢舉人就是意見與立場的「意思表示」而已,不具有「真理」的價值。「長老」公開所言: “某某人不錯!”的提醒再三,反而讓俺注意到,這項推薦是否為「反市場指標」?

時光回溯二十年以來,「長老」所言的「可信度」的實績,幾乎都是「槓龜」:

曾經,以「軍頭」出任行政首長,公開自讚彼此「肝膽相照」;孰知,淪為水火不相容,而以「肝膽俱裂」收場。

曾經矚意「富家公子」出來競選總統,宣稱可以繼承「國政路線」(Legacy);孰知,事與願違,敗選後投奔中國,「聯共制台」,擔任「買辦」。

曾經,酬庸愛將以「省長」名器,公開展示「形同父子」的肢體動作,繼之以「凍省」而「父子成仇」。

曾經,執「黨國之子」手臂,標舉為「新台灣人」;奈何,換來「新台灣人」的背叛而被踢出不能見容的「外來黨」。「黨國之子」繼之以「急統傾中」背叛台灣。

究竟,「長老」自己無識人之明而屢受背叛,還是人在屋簷下而自始言不由衷?抑或,黨國徒眾的人心奸巧,權力意志的本質就是爾虞我詐?

“廉頗老矣!尚能飯否?”;老而不能虛懷若谷,而仍好為人師,被推薦的‘’某某人‘’,焉知是福是禍?

「哲人為王」,是好是壞?只是「柏拉圖」的古典理想;現實上,自視高傲者而未見自己的立足地濕滑,誠如日本的諺語:“燈塔照不見自己的底部”,可比喻為「長老的昏庸」。

相對於此言,另一位古典哲人「蘇格拉底」的名言:“俺只知道,俺啥麼鳥事都不知道!”,較具有哲學意義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活著」》

鬥啊!爭啊!終於「到站」!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;活著,該如何活著?為什麼活著?人生從「起站」出發,何時到站?當然,一定有「終站」! 近三年來,浮世多變;大致上,分為「鬥來鬥去」和「死去活來」兩類「活著」。 前者,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,一犬吠影,眾犬吠聲,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,逐漸地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