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 《 「飄」與「漂」》

 
 
 
大約在七年前,俺寫過一篇關於「浮世之緣」的文章:《「時間的烙印和生命的轉世輪迴」》。內容來自童年時代,俺的母親敍述小時候在「公學校」,日本老師講述季節流轉的美學印象。

故事以一對戀人期待來世仍有情緣,於是各自拾起路上的落葉,許下「愛的心願」後,趁著一陣秋風,同時抛向天空。來世,兩人若能再續情緣,樹葉應該‘’飄‘’到相近的落地位置。

現在聽起來,「現世之戀」美矣!却讓人偏執而不理性。然而,這般現象正是「戀的本質」;戀的「不可理喻」。樹葉的「飄」,以「空氣動力學」的觀點,屬於客觀的「力學」規律,不以主觀意志的心願而轉移。

在期望與祝福的語境中,俺,主觀上,常懷抱善意,願天下有情人心想事成。客觀上,浮世却常見「打死不賠」,「愛錯人比死更慘」的悲劏,所以也多予祝福:“早日脱身,心想事成”。同樣是「祝福」的心願,「統」與「獨」都適用;反正,浮世現象看開了或想通了,都有辯證的客觀規律。

只有空氣有「力學」嗎?不!上善若水,也有「水力學」;水往低處流;汪洋中有「洋流」,在大氣條件下和地球與月球的「引力作用」中,有潮、有浪,也有波,如此週而復始,形成「趨勢力」,「個體」只能順勢而「漂」。

台灣和日本同屬「海洋國家」,受惠於海洋的開放和浩瀚,彼此雖然有海域主權交錯的爭議,却也因為海洋的「界面」而有意想不到的「浮世之緣」。

有一位日本的女大學生「樁原世梨奈」小姐,在兩年多前,於日本南域的「石垣島」潛水時,遺失「防水照相機」在世界最大水域的「太平洋」中,竟然在九百多天後「漂」到台灣的陸地,在「蘇澳」的海灘上被小學生檢到,透過網路尋找失主而在一天之內被確認將「物歸原主」。

「樁原世梨奈」小姐,驚喜於浩瀚的大洋與時空中竟有「妙不可言」的「浮世之緣」。這裡存在可以理性解釋的「客觀條件」,就是有效率的網路聯結,帶有善願去淨灘,拾獲失物而為失主著想的小學師生;另外,就是網路上的推波助瀾的網友。

可以說,「客觀律」就是網路上有浮世的「大愛」與「同理心」和「成人之美」的心願。「情緣」在私領域中的客觀理解,是「不可知論」;網路上也不乏「惡」與「恨」的「不可理喻」。

俺,始終堅信,“自由是一切價值的基礎”;浮世愈自由,正視「惡」與「恨」的存在,自我提醒要超越那「不可理喻」的障礙。

回憶童年時代,母親認真地訴說「飄葉」的故事,俺一直相信,浮世有此可能。許多年後,俺有了哲學與美學的思與論的能力;終於理解,戀與愛是「不可理喻」的。不過,情與緣,只要戀人將對方放在心上,不是很浪漫也很美好的事嗎?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相關文章: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時間的烙印和生命的轉世輪迴》

- 2011年11月10日

- 《結盡同心締盡緣,此生雖短意纏綿。與卿再世相逢日,玉樹臨風一少年》 –

- 六世達賴喇嘛 羅桑瑞普‧倉央嘉措 –

每當我看到樹叢中,不同的樹葉,在季節流轉時,有的漸枯葉頑強地殘掛枝頭;也有的已枯葉飄然飛落大地;尚有一些青綠樹葉依然緊附枝條,望向藍天。

我都會想到這首充滿生命離情不捨的情詩;對於被迫捨棄俗世情緣的藏傳佛教六世法王倉央嘉措而言,應該說,這是一首道詩。多情難捨又依依,卻又坦然接受生命的緣起緣滅,又期待來世相會聚合。

記得我小時候,母親曾為我講述一個日本《戀與愛》的童話故事,《楓と樺の浪花戀》;青楓樹和白樺樹,因緣相鄰而生長在北國的山林;它們的樹枝相近而交錯。

春綠秋黃的樹葉,舖陳了季節的顏色。秋天的時候,一對春梅竹馬的年少戀人,來到樹下,撿拾了一對互相堆疊的美麗的黃葉,許下心願。男生取的是楓葉;女生取的是樺葉。

當山的一方秋風吹起,兩人順著風放出手中的黃葉,看著葉片懸空飛舞,然後飄落大地。看哪!可以想像,那是多浪漫童心的一幕情景。

兩人追上前去,想再拾起分別許過心願的那一片黃葉,卻發現它們已相距甚遠。兩人的心情有些悵然的失落感。於是,戀人互相依偎傾訴所許下的心願;原來,他們許的心願都是,期望自己能從此永遠和對方在一起。

黃葉乘風放手,隨風飄落,是希望上天能見證和安置他們的永世同林;即使黃葉落地,也希望能生生世世相依相伴。然而,上天似乎有意讓他們以後,如果有來世,也有些距離了。如果隨風飄落的黃葉,依然互相靠近;表示他們的來世仍會聚合,成為戀人伴侶。

在秋天的落葉季節,我不禁想到童年時候,母親曾為我講述的這一個帶些許悲劇浪漫的童話故事。相戀的人以悲情分離收場,似乎是世間《戀與愛》的宿命。

戀是迷失的,愛是理性的;讓《戀與愛》發生質變的關鍵,就是時間的烙印。一世的戀,無從蛻化成愛;於是期待來世的聚合,盼能羽化成蝶,變身為美麗的飛影。

如同我家的栗子樹,春天長出的綠葉,帶給我賞心悅目的青碧風姿。秋風來了,看著黃葉漸枯;它向我顯示時間的烙印,似乎有意向我告別今年的《秋之戀》。

再過幾天,它終會隨風飄落大地;它將先化為泥土轉世輪迴,約我明年春天再聚合,共續《春之戀》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