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16日 星期五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欠俺公道」》

 
 
 
公道,自在人心嗎?問題是,人心在那裡?俺聽人家說,人心就是良心;很可惜,良心被狗吃掉了!

那隻狗這麼大膽?事關俺的公道,没良心的狗,啥鳥不去吃,竟然吃掉俺的公道所在的良心!真是没良心的狗。

其實,凡事不必全怪狗;狗是人養的;人不是狗養的吧!?只怪自個兒生不逢時,生在一個別人的良心被狗吃掉的時代。俺的公道没指望了!

究竟,俺有啥冤屈?認真說起來,也不是啥麼大不了的鳥事,就是感覺不對勁;怎麼都是你們在當壞人而且沒有遭到報應,俺一直當好人,而且不只是普通的好人,也是不知怎麼使壞的「宜人」。然而,吃香喝辣的福利都沒份,連「索吻」這款鳥事也不會。

這麼說吧!當好人是義務,當壞人是權利;人生只能盡義務而不能享受權利,這樣的鳥世道,對俺公道嗎?

有時候,俺很謙卑,只抱怨而已,浮世欠俺“一個”公道就好。但是,公道是不可‘’計數‘’的;零零總總,就是那個 "気持ち(きもち) 悪い"。

唉!說到底,對浮世無奈而心裡不平衡,只能嚮往擁有「烏托邦」的國籍;至少那兒不是鳥地方,只有俺自己能去,一切自己打理;更没有俺討厭的狗。

其實,也不是狗有啥不好,而是只會摇尾乞憐,三不五時偷吃別人的良心,害俺的公道没指望。俺的「烏托邦」禁止狗入境;很公道吧!至少,俺的 "気持ち(きもち) いい"。

―― 跟狗過不去的俺 ――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活著」》

鬥啊!爭啊!終於「到站」!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;活著,該如何活著?為什麼活著?人生從「起站」出發,何時到站?當然,一定有「終站」! 近三年來,浮世多變;大致上,分為「鬥來鬥去」和「死去活來」兩類「活著」。 前者,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,一犬吠影,眾犬吠聲,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,逐漸地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