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16日 星期五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索吻」》

 
 
 
長官職司何事?女助理提供那些‘’助理‘’工作?以前,俺的想法很「大公無私」;就是「動口動手」,替長官分勞解憂。

有法官向女助理‘’索吻‘’,而且「得」後;俺困惑而生,“索吻”該如何想像?就教一位「情聖」友人,俺學到一個「同義詞」:“香一個”,或“咬一口”。俺,立地成佛而大悟,「索吻」就是「造口業」。

「索吻」的「受詞」,在精密製造業的用語是「對嘴」;在國際外交場合的談判對象,稱為「對口」。軍事上的用語是「瞄準」和「擊中」。美式足球的用語是「達陣」。

法律界的討論,有些心虚:這款‘’鳥事‘’竟然扯到「婚外情未遂」,有些不知所云。顯然地,所有已婚的人,都有「婚外情未遂」的嫌疑,只要「索吻」的「對口」不是‘’合法‘’的「名嘴」。

至此,終於真相大白:「索吻」專屬男女「情人」的福利。已婚的人,想對外「索吻」,只能鴨嘴對雞嘴,鎖不起來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活著」》

鬥啊!爭啊!終於「到站」!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;活著,該如何活著?為什麼活著?人生從「起站」出發,何時到站?當然,一定有「終站」! 近三年來,浮世多變;大致上,分為「鬥來鬥去」和「死去活來」兩類「活著」。 前者,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,一犬吠影,眾犬吠聲,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,逐漸地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