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哲學筆記 - 《「踩到俺的痛脚」》

 
 
 
去年九月初,俺以「印度棗樹」為「砧木」,嫁接的「穗木」是「中國棗樹」;手術後,「紅棗樹」迄今成長順利,本月也開花了。

「紅棗樹」的嫁接是採用「切接法」,為了密合「砧木」和「穗木」的「形成層」,俺特地選用日本「aglis公司」的,以「石臘膜」合成「樹脂」製成的「嫁接膜」(aglis Buddy Tape)。

「嫁接膜」的優點,是撕下一節來使用,「延展性」可拉到六到八倍的長度,用於包覆嫁接的部位,可有利於配合植物枝條的成長變粗而能自動展延又密合穩固。

正如人體有「骨折」而接合的部位,最怕‘’冒失的傢伙‘’來碰觸;俗話的「踩在痛脚上」,正是此意。善意地理解,「冒失」是「巧合」,可能不是故意的;而被「踩在痛脚上」的「難民」,只能自認無奈,或者,算是「歷史的不幸」。

近期,「雜樹林」裡「白頭翁鳥」的「鳥仔」正在學飛行,很奇怪地,「鳥仔」有許多粗壯勇健的樹枝可停站,却偏要選俺細心呵護的「痛脚」停駐;而且,「鳥仔」還流露無辜的純真表情。

俺,只好自個兒痛在「玻璃心」裡。「裝皮」的樣子可能會「討打」,除非「弱小」又「有萌」;但是不能「假裝」。法律上的「未成年者犯錯得減輕其刑責」的「但書」,在本案也被俺援用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