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白痴」的「精神現象學」》

 
 

  
不費力氣就吃到了,可能是天上掉下來的福利,通俗的說法是「白吃」。願意給人「白吃」的一方,會被人嘲笑為「白欺」。啥麼樣的人會自動地「投懷送抱」,給人「白欺」?非「白痴」莫屬。

語言有欺罔的本質,「白痴」總認為別人太笨,不能理解自己的苦心孤詣,「白欺」的本質應該說是「禮讓」。於是,「白痴」又自認是「務實」;除此之外,浮世已無高貴的「價值」可言。

當然,「白痴」不需要「價值」,只想要人家不要再嘲笑「白欺」,只要崇尚「務實」,被人叫「白痴」比較心安理得。

「白吃」只是投機,貪些小便宜;沒想到,被吃成「白欺」,又被正名為「白痴」。說來可悲也可卑,「白痴」當道,而且是以「維持現狀」為精神現象。

德國哲人「黑格爾」認為,人類的歷史是理性展現的結果。「白痴」來寫歷史有意義嗎?有啊!就是「自以為是,孤獨求敗」。

「白痴」的歷史悲劇,就是不知「存在」的意義,只想維持「白痴」的現狀,被人「白吃」和被人「白欺」也哭笑不得。

俺比較好奇的「鳥事」是,自認菁英的人怎麼會變成「白痴」;而且還要孤獨求敗?問題是,浮世還有誰會敗給「白痴」?什麼時候,來一場自認「白痴」來參加的「求敗比賽」?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活著」》

鬥啊!爭啊!終於「到站」!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;活著,該如何活著?為什麼活著?人生從「起站」出發,何時到站?當然,一定有「終站」! 近三年來,浮世多變;大致上,分為「鬥來鬥去」和「死去活來」兩類「活著」。 前者,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,一犬吠影,眾犬吠聲,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,逐漸地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