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- 《「奶媽」也有「槍」》

 
 
「男生」,很在意被稱為「寶」;「女生」應該也很在意被稱為「寶貝」;甚至有藝人以“…「Angel寶貝」”為藝名。有些男人,喜愛當「大哥」,熟識的女人被唬作“乖!A寶,大哥替你搞定”。

世道無難事,「大哥」如何搞定「寶貝」的「鳥事」?不難!有槍好辦事!男人也常誇自己的「寶貝」是「槍」。

為何「槍」重要?小男生自幼以「玩具槍」為玩伴;小女生,以「洋娃娃」為「寶貝」;雖然「玩具槍」與「洋娃娃」應該沒有「殺傷力」,却有影響男女一生的「作用力」。

男生追女生,女生‘’假躲‘’男生,似乎是「天理」,真的嗎?這類「青春期」的鳥事傅奇是可以追溯到童年的「奶媽情結」;奶媽是「生身媽」或「哺乳媽」。「斷奶」是尚無話語能力的幼兒期的‘’被初次背叛‘’,逆生理需求與依賴的不得已的措施。「奶嘴」初登板成為「救援投手」。

稍長之後,「玩具」和「洋娃娃」成為男女幼童的「益智」和「母性」養成的輔助教材。男生國的「國歌」是“妹妹揹著洋娃娃,走到花園來看花……”。無奈的記憶,從此逃避育嬰的「鳥事」;彷佛那是女人的「本業」。實則,男人多半也無心於此,而寧願玩自己的「大玩具」。

從「奶媽」束縛解脱的媽,另有要事,可能是投入職業,或被迫「重新做人」,否別,就是讓自己成為「寶媽」,以玩自己的「寶貝」向外人炫寶。

對於自己的「寶」,在成長過程中的習性,在「寶媽」的「潛意識」中並非要務。「寶貝」的偏好習性,都不及「寶媽」自己的炫寶重要。寶貝想要的「玩具」,好說!買就有。

究竟,成長的人,啥麼「鳥樣子」才是「完人」?浮世没有定型!

俺以為,向獅群學習;「大猫」的獅子是「母系社會」;母獅育幼和狩獵,雄獅中的獅王保護領域和傳自己的種,立威於獅群。當小公獅有初長「鬃毛」(Mut)的跡象,就被獅王驅逐出獅群,以免影響「寶媽」的母獅和姐妹的任務。

另一種可學習的·「教養」,就是「易子女而教」;「錫克教」的男人,與友人「易子相教」,視為男人的光榮。在「基督教」文化區,子女受洗後,有「教父」和「教母」的傳統,可助益子女的成長和養成。

俺在德國看過「奶媽哺幼」;一位已斷奶的大約五歲的男童,頑皮不已,亂摔玩具,又拿著玩具當作「槍」,可能學自電視中的劇情,對著奶媽:“碰!碰!碰”;「奶媽」受不了‘’被射擊‘’的精神威脅,竟然抓住男童「塞奶」;口中還嘮叨著:“我也有槍”。

男童靜下來了,又回到「塞奶期」。俺看到此景,想著男童的未來,應該會是「媽寶」一枚。男童在啟蒙期,還是應該有受自父的影響;不應該只交給奶媽「塞奶」了事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