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全球通緝」》

 
 
 
 
米國總統「川普君」堅定地指控中國「竊取」米國企業的「智慧財產權」,作為徵收中國產品高額進口關税的基礎之ㄧ。「竊取」,這個「動詞」很難聽,等於指控中國是「賊國」。

在米國之外,如何感受一個國家「竊取」另一個國家的財產權益?浮世常見者,就是「間諜行為」;不過,這都是在暗中進行。

台灣人,可以從中國對台灣經常地野蠻又公然的掠奪台灣人傑出成就之美,無恥地要求冠上「賊國」之名的霸道惡言惡行中感受到不公不義。此等下作的行為,不僅是「竊取」而是形同土匪的「搶奪」;掠人之美。在「精神病理學」上的探索,這是深重的自卑國格變自大狂妄的「羡憎交織」(Resentment)情結。

「川普君」代表米國對中國展開貿易獵殺,影響遍及全球的經濟供需鏈,形同「米國警長」對「中國土匪」的「國家罪惡」展開「全球通緝」。當然,「米國警長」自己所扮演的「世界警察」的國家角色,也非完全的善類,平常也是很惡劣地橫行世界各地。

死要面子的土匪中國,自卑又好強,偏有易碎的「玻璃心」,拒捕和反抗也是必然的。不過,看得出來,土匪只能鴨子嘴硬,逞強一時而已。長期地看,惡棍都只想保住「假面子」。

只是,中國先被以「竊取」米國「知識法權」的惡名遭到「全球通緝」,「賊國」的污名已經難除。「中國夢」竟然從「全球通緝」中驚醒,被「米國警長」盯上了,應該是不敢再作夢了!

社會新聞中,不乏趣聞;有些「竊賊」或「搶匪」常在淺眠中作噩夢,突然地伴著鬼吼鬼叫驚醒。不久,竟然在深夜或清晨畤分,來不及穿上褲子被逮捕。對照現實的場景,土匪或竊賊,平日的野蠻卑劣的語言,所反映的,是自己的心虛。「玻璃心」的原因應該是就在此。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活著」》

鬥啊!爭啊!終於「到站」!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;活著,該如何活著?為什麼活著?人生從「起站」出發,何時到站?當然,一定有「終站」! 近三年來,浮世多變;大致上,分為「鬥來鬥去」和「死去活來」兩類「活著」。 前者,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,一犬吠影,眾犬吠聲,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,逐漸地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