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9日 星期一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音樂」與「感性」》

 
 
 
音樂是很考奇妙的「意思表示」;簡單地說,引起感情的共嗚!那麼,音樂的本質該如何理解?

「樂理」和「音符」,以及「樂器」的演奏,合成「物理」的現象;這是一種「理性」的檢驗,是「音律」和「玄律」在完成共嗚。真地是如此嗎?

回歸個人的聆聽音樂和歌唱的經驗,音樂激起俺的內心情感澎湃和波動,各種牽絆的寄託、回憶和想像,陸續地浮現。更俗世的說法,愛恨交加,悲喜更迭。原來,俺曾經有這麼多情節構成的人生故事。真是神經有問題?或者,精神不正常。

其實,有那麼嚴重嗎?沒有啦!俺是性情中人,平日與人為善,愛人如己,那來那麼多愛恨情仇?就是「感性十足」的男人。別看俺平日勤於自律,書寫哲學論述的各類題材的「鳥故事」,看似理性充沛,儼然正義與真理在手。這是音樂在給俺助興!

說真個兒地,俺是能文能武,文武雙全,有「戰略」也有「戰術」,這是熱愛哲學的好處;十年學劍,‘’得道‘’而已。音樂,正是精神補品,對於平常胡思亂想的大頭,來些調理,以「感牲」調和「理性」。

不過,俺還真有偏好的音樂:「古典音樂」的協同「表現主義」,正是深情所在;帶俺進出高山、原野、大河和天空,感情上有信任,就似熟年男女的慢工細燉的戀與愛。

但是,對於時下那些各路「天王」的年輕世代的“流行音樂”,敲鑼打鼓,又像唸經又像詛咒,就毫無共嗚;那是「音樂」嗎?怪不得年輕世代有戀而不知愛的「鳥故事」,三兩個月就唱完了!

事出有因,只有激情,少了理性和感性,於是因誤會而混在一起,自然不容易走得久。「流行」的精神正是如此!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活著」》

鬥啊!爭啊!終於「到站」!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;活著,該如何活著?為什麼活著?人生從「起站」出發,何時到站?當然,一定有「終站」! 近三年來,浮世多變;大致上,分為「鬥來鬥去」和「死去活來」兩類「活著」。 前者,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,一犬吠影,眾犬吠聲,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,逐漸地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