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, 2018的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脱福」》

圖片
「脱」,一種「動作」,所指涉的,是動物的本能行動;鳥的「脱毛」,爬蟲類的「脱皮」,人類的「脱衣」。語義上,是“去吸引力”;自己轉換場域,選擇“出場”,想要「脱困」。

其中,人類的「脱」是一種「去偽裝」;所「脱」的,是非原生的「皮相」,而是「外裝」和「面具」。「不脱」,不知真面目;福氣啊!有脱有福,看到了!原來如此,而已!這是俺從路人五四三的世道旁觀的角度得到感想。

有意思地,浮世有兩種人互為對比;一種人是「偷窺狂」,包括「話語賊」的「監聽狂」,意圖「掌控」;另一種人是「以脱求名」;企圖寬衣露自己的皮肉色相,以爭取浮世目光。

後者,終於得到「脱星」的名號。僅自己「脫」,不夠;還需要宣傳週知:“要脫了!”;於是,「浮世繪本」出現了。原來是為這種「鳥事」而「脱」。

浮世表象,看似紊亂,若破解語義,則如同「解構」,脱表象去迷障,以呈現本質。哲學的「現象學」分析,主旨在於「面對事實,還原真相」;世道,可惜!多以看熱鬧過場。

「脱」,既是「解構」,必有哲學意義,就是「時間」和「動能」耗竭,使趨勢的發展方向反轉。在「金融市場」的理解是:“熊去牛來”或“牛去熊來”。

近代歷史上的「典範移轉」也是「脱」;有名者,為日本的「脱亞入歐」。現代史上的案例,為英國的「脫歐」;更早期的是「蘇聯」的「解體」,也是「脫」,各個「加盟共和國」改變原有的「附著」的結構;本質上,是動能耗竭而「脱勾」和「斑落」。

回到台灣的現實場域,有求名利者,預告「脱衣」、「脱黨」、「脫台」、「脫婚」;每有見聞,俺都寄予「脱福」。以「唯物主義」的歷史辯證哲學家「卡爾•馬克思」的名言註解:“一個舊時代的結束,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”。

對正在「脫」的人,很遺憾地,「新」的時代是「沒有你的時代」;客觀上而言,那也是路人五四三有「脱福」。至於‘’BYE BYE‘’,就屬多餘的「偽裝」! 請「脱星」放無辜的路人一條生路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開國王朝「恐怖情人結」記事》

圖片
時序已至農大,四月半,聖國上下出現「精神怪症」,大內、朝廷和坊間,人心不可思議,互相提醒:“小心被斷”,或“小心被分‘’。

本來,人心互相信任,不去計較誰愛誰比較多?誰被誰照顧比較多。然而,先從聖國「理番部」傳來噩耗,聖國之番邦情人陸續傳出變心求去,尤其向聖國需索大筆銀子到手後,突然半夜反症,不多話,只說:“Thanks a lot !緣盡於此,下一站,改到「天朝中國」需索更大包之銀子。Sorry! Es tut mir sehr leid”。

這…這,啥麼?…跟啥麼鳥話哉?究竟,番邦為何見棄,甩脫聖國?鳥事無人知;反正,番邦不再光顅聖國之「彰化米糕」,可能是知悉貨不真、價不實。

或者,聖國有違浮世商道,在國際貿易販售假貨。實在傷感情矣!聖國以騙道立國,早知有此不堪,何不早日去偽求真?難矣!被番邦斷關係的悲劇仍將上演。好在所餘番邦已不多矣,再來十八相送,即可出清庫存;或者,斷無可再斷。

然,「精神怪症」亦流患於坊間,則誠為聖國之浮世悲劇,人倫相殘,情人看刀,之前有說有笑晒恩愛,一夕温存之後,風雲變色,刀槍盡出,情人奔走世道大呼“救命啊!誰來搶救!”;無日無之,一日數起。

依聖國「條子局」發佈之「情人氣象報」,每週至少八起「情殺」,無週休二日;以傷亡情勢而論,草民情殺,「攻擊方」多為男草民,「防守方」多為女草民;符合男人「睪固酮」分泌過剩,走「暴力路線」的現狀。

嗚呼!‘’聖國最美之風景,草民也!‘’天地不仁,何以有此「精神怪症」?同胞反目,情人看刀。坊間有一說:“乃電視看多矣!本年梅雨遲來,「情人氣象站」推出「恐怖情人結」墊檔;內容多為討論「負心的人」,以及「復仇者」”。坊間暴戾之氣增加不少能量。

書生草民,愛人如己,親愛精誠,以天下不靖,多看電視無益而早腄早起,神清氣爽。以此,與浮世眾生共勉,願早日脱離苦海得樂,成為幸福國度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公雞啼晨」》

圖片
「梅雨季」卻「沒啥雨」,偶然有「對流雨」伴「雷公」來玩玩,皆大歡喜。

盛暑未到,感覺上,氣溫已走高,熱浪炙人;找個水澤樹蔭下坐,享受怡人的晨光。才沒多久,就被「太陽警察」發佈通緝,「光罩上身」,被逮捕歸案。

夏天的「太陽警察」,起得特別早,比公雞還早起。清晨,俺來公園呼吸新鮮空氣,順便嘲笑附近住戶養的公雞;好些日子,已沒聽到啼聲喚醒晨曦;應該是「老公雞」了,愈啼愈沒勁。大概也覺悟了!個別的主觀意志,改變不了客觀存在的現象。「太陽警察」,辦事愈來愈勤快,早起快打。

以前,「公雞啼晨」後就雄赳赳地,以為太陽是被牠叫起來的。清晨的散步,聽附近的「公雞啼晨」,俺習慣了;這是有幾分古典遺緒的「初老行為」。俺愈來愈早起,卻說不出個理由。

以前,小學時代,「老祖母」總在半夜三、四點,就喚「金孫們」起床,還問:"幾點了?公雞在叫了!要遲到了"。在那個苦難的「惡補時代」,俺若能多睡一下,是最大的「福利」。

現在,算是「初老行為」的習慣早起,聽到「公雞啼晨」,反而是難得的生活福利。俺不認老!還年輕,是時代自己變了!不過,坦白說;俺還是有些耽心,可能有朝一日,也會向「老公雞」看齊:看開了!就不來勁了!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愛」的意義》

圖片
「愛」是哲學?還是「神學」?

哲學是「愛智慧」,既然所愛的,是智慧,怎麼可能愛到極端?那是恐懼與怨恨。愛是自由的!願所愛的人有自由,就放得下,過得去。

愛,如果是神學,那是犧牲也甘願,以生死相許,就像「神旨」,那是極端的和絕對的,奴役的,作牛作馬也願意。必然地,不自由就不會是幸福的,只想挣脱愛的枷鎖。愛,如果是神學,那是可悲的,愛國、愛黨、愛教,愛在奴役中,没有自己,狂愛必有狂悲!

為愛而造神,歌頌神旨,使原來不識的人相識而相愛,在神學的語境中,等於期待彼此不自由。不可違背神旨,否則惡果上身。神學式的愛,是恐怖的!

如何「愛」?先從「愛智慧」,也就是哲學的人生開始;願所愛的對象是自由自在的;也是幸福的。自由是一切價值的基礎;自由就是自決與選擇。

法哲學筆記 - 《激動時代的「網域法權」》

圖片
在 「臉書」(facebook)嚴重洩漏用户個人資訊的重大資安事件前,在兩年前,「歐盟」法域內,已在研擬和制定既保障「網路自由」,又保護「個人資訊」不外洩的相關法制。

「個人自由」和「安全」的重大威脅,主要不是來自駭客,而是來自意圖掌控個人的國家、政府和大企業等有組織的「惡勢力」。

兩年前的五月二十五日,「歐盟」的議會立法制定「一般資料保護規定」(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,GDPR);給予各網域「兩年」的「日出期」;於是,在本年的五月二十五日,這項帶有‘’反個資外漏‘’立法旨意,激動的法規正式生效。

可以如下理解:只要使用自己的網域和「歐盟」法域聯結者,都受此法規的約束。網路無國界,來自「歐盟」的「網客」,有心或無意地來訪,都免不了受到技術蒐集個人資訊。

尤其,現在又流行「大數據分析」;很可能任何一位「網客」,像「小蝦米」,都是“cookies”網羅的「參數」。其所形成的技術分析,被用在行銷、選舉等各類的「行為分析」。

這種情形,正是符合「古典哲學」的定論:“人是環境的產物”,“人是被塑造定型的產物”;政客和企業以你的行為取向,投機地投你所好;於是價值信仰已經不重要;你只是被特定目的所投射的標靶。個人已經没有意義,只是有心人受「一時需求」所操弄的玩偶或「柱子脚」。

俺,信仰自由,自律和虔誠;面對網路的數位時代,即使不知對話的訪客在天涯何方;但是,我思、我說和我寫,故我在;就為自己的網域寫下「法權條款」,作為免責的「善意提醒」,並分享各方的「網客」。即使,人在天涯。

俺研究「歐盟法域」的「公法學」和「法哲學」,理解GDPR是一部進步的法律,保守中不失積極的自由精神,主要在相信人的善意和自律。消極面,在於「罰則」…?看看歐美國家對企業「個案」的罰款金額,很嚇人的。

俺在網路上的善意提醒,自註的「番語鳥話」如下:

According to the law of EU(European Union), any visitor to this site intends to accept:

"A note about tracking cookies":

This site is using "tracking cookies" on your computer to deliver the…

哲學人生筆記-《開國王朝「聖國理番」記事》

圖片
炎夏勢盛,暑熱逼人。聖國,已改朝換代二年矣!新的鳥問題接二連三,舊的狗鳥事糾纏不掉。聖國「大內」皇上、府中宰相,各路奴才、公公、宫女、奶奶,唉爹叫娘。

究竟,二年矣!What`s new? 就是無良番邦吵著要銀子,理由無奇不有,番邦酋長後宫鳥事多,體力耗竭需大補,更替不堪再用之床鋪,…,情趣用品,皆向聖國「理番部」掛單。

書生草民有一「同年」,嘗奉「理番部命」,負笈「歐羅巴」,習番語,不負「部命」,學得「德意志」番文、番語、番人法學等番務,開口嚇嚇叫。

奈何,聖國多年來,番邦見棄,改投向「天朝中國」,絡繹不絕。「同年」欲效朝廷已無鳥用,只能食閒缺,混吃等死;三不五時,只能找書生草民說鳥事、練番語;自己人當番人來理番。亂没意思!俺略知番事番道,聖國於番邦,在於有利可索而已!

書生草民憂「同年」懷憂失志,乃提書生淺見,供其呈報「理番部」,上奏「大內」:不妨盤點「天龍朝」留下之番邦總數,從優資遣放生,也可放聖國一條生路,以免早晚前來誆騙聖國,然後‘’肉包子打狗‘’,有去無回。

「同年」給俺「讚」,蓋聖國所剩無幾之番邦,於文明之進化無濟於事,其與聖國有番交,唯利益是圖而已。無可厚非!彼此各在天涯海角,知聖國者,唯無用書生而已,番邦何必前來"稱義",唯「利益」之交而已。

聖國草民不解者,一生未曾聽聞,亦無意前往之番邦,何利之有哉?罷矣!聖國多銀子,與番邦分享,請其三不五時,前來光顧聖國自製之「彰化米糕」。記得「給讚」;歷朝皇上方能開心!

書生草民之「同年」,面有難色:"……,依兄臺「拙見」!如此一來,豈非吾聖國背棄番邦哉?己所不欲勿施於人,乃聖國之王道也;況聖國駐節番邦之公公、奶奶,各級奴才,亦將遣散而無有利之養老年金矣"。

書生草民勉「同年」:“理番而不信番也!利之所在,番邦見棄而‘’歸零‘’,指日可待也!「彰化米糕」已無市場銷路,宜早日打烊店鋪,聖國浪費於番邦之銀子,亦可轉供於有用之途,乃明智之舉。

國家之生存,歷史之發展,動能在於聖國眾多有識而勇敢之草民,欲面對真實,拋棄虛幻,以成就聖國之「主體價值」,戮力於正常國家之意志!"

園藝生活筆記 - 《「波斯菊」的機會》

圖片
暮春,「清明」前,俺到花市選購「波斯菊」的花籽。

正在閱讀種植條件的說明時,一位外型皎好的小姐,在背後冒出問句:"男人也喜歡種花啊?"。

俺回首一笑:"汝在問俺乎?"

當時,未見其他的「閒雜人等」在旁。

"現在種得活嗎?";小姐,又開口笑矣!

是在對俺巧言令色乎?或巧笑倩兮?應該就是在問俺矣!

"「波斯菊」的花好狂美,我也好喜愛!";小姐,又開口笑矣!

俺,紳仕也!小姐連問三句矣!豈能置若罔聞?!

"天地有正氣,清明花草生;生命順應時,愛花及早種"。是的,正是此時矣!

小姐,東挑西檢,黃波斯、大理花、單瓣、重瓣、大波斯,---,正在舉棋不定。

糟矣!突然,不知何時何方,殺出一位外型很安全的「阿桑」,提了「水壺」,---

你們太遲矣!沒機會矣!以後,要"早點"!

小姐看著俺,無限遺憾,面面相覷;啥麼"鳥話"?

「安全阿桑」,又隨即補上一槍;"種花要對時!知乎?"

小姐,放棄矣!走矣!

俺,終不悔矣,自個兒決定「對時」,擇正道而行!不再讓步!

翻土、播種、澆水,施肥,「小滿」節氣後,開花矣!

美矣哉!吾愛「波斯菊」!

那位不告而別,無緣親炙「波斯菊」的小姐,惜矣!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騙來騙去》

圖片
三方互騙,失財又失身,被騙的感覺,實在不開心。

外交,又被騙了 ! 不過,還是有許多人喜愛被騙,不願意面對真實,否則會不吃不睡,躺在那邊喘。

台灣與中國,客觀上,各自獨立的兩個國家,却爭相欺世盗名,搶著掏錢認養鳥蛋窮國來承認"一個中國"。

很悲哀的兩國人民! 被自己的國家欺騙,出錢去認養一輩子未曾聽過的那群"乞丐國家"。世道上常見,乞丐的騙術也不差,被騙的人還自以為是"大善人"。

俺的偏見是: 浮世的各國交往,騙來騙去而依然能自我感覺良好的國家,是以騙道立國。人民醒來的感覺實在不好受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相關文章;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實不相騙》

2016年5月9日

聯合國「二七五八號決議」,是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,得以在戰後成立的聯合國體系的國際政治秩序規範架構中,恢復行使代表中國的權利。這是此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府和其人民,在國際上,堅持「一個中國」原則的合法和正當的法律基礎;對冒名者務必要趕盡殺絕。

也就是,在聯合國的秩序體系內,依其憲章、規定、程序和決議,所形成的法律合約和政治現實的場域;中國政府和其人民,都有排斥非法的政治實體,冒用中國之名而從事的法律和政治行為的合法和正當的權利。

「二七五八號決議」,否決了在聯合國體系和國際政治秩序中,對中國國家的侵權行為。無疑地,「一中各表」是自欺,卻難以在聯合國體系和國際政治秩序中欺人的主張。在該項決議通過後,對於台灣的生存發展空間是從此解脫,就是成就台灣自己;可以不必在聯合國體系的國際政治場域中,冒用和造偽,以中國名義,為中國務虛功。

離開中國土地的流亡者和遺民,虛構一個在其原生土地上,已經滅亡的國家,而以流亡政權的形式,遷佔於不歸其所有的台灣土地,與中國爭中國之名;還要莫名其妙地代替中國堅持「一個中國」的原則,是務虛而不自量力的愚昧。

很遺憾地,這種虛妄,也是出自虛妄的歷史法統論、血緣和鄉愁,卻都不敵法律的合法論和政治的實力論;同時,也挾持了許多在台灣的土地上,認真地想要成為台灣人的人民,虛度人生歲月和資源於編織「黨國再造」的虛妄神話。

中國的前途和命運,自有其政府和人民去經營和發展。正因為,中國被冒名,所以對冒名的「詐騙集團」,堅決要消滅;這等同於「詐騙集團」引火上身。

往昔已矣!從此,「詐騙集團」改…

法哲學筆記 - 《「主權戰略」》

圖片
「維持現狀」是小英總統上任迄今,多次強調對中國善意不變的政策;如今,事實證明,「維持現狀」是誤國的政策,事先讓出戰略的「主動」和「能動」的空間;自己挫敗民心士氣。結果,中國就不客氣地軟土深掘台灣的主權和尊嚴。

謙卑說了多次,只是提醒敵人,注意自己的懦弱無能和謹小慎微。文明對抗野蠻的戰略,應該,從今開始,宣告:“不再善意;台灣是自己”!對付中國,今後只有“中國政策”,没有語義不明的「大陸政策」。

多年來,俺一再提醒「貴國政府」,為中國正名,稱呼或指涉中國時,別再矯情地說“大陸”或“中國大陸”,自陷於戰略被動和自我矮化;也不符國際法的秩序和事實。正如小英總統自己說的:“中國没有自信和安全感”;依人性的經驗,對付欠缺自信和安全感的敵國,就是讓惡棍國家更没有自信而更焦慮。

從一件中國鳥事,有所謂的“台獨名單”,這種「羡憎交織」(Ressentiment)心態的呈現,可以看出,中國實在自卑又狂妄,又回到一個世紀前的「義和團」心態。

當時,那些仇外的地方「丁勇」和「雜兵」,也畫幾張「洋鬼子」的圖像作練刀槍和箭靶;對著空氣高喊:殺「洋鬼子」以「扶清滅洋」;也很像近年的「伊斯蘭國」(ISIS)的「聖戰士」,炸燬基督教的教堂和燬壞相關的文化圖騰以洩恨。

以前「老中友人」提醒俺:“中國有週期的「返祖」和「自暴自棄」;表現在中國的假大空虛的「國家神學」,治亂更迭”。當前,「帝制」和「文革」,不是又回來了嗎?

小英總統,就藉著上任兩年的此際,宣佈“對中國的各種侵略作為,不再以「維持現狀」為承諾,台灣的主權只屬於台灣人民,不容中國侵犯‘’。

以總統的高度,主動收回善意,在宣示的語境中,為台灣創造國家戰略的“主動”和‘’能動‘’的空間,捍衛台灣的國家利益。領袖的堅強,表現在外敵當前時能勇敢又主動地領導人民面對挑戰;歷史地位就在其中顯現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過氣」》

圖片
節氣「小滿」已到;從這個深富哲意的名詞,俺想到現實的各路「勢刼」;也就是場域中競逐名與利的人,必然有「份量」與「器度」的變化。
客觀地看,人的評價如市場上的價格,有起有落,貶值或升值。不過,大勢所現,折舊或折損是必然的。「小滿」,在價值的意義,是「器度」仍有餘裕。

本年的年底,台灣有「地方選舉」,各路的新人和舊人,誰能上?誰會下?這就是「小滿」的義理所在。

浮世争勝,在爭勢,也爭理;本質上,在爭價值,在争信仰的意義。現任者的「勢」是「偏蝕」的,從當年勝選的志得意滿,搶得民意的高點,唯能自居「小滿」者才能有餘裕,才有器度再盛載承擔。

奈何,當初的勝選者或現任者,若不是自己出現權力的傲慢,辜負原來支持者的委託,怎會引來信任者的反感而離去?「小滿」正是警惕自己,世道行走必有人情義理,吃果仔拜樹頭,飲水要思源。不可一世的人,正是過氣的人。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「紅棗」與「無花果」》

圖片
一位二十多年前嫁到「米國」,却遇人不淑與人仳離的老友,本月中旬回台灣探親,意外地在街頭遇到俺。老友,紅顏滄桑,話說當年的為愛走天涯,也為愛昏頭,在異國的風雨中烙下不堪回首的感傷。

咱倆茶敍一場,問到生活中的樂趣,竟然彼此都有園藝嗜好。老友,兩天後再約見面,送我一包在米國自家庭院種植的「紅棗乾果」;是利用米國南加州的陽光晒製的。老友也說,每年在紅棗採收期,有成就感,也有心情上的療癒效果。

真的,如此神奇!?也很訝異,俺的經驗,米國的「月娘」,似乎比較豐腴;也許,米國是「超級強國」,那裡的「月娘」比較大也算合理?竟然,没想到,棗子也像雞蛋一般大。

俺有些自嘆不如,…謙卑才好? ?人家,大媽竟然有這般園藝功夫,種出「大實紅棗」,而且能帶回台灣作「伴手禮」分享各路的親朋好友。

不好意思耶!…俺在自家的「雜樹林」也有種幾棵「紅棗樹」;果實竟然只有手上第一節拇指的大小;而且,聽老農友說,這是本土先民自中國南方移植過來的;代代相傳至今,稱為「雞心棗」。還好,不是俺的園藝技術差,而是最初的選種太迷你。

這件事,不涉紅棗的營養價值;俺知道,在藥補中,紅棗有補氣血、保肝、駐顏和護髮的功能。相傳:“一日三棗,百歲不老”。俺比較懷疑的,人生到百歲,每日還吃三棗,補身強強滾,是還想玩啥麼大事?選總統嗎?

如果每日吃「大實紅棗」三粒,豈不是金剛不壞,血氣方剛?百歲人瑞,俺要上街抓鳥嗎?紅棗在東方是珍果;在西方,相當於「無花果」,營養價值也很受肯定,也有傳奇和傳說,載於聖經。「果樹植物學」是與人類的文化史密切相關的科學;知性而有趣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學敗」》

圖片
浮世流行一句鳥話:“失敗為成功之母!”;以敗為師,「學敗」和「求敗」,成功在即。真的,是一隻怪鳥,在說鳥話。俺,先說個「鳥故事」解「熱邪」:

有一位「闖空門」的賊,為免失風被捕;於是,每次出任務前,必到動物園看猴子。還喃喃唸咒,請猴子多保重,也許沒有下次的探班。

賊人之語是:“「猴爺」,被捉入監的經驗不好受,「本席」是懂事的人!每次來探監,深感成功的可貴!諸位「猴爺」失敗被捕的難堪,弟子「本席」引以為鑑,奉為「師道」;就是不可既要偷果子又要貪色。一切行事以「本業」為先,機靈為重,希望絕不失手”。

眾猴,多次看到賊人來探監,還喃喃自語;猴性人性相近,也就覺得賊人有情有義,是一位「愛猴人」,深受感動,是猴族的親戚,準没錯。

終於,夜路走多了,賊人在「冬至」進補後的深夜,潛入一位寂寞女人的客廳。東翻西找,竟然找到幾本"Playboy"和幾片「初登板」的AV片。

惦惦地,在窗外月光下,賊人被書頁和AV片封面誘人的「裸女圖」吸引;於是「賊性」改為「狼性」,想繼續摸黑進臥房上床。神不知鬼不覺,「忍者」來也!

終於,一陣被窩裡的床戰扭打,狼人只覺得此女,怎麼孔武有力?不似女人。不幸,自己還慘被制服。

燈亮了!“那係李?!夭壽喔!”;原來,彼此是認識的「同道」!還怪罪對方,没有勤前簡報,想暗槓紅利;也怪對方,「賊性」轉「狼性」,跨行搶地盤上的副業生意,實在不夠意思。

更疑惑:“屋主,那位美女,今夜怎麼不在屋內?”

才說罷,門外衝入幾位兄弟,將這兩匹狼罩上布袋;押回去!

在車上,兄弟有說有笑:“大哥要咱們捉一隻猴,竟然買一送一,成雙。大嫂也太……太火急了,這次「偷人」一對,大哥的「綠帽子」,一次買兩頂了”。

布袋內的兩匹狼,大致明白了,自己跨錯行,找錯對象了。

兄弟的大哥,先不客氣,‘’款待‘’來客後,劈頭即問:“没有先問前輩是怎麼教的?失敗的下場會多慘?”

那位曾經去‘’探猴‘’的賊人,搶著回答:“有啊!事先有去拜「猴」為師”。

大哥聽到「猴」,就氣上心頭:“原來,還有別隻猴!再去給我抓來!”

俺的故事很鳥扯吧?!

不過,「台北市長」的選舉,有「貴黨」的提名人選「阿丁」;為營造黨內團結的假象,被「黨主席」鼓勵去拜訪「本貴黨」的「爺爺」,「榮譽主席」,多聽取「大老」的選戰經驗。

這…這,實在為難!有結怨在前,怨氣未消;爺爺的「小犬」,上回的搶戰而敗戰之咎仍未撫平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黑馬王子」》

圖片
英國王室的「哈利王子」結婚盛典,成為繼英國「脱歐」(Brexit)以來,受矚目的新聞大事。

誠然,婚姻是個人私領域的終身大事,緣於王室貴族的與眾不同,而不會讓想幸福的愛侶,就這般那般地平常了事。「脱歐」,是英國和歐盟的大事,以解約分手了斷在一起的「不幸福」。

究竟,如何幸福?合在一起?還是各走各的路比較好?這很難說!迄今,想加入歐盟的名單上,還有七個國家在排隊。走了英國,似乎歐盟的「傷痕」已不太痛了;但是七個想嫁入「大宅門」的國家,都是很有爭議的,正讓歐盟頭痛,能拖就拖;希望這七個國家先在外「淨身」。

那麼,女人想入王室的條件如何?當然,首先,有「王室」的國家,不可是一般的「鳥蛋國家」,至少得像英國這樣的老牌帝國和曾經是「日不落帝國」,又對世界的文化發展和文明的進程有重要的貢獻。;婚禮的排場才會不一樣。

其次,「王室」有「黑馬王子」,而女人自己有緣被心上人‘’呷意‘’,自己‘’再婚‘’,「外家」即使有一些「怪脚」,幸運地,「黑馬王子」的「老爸」和「阿嬷陛下」不太在意。「皇家婚禮」就在等這位受到許多女人妒嫉的‘’幸運女人‘’來當「新娘」。

授著,好戲在後頭;浮世情緣總是多折磨!「哈利王子」的「阿母」,就曾經是婚姻裡"三人行"的世道太窄了,而"離婚"走上「脱王室」的自由路,却被富有的公子好述,而遭逢不幸的受難名女人。

「皇家婚禮」的「啟示錄」,俺另有「說文解字」為證:英文的“Wedding”或“Marriage”,實在缺少哲學的語境。

「基督教文明」的婚姻,始於證婚的「上帝代言人」神父或牧師,‘’假聖人‘’似地,說了一串「鳥話」,心理早已看穿眼前的「新人」很猴急,在等證人的「嗚槍索吻」:“現在,你們可以接吻了!”。

眾所矚目下,双嘴自動對口,四張唇片互相「達陣」。以後,要唇槍舌劍?或唇齒相依?這是「互許終身」後,倆人「磨合」的開始。

浮世情緣中人,難在相處的「磨合」 ;在德文的語境,以‘’vermahlen‘’來表述,原意是磨坊裡的‘’研磨‘’穀物成粉狀;隱喻將不同的個體磨成粉狀或碎粒。

相近地,另一個動詞"vermãhlen",是將磨合(vermahlen)的母音字"a",轉音(Umlaut)為"ä",就是表示"結婚",或"婚嫁"…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哽咽」的精神病理》

圖片
「哽咽」,似乎欲「哭」,却動能不足而無「淚」;想「嚎」却不到那麼悲淒,不需要浪費「肺活量」。

關键在於,有媒體在場,攝影機鏡頭正在聚焦。於是,立即用得上場的武器是「哽咽」,一個「準哭泣」的傷心和自覺委屈的「心情表演」就‘’溜出來‘’了。

「硬咽」,可以不涉苦大仇深的「鳥事」,只是情緒失控的表演。人的「成熟度」決定於,自己可以主動地控制器官,或被器官控制?從嬰兒出生時的啼哭,到人在出世時的‘’含笑九泉‘’,正是「成熟度」的呈現。「哽咽」,有意思地,人體器官是可以表現政治需要的武器。

‘’見大人則邈之!‘’,尤其是市長,在公開場域,莫名其妙地就「哽咽」;觀眾還來不及理解,市長究竟為那件「鳥事」在「哽咽」?市長又笑了!看來,市長應該投身「演藝業」。

很難想像,「素人」不是「素」而是「人」,才有人性的虛偽做作的本能;尤其在神學蒙昧的浮世,精神不自由,思想不獨立,說哭就哭,說笑就笑,就是缺少那份「素人」的樸實。浮世是大染缸,尤其在權力的場域;「吃素」是誑人的話術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唸「符咒」自誤》

圖片
戀人的分與合,有許多這樣的或那樣的原因。當事人自己,在偏執己見而陷入"意義迷失"的泥沼中,只能逐漸歸納到簡單的一句話或單詞。

俗世中人以為「符咒」是宗教領域的用語,殊不知,唸「符咒」是自誤的原因。本來應該是細密的論述,却因為不明所以然,而將「造論」簡化成「造詞」,社會化的反覆共用,變成俗世的「符咒」。

細究起來,那些「符咒」都是不明義理的「虛話」;以「鸚鵡話」比喻,是很恰當的形容。

當前最流行的「虛話」是“兩岸一家親”;說此話的「原始人」,應該是「白癡」,說出一句既無意義又不知指涉的「虛話」。結果,為這句「符咒」,讓有些人不悦而說“歹勢”;終至,引來讓自己驚慌而失控的情勢發展。

白癡想"學佛"造句「阿彌陀佛」,以求"過關",却反而陷入說不清楚又講不明白的「符咒」泥沼。

回到問題的本義:白癡的智商很高嗎?據白癡自己說:"157"。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「哈佛」法學》

圖片
哈…哈,佛…佛,說啥「鳥話」?/  ‘’不信神,別「管」事!‘’,只要,哈…哈,佛/  「哈」?蛤…蛤?給個「說法」!/  「無神論」,「諸法皆空」/  ‘’色,即是空‘’/  「無色」,是「無空」/  啥「鳥事」,都別「管」!/  只要一心,哈…哈,「佛法」/  俺,研究「法學」/  佛法高深/  哈不來/  蛤?蝦米碗糕?/  誤會大矣!/ 
- 《既然「哈佛」,就少「管」鳥事!》 -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