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黄絲帶」》

 
 
 
「黄絲帶」,一種祈願的表彰符咒;希望失去的或迷失的人早日歸來,是生是死?總有交待。
浮世常現,阿貓、阿狗或「鸚鵡哥」不見了;被拐、被坑或飛走了,主人傷心欲絕;有些好事矯情的閒雜人,編出悲情感人的神話故事,邀集同路人在世道明顯的地點或自己的頸部繄上「黃絲帶」,企圖感動天地、驚嚇鬼神。

有用否?立場表態而已!啥鳥用也没有!客觀形勢的發展,不以主觀意願而改變!更何況,浮世豈有草民為權貴繄「黃絲帶」祈願的「鳥道理」?偏偏此等無聊的「鳥事」,三不五時,就常在台灣上演「庸俗劇」。

一個吃香喝辣的退場高官,坐等肥缺,回「國立大學」任教的「教授」,參加「台灣大學」的校長遴選,有違法曾在民營企業兼職被揭發,又未充分揭露自己與「遴選委員」的利益關係,涉及「不公平競爭」,以致被主管機關的教育部拒絕聘任為「台灣大學」的校長。

行為不倫在先,「台灣大學」校長的「遴選委員會」涉赚包庇夾帶,意圖矇騙外界,是最高學府大學的醜事;竟然有人不以為意,而仍為此不適格的參選人抗争。

不正當地争名位而到處繫「黄絲帶」的人,是典型的濫情、反智和媚俗,做作極了!讀書人的無格和不問是非的無恥,就此表現。

意圖將大學的醜事,或者就是「舞弊事件」被揭發而惱羞成怒,導向政治與族群的對立,既不道德也不正當。論述更缺「法哲學」的基礎,只會提早敗場。愈抗爭愈醜陋。

有些繫「黃絲帶」的人,還身居學界教職,也有仍在學的大學生,氣憤激動而不論法理,都只會說一句「鸚鵡話」:「大學自治」。問題是,自己的思想論述都只有情緒而不見「自治」,已背棄大學的理想在「自由的精神」和「獨立的思想」;自甘為不適格的人奔走抗爭,對屬於法律上「合法與否」的案件,以如此低路的民粹手法表演,只能證明自己的反智本質。

難怪,台灣的高等學府已淪落而没啥鳥用。繫「黃絲帶」,望權貴早歸!狗吠火車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