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公雞啼晨」》

 
 

「梅雨季」卻「沒啥雨」,偶然有「對流雨」伴「雷公」來玩玩,皆大歡喜。

盛暑未到,感覺上,氣溫已走高,熱浪炙人;找個水澤樹蔭下坐,享受怡人的晨光。才沒多久,就被「太陽警察」發佈通緝,「光罩上身」,被逮捕歸案。

夏天的「太陽警察」,起得特別早,比公雞還早起。清晨,俺來公園呼吸新鮮空氣,順便嘲笑附近住戶養的公雞;好些日子,已沒聽到啼聲喚醒晨曦;應該是「老公雞」了,愈啼愈沒勁。大概也覺悟了!個別的主觀意志,改變不了客觀存在的現象。「太陽警察」,辦事愈來愈勤快,早起快打。

以前,「公雞啼晨」後就雄赳赳地,以為太陽是被牠叫起來的。清晨的散步,聽附近的「公雞啼晨」,俺習慣了;這是有幾分古典遺緒的「初老行為」。俺愈來愈早起,卻說不出個理由。

以前,小學時代,「老祖母」總在半夜三、四點,就喚「金孫們」起床,還問:"幾點了?公雞在叫了!要遲到了"。在那個苦難的「惡補時代」,俺若能多睡一下,是最大的「福利」。

現在,算是「初老行為」的習慣早起,聽到「公雞啼晨」,反而是難得的生活福利。俺不認老!還年輕,是時代自己變了!不過,坦白說;俺還是有些耽心,可能有朝一日,也會向「老公雞」看齊:看開了!就不來勁了!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活著」》

鬥啊!爭啊!終於「到站」!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;活著,該如何活著?為什麼活著?人生從「起站」出發,何時到站?當然,一定有「終站」! 近三年來,浮世多變;大致上,分為「鬥來鬥去」和「死去活來」兩類「活著」。 前者,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,一犬吠影,眾犬吠聲,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,逐漸地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