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「喝斥太陽」》

 
 
 
在風險理中,人性對風險的態度,分成三項範疇:「偏好」、「規避」和「中立」。

在金融市場,可以見到這三項態度的集結,辯證和檢驗而歸納出,人的投機性格的強弱;進而,在其他身家性命悠關的議題上,個人的選擇方向。

以「賭徒性格」形容個人的選擇,帶有價值貶抑和道德譴責的意思。然而,人類對價值的信仰,不外乎「進取」或「保守」;或二者兼而有之,視情况而定。

「孔仲尼」的立論是:“不得中庸,必也狂狷乎!狂者進取,狷者有所不為”;這種定言,正顯示「儒教神學」的「中庸之道」;兩邊都要,也兩邊都不要,反而顯得投機。

這套論述的「政冶神學」意義,就是‘’一動不如一静‘’,追求‘’超穩定‘’的秩序建制,是「儒教」所建構的「種姓制度」;「男有分,女有歸」,認命不逾矩,知分寸,不得造次。

在歐洲黑暗的「中世紀」,神權支配浮世的秩序和價值,任何質疑神學定制的不合理,都是大逆不道;因此,「哥白尼」,「伽利略」被打為「異端」。

來到二十世紀的「愛因斯坦」提出「相對論」,有時代的幸運,不再被視為「異端」而先被質疑,後被證實;才有科學進步的大發現;然而,在此之前,哲學已在未知的荒野對抗神學的蒙昧很久了。

每個人,帶著對風險的立場而來到浮世求生存。成人回憶自己走過的世道,不免感嘆:“早知道如此,俺當年應該大胆一點,現在就不一樣了!”,或者,“當年老娘就是不聽老人言,現在只能當那個死鬼的老婆!”。唉!俱晚矣!有錢難買「早知道」。

人生浮世,固然有無奈,也有機會,只看自己遇上了,是迎頭遇上?還是追著「火車尾」喊:“等俺啊!”。

「一日之計在於晨」,有時候,愛睏而躺在床上喘;過午之後,忽然近黃昏了,有些憂鬱,怎麼太陽要回家去了?唯一的自救方法,面向夕陽高喊:“太陽,給俺停住,不准下班!今天留下來加班!”;有夠大胆,喝斥太陽!一切都遲了,明日請早!

精選文章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活著」》

鬥啊!爭啊!終於「到站」!活著是向死亡的存在;活著,該如何活著?為什麼活著?人生從「起站」出發,何時到站?當然,一定有「終站」! 近三年來,浮世多變;大致上,分為「鬥來鬥去」和「死去活來」兩類「活著」。 前者,爭權奪利和搶來搶去,一犬吠影,眾犬吠聲,持續一陣子後才平靜下來,逐漸地...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