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故事筆記 - 《「幸災樂禍」》

 
 

 

記得在大學時期,路過台北市的「寶慶路」,俺正前往「重慶南路」上的「中華書店」購書。

當時,在路口等待綠燈通行;突然跑出一位陌生男人來打招呼:“人生常有禍事,你平常可以掛「免戰牌」嗎?”

蛤?蝦米?碗糕?…啥麼?…又啥鳥話?Who are you?你是那隻鳥?怎麼可以對俺如此不衛生又没營養,說鳥話?

俺自幼拜師父學過「少林武術」,多年學得「南拳北腿」和「齊眉棍法」,也算是「練家子底」。中學歲月起,俺還喜愛「踢足球」,射門的脚勁急如炮轟,曾經踢球射中門柱而使門柱傾斜。同隊的「球門」隊友,在練球時,寧可禮讓俺射門破網而不敢硬接來球。

說來,有些自誇而不夠謙卑再謙卑。世道行走,即使有武術底子,俺還是謹記家訓和師訓,深藏不露,待人慈祥和氣。直到在金門服「預官役」時,照表操課示範「刺槍術」時,虎虎生風的力道,深獲視導的指揮官公開讚賞:“軍人練槍當如是也!張排長!再示範幾下!”。早知道如此費力氣,俺摸魚即可。

話說回來,當時,那個鳥人,說那句鳥話,俺若修養不夠,大可側踢應證那句鳥話 :“人生常有禍事,你平常可以掛「免戰牌」嗎?”。算他幸運!俺的修養使得自己的拳脚按兵不動,維持現狀。

孰知,那廝自以為有趣,隨後客氣地說:“哈…哈…,你很奇怪吧!”;隨著綠燈,緊跟著俺起步走到對面,還遞出「名刺」:“請給小弟一個機會,買個保險,共匪打過來,有個三長兩短,……人生意外,……,都有保障”。

在那個時代,啥保險?保個鳥?俺身上只剩新台幣二百元,稍後買書,得花一百一十元,剩下九十元,得省著點花用。大學在學中,還沒役畢,也未就業;吃草都拮据。還買蝦米保險?

突然,一輛十五路公車逼近靠站,俺請那廝先上車再來談細節。請君入甕先上車,俺扶一位插隊的「阿桑」上車後,自己没上車,即快閃混入車站旁幾步遠的「重慶南路」上的書店。

再回首,含情脈脈,只知道那班「鳥公車」已關上門開動了;那廝也消失在公車上找人。俺,在書店裡偷笑。那廝搭上公車總好過被俺拳脚功夫修理。大概他自己未料到俺會打這張「公車牌」。感謝十五路公車適時來救援。

許多年後,俺在德國結識一位英國老先生,「勞斯萊斯汽車」(Rolls-Royce Motor)退休的「機械工程師」,前來追思獨子在服役英軍時,被派駐德國「美茵兹」(Mainz),却遭受「愛爾蘭共和軍」(IRA)的汽車炸彈的恐怖攻擊,殞落異國。

老先生與俺,相見如故人,說俺的年紀如他的兒子,風趣而相談甚歡,約俺假日一同去郊遊。春寒細雨中,老少二人走在「黑森林」的田野小道。迎面有人騎單車由遠而近,停下來打招呼,哈啦德語幾句;三人鳥言鳥語,有說有笑。

來人自稱是小城教堂的當職神父,當日是「禮拜天」,熱情邀請老少二人,隨他去教堂作禮拜。神父說:浮世變幻莫測,有拜有保庇。

俺,似無不可;孰知,老先生告訴神父,他是「保險經紀人」,作完禮拜後,希望能替教會的「神職人」介紹一份有利的保險合約,尤其適合「神職人」。神父,似乎有些不知如何?於是藉口禮拜儀式的時間將至,踩上「風火輪」告辭:“祝您們旅遊平安!”;飛奔逃走。

隨後,老先生笑顏大開:“真是的!上帝也没輒”。原來,老先生自從失去獨子後,傷心不已,也不再上教堂。故鄉小城的神父來探詢招手,老先生都說,已轉任「保險經紀人」,想請「神職人」多捧場。從此,老先生自敍,他已是上帝走失的一隻棄羊;神父看到他就閃人。

老先生問俺,這一招很管用吧!没想到吧?!俺,敘述自己大學時代的類似遭遇故事來交換經驗;老先生拍手叫好:“真是高手過招,英雄出少年!”。

老先生問俺:“如何以德語形容這種「精神勝利」”。於是,當時老少二人約定,記下這個德文字“Schadenfreude” ; 就是欺敵有方而能退敵的「幸災樂禍」。

熱門文章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二月梅》

美學史話筆記 -《“等一下,先生‧‧‧!”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在鄉愁與足跡之外!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人生的窗景;書房外的世界!》

詩人之國筆記 -《代你保管!》

法哲學筆記 -《奴性難改》

人生故事筆記 -《詩人之國的遺民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語言、困境與人生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大家錯,就是對?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那一年冬天在馬堡,等待他點亮燈!》

廣告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