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選文章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民調疲乏」》

圖片
大選愈近,民調愈亂!原因不外乎,問到疲乏了,已沒有鳥意矣! 前天,俺下午收到兩通桌機電話民調;第一通電話是那位自稱將「見神殺神,見佛殺佛」的現任市議員,以語音發聲,毫無禮儀的強問受話者,是否支持同選區內的對手?沒禮貌的詢問,只能得到掛機。 不久,另一通是大學生受其老師接案而被委託的電話問卷民調,有關本次總統大選的支持對象。可憐的年輕人,台灣的政治民意市調已無新鮮感矣! 民調,原先被標榜是「科學」調查、分析趨勢的走向;但是,出於各主辦單位負責人的心術不正,操控焦慮、販賣對立、仇恨和恐懼的「神學」情境,已不值得呼應民調電話了。 以抽象、空洞的時事議題設計問卷,趁鮮誤導受訪者,只會讓人感受耳力疲乏又無趣。台灣的民調已媒體化,各有扈庸於立場鮮明的媒體,彷彿媒體的「政治保安部」,或政黨的「政治作戰黨衛軍」。 在此種民意疲乏的當下情境,竟然有些自認媒體人的要角,以為可以媒合參選人的有利組合,彷彿保險單的獲利保證。若以為,群衆願隨其擺弄,那豈不是羞辱人的奴性? 民調疲乏和無趣,詢問受衆「下架政敵」的意願?彷彿回到過去,被迫喊著「反攻大陸」的意願,愈喊下去愈無力,終於淪為神學笑話。

哲學人生筆記 - 《「防毒疫苗」》

「新聞」,自有這個名詞以來,似乎自居正確的;然後,才有客觀與否的評價。每個人都有自己面對「新聞」的立場。

在面對「事件」時,每個人都有視角和成見;正如哲人「柏拉圖」的定言:“世界對於你,就是你看到的樣子;世界對於我,就是我看到的樣子”。

「新聞」,對於「事件」的‘’敍實‘’和‘’議論‘’,二者的分野,不容易正確地和完整地呈現;如此,也就讓‘’非正確‘’的新聞成為「流言」,新聞只有看到或聽到時的價值;後來的再傳播已没有意義,是過時的「垃圾資訊」。

以上的背景說明,正是俺質疑「新聞」自居正確的和神聖的原因。大多數的新聞都是議論的呈現。對於任何事件,俺自己也有獨到的議論。「新聞」是「製造業」的產品,又想居於社會權力分際的「第四權」,而且自居「無冕皇」,以製造新聞來造論或造勢,意圖鼓動風潮。

這也是「假新聞」萌發的社會心理背景,「新聞」的生成和發送,包含價值的設定,容易成為「惡勢力」散發的「資訊病毒」以佔有謀利的空間。

在捍衛「言論自由」的信仰基礎上,面對各類「新聞」和「假新聞」,每個人如何捍衛自己的「心理健康」,以免被恐嚇、誘惑、詐騙而出現焦慮、偏執、緊張、憂鬱?

俺建議的「防毒疫苗」,就是「自閉」、「早睡早起」、「不管鳥事」,讓自己呆呆的,看起來很好騙的「鳥樣子」。有機會,玩弄送上門來的「民調問卷」,給予「假民意」。

本質上,俺質疑新聞的真實和民意調查的公正。俺的經驗,「以假亂假」是相當有效的「防毒疫苗」;「以毒攻毒」正是同理。每當看到有「民調」的呈現,若此項議題,俺曾經被問過,則笑在心裡。

當前,新聞用語中有莫名其妙,不知所指的鸚鵡話「藍綠對立」,被濫用如「符咒」;似乎國家和社會的大小「鳥問題」都是源於這個無意義的「語病詞」。既難以精確地指陳啥麼是「藍」?啥麼是「綠」?又難以界定‘’那種人‘’是「藍人」或「綠人」?於是社會各界圍著影子捉鬼,所愛所恨的指涉對象,都是有色的「鬼影子」。可以說,社會得驚受怕於自己所想像出來的「病毒」。

還有兩種「變種病毒」,分別是「超越藍綠」病毒和「無色」病毒;患者的「臨床症候群」是「自以為高尚」和「白癡」。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法哲學筆記 -《"於法尚無不合"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 《「伊朗來的無花果乾!」》

園藝生活筆記 -《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!》

世界小事筆記 - 《「折磨學」》

哲學人生筆記 -《極道の國家和女人》